此時門的另一邊寧靜得很,已經靜默了一段時間,還沒有開始。我還以為是轉人的期間,打算走進去,但是門外的人阻止了我。
 
我稍稍皺了皺眉,純粹是表達自己的不解。
 
難道是新的參賽者開了表演了嗎,那為何一點聲音也沒有,這不是奇怪的現象嗎。
 
我並沒有發問,因為我對這種情況並不了解,我第一之來到這麼「高級」的地方,高級得使我看起來有點格格不入。而且我還穿著校服,在他的眼中,我不過是個小屁孩。
 
於是我決定忍耐著,忍耐到新的一曲完結後,便馬上進場。
 


良久,另一個世界,終於還是傳來的悲涼的琴聲。
 
聽起來,有一絲莫名的淒滄,夾雜著萬般無奈。這是...。
 
小霖的琴聲!
 
我好肯定!不,其實我並不肯定,只是我心裡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覺得門後的人就是小霖。
 
毫無原因,毫不理性。
 


這只是單純的感覺,但是為了這感覺,我卻冒了一個險。
 
一個,本該是致命的錯誤。
 
這首歌,我聽過上百次。每一天放學,我就會接小霖放學,這該是歡愉的歌曲,我甚至覺得有種青春的感覺,初戀的欣喜。
 
每天放學,當小霖在練習的時候,我都會偷偷在門外聽著。我不敢進入,怕阻礙她的進度。我也不敢告訴她,擔心小霖每因此而緊張。
 
所以,我只是一個人聽著。
 


我不知道這首歌的名字,只是知道,愛情的味道,似乎從小霖的指間,透過琴聲傳遞到我的心扉裡。
 
我以為自己戀愛了。
 
以為。
 
我從不知道,同一首樂曲,相同的旋律,同樣的節奏,聽起來感覺卻可以這麼不同,恍如換了第二首歌似的。然而,我卻很清楚,「兩首歌」仍是同一首歌,是我最初聽到的那首歌。
 
還是,小霖的感覺。
 
她,依然是當初的她。變的可能只是我,是我變了。
 
我笑了笑。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門的另一邊就是小霖,儘管感覺完全不一樣,但感情還是統一的。我望一望眼前的守門人,他仍是不帶任何情感,像是石頭般站在那邊。他不會懂我的感覺,不會懂我當時那份衝動,那份不顧面子﹑不顧一切的感受。
 
在這麼嚴肅的場地,這麼緊張的氣氛之下,我踏前一步,輕輕推開了門。
 
他來不及反應,因為在此之前我還是乖乖地等候著,他以為我不會作出什麼舉動。
 
不只是他,連我自己也以為我會靜靜地等到音樂結束。然而我並沒有這樣做,我作出了連自己也吃驚的行動。
 
在我推開門的一瞬間,所有感覺逆襲而來,像熱空氣反襲冰冷的房間,我心口突然有一股難受的感覺。
 
我明白,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進來的,我更明白這個舉動所帶來的後果。
 
是反效果。


 
但是我終究還是這樣做了。
 
小霖,真的是小霖!
 
我的眼淚似乎不聽使喚地掉了下來,我想過很多篇當我遇見小霖時會有什麼反應,但是這一刻看見她就在我眼前,就在台上,我卻是什麼反應也沒有,只是,眼淚卻不停落下。
 
這種感覺,似是受了什麼委屈的小孩,終於找到相信自己的那邊命中注定的人。
 
是委屈,驅使我們走到這一步。
 
世界,依然是寧靜的。在現實的世界裡,並沒有像電視劇般,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我眼前。
 
有的,只是兩名工作人員馬上前來看看什麼回事,但是這一刻我已管不了那麼多,找個最近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然後死也不肯離開。
 


背對我的人看不見這一幕,但是台上正在表演的人,卻知道了。
 
那一瞬間,我知道她的視線跟我對上了。對,這就是我一直所尋找的感覺。
 
我甚至忘了今日到這裡來的目的,我忘記自己要觀察什麼。我只是緩緩地坐了下來,像是我早就應該坐在這個位置上,好好地支持小霖追尋自己的夢想。
 
那一天,她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一天,她完美地展示自己的魅力所在。
 
那一天,她希望我支持她。
 
那一天,我答應了支持她。
 
這一天,我們好像跳過了所有不愉快的回憶,就回到「那一天」。


 
那,小霖仍然是屬於我的一天。
 
我閉上了眼睛,小霖的節奏開始加速,琴鍵之間亦變得更活潑,更有趣。指與指之間,像是蝴蝶的追逐,這種愉快的感覺,才應該是這首歌曲原有的味道。
 
才應該是原來的小霖。
 
小霖透過琴聲,正在回應我的感覺。我知道這種感覺,是真切地存在的,她因為我而改變了。剛才的憂傷盪然無存,換來的是一片歡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