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太忙冇更新到,宜家補返比大家

然而,當我趕到現場時,卻是心裡一沉。
 
場上的人在努力,場下的人在緊張。
 
然而,人生總有些事情,不管你如何加把勁,也絕不能改變事實。是的,童話故事都不過是騙孩子的胡話。
 
所以,當你明白到夢想與現實的距離後,便會產生失望。
 


在場上,至少有兩個人是這種表情。另外三個人,仍然咬緊牙關撐下去,但是眼神出現失望。
 
不,是絕望!
 
還有,憤怒。然而真實的比賽卻是殘酷的,不是你下定決定做,或者你大喝一聲,改變自己,就能夠扭轉整個局勢。
 
不是,從來都不是。所以才會出現失望,以及「責怪」。
 
四十一比二十!
 


只是第二節中間,居然打到這個分數了。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分數牌錯了,我簡直不能夠相信這個事實。以對手與我們實力的距離,最多只能縮短分數的差距,或者幸運地贏我們幾分。但是這麼大的分數差距,卻是絕不可能發生的。
 
然而事實就擺在眼前,絕不可能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絕不可能的不止有一件事,是兩件!
 
從踏足這個籃球場開始,我便發現有一種違和感,一種不安全的感覺。這種感覺從來不曾發生,我也從來沒有察覺。
 


有一種人,當他出現的時候,你總會覺得很放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留到最後,跟你一起走過任何難關。
 
只要有他在,你絕不會擔心任何困難。每個人身邊,總會有這麼一個值得信賴的朋友。
 
從前我並沒有意識到他的「重要性」,當失去了的時候,我才發覺有點空虛,有什麼不一樣了。
 
或者我隊缺乏的並不是實力,而是那份「安全感」,一個隊長的指向性。
 
對,一支球隊絕不能沒有隊長。
 
但這一刻,賢仔卻偏偏不在。我想了千遍萬遍,他是遲到了?不,賢仔對比賽的重視我們都很清楚,他絕不可能遲到,也不會缺席。
 
難道是不舒服?或者......
 
受傷離場。


 
教練「飛機華」這次比賽終於沒有「放飛機」了,四強賽事他總得來看一看。他很快就留意到我來了,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輕輕道:「快d熱身。」
 
雖然飛機華沒再說半句話,但我知道情況危急,馬上換上球衣,一邊熱身,一邊分析球場內的情況。
 
這看起來就像是我平時的慣常動作,但這一次絕對不一樣。不一樣在於我的心,已經不平靜了。我對於自己遲到而自責,對於賢仔缺席而疑惑,對於場上絕望的氣氛而不知所措。
 
我知道自己已經冷靜不下來了,一旦失去冷靜,也不能作客觀分析。也就是說,我在場下的唯一作用已經失去了。
 
天有點陰,人更是冷淡。現實使人低頭,我已經感覺到不尋常的氣息。在籃球場上,分數差距雙位數,是會打擊士氣;要是超過二十分,幾乎已經輸定了。這是每個打籃球的人都深懂的道理。
 
他們支撐到這一刻,是因為不願意放棄這最後的機會,也是不甘心輸了這場絕對沒想過會輸的比賽。
 
「賢仔呢?」
 


「冇黎到。」飛機華緩緩地吐出了三個字。我心裡百感交雜,先是鬆一口氣,然後心中的疑慮更加多了。
 
搖搖頭,我不準自己再想下去,現在有更重要的任務,我們必須贏回來。
 
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因為我缺席了上半場。我相信,賢仔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才會遲到的。所以我們一定要等到他回來,就如他們三個一定在等我回來。
 
我知道,他們在等我。
 
哨子聲一響,在罰球之後,分數已變為四十三比二十二。
 
乘陣這陣涼風,我終究還是出現在等我的人面前。這個暫停是什麼意義,在每個人心目中都是不同的。或者在對手眼中,這也是毫無意義的改變。
 
「不管任何改變,都一定要能扭轉局勢。」這是飛機會第一堂教會我們的話,我一直在想,再想,在做。直到我成為了key man,明白了這句話的真正意義。
 
改變的不是局勢,而是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