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黎落雨,落雨就係我地既天下!」想一想我們在雨天的練習,想一想我們在雨天那激烈的一場,我想這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那種熱血,那種青春,才是我們的追求。不管今天發生了什麼事,不管分數怎麼樣,只要打好每一球,我們都無悔了。
 
士氣,是基於「分數」的改變。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心理遊戲,在一番激勵士氣的話之後,如果能夠再下兩分,那必定使人覺得一切由始改變,更能增強士氣。假如在我落場後反而失分,其他人就會覺得我根本無法改變現在的局勢,只會更加絕望。
 
所以,這一球很重要。
 
所以,這一球更是打得慢,很慢......
 


對方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在我落場後,馬上「全場緊逼」,阻止我的企圖。我慢慢走到呀輝身邊,跟他說了句話。
 
我懂,對方也懂,呀輝也懂。
 
穩,最緊要穩!
 
我不停對自己說,但是對方卻不打算那麼輕易放過我。已經有兩個人在我前面出現了。但是我知道,他們絕對會這麼便宜我,眼前兩個人,身後不知還有多少「暗手」。我不能停止運球,卻可以透過其他隊友的暗號猜到。
 
這種「穩」,我已經練習過不下千次。每一次危機,每一次避鋒,都需要這種穩。
 


天公卻不怎麼造美。一滴滴雨水不知不覺已經出現在場上,好像在逼使我加快自己的行動,好像站在對手那邊,不讓我計劃成功。
 
於是我加快了腳步。
 
雖然我用雨天練習來激烈士氣,但是我卻很明白,我們的練習量是少之有少,根本不能說是「練習過」,只能說是「試過」。他們都明白,這番話,大概只是說給對方聽聽罷了。
 
所以在雨天,我們更不能害怕。
 
全場緊逼的情況下,最好的選擇就是傳球。當然,這也是對方的目的,所以兩個人mark我以後,一個就是後方準備偷球,逼使我把球收起來,再傳出灼。然後其他隊員就能截走我的傳球。
 


但他們卻沒想到,我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兵行險著」,跑了起來。
 
穩,並不是「慢」。穩,並是放慢全場節奏再組織進攻,而是用最有自信的方法進球。
 
在這方面,我們有的是默契,四個人的默契。
 
風花雪月!
 
這一著卻不同以往所呈現出來的,這是在我腦中忽發奇想,在四分一秒內改變的主意,就連其他隊友也摸不著我的意圖。
 
就在我拔腿加速的那一瞬間,我忽然「嗅」到一份不安的感覺,一種危險的氣息。
 
以他們的行動,按照正常的推理,是希望我們傳球,然後透過製造傳球失誤阻止我們反擊。
 
在比賽之前,隊方一定研究過我們的打法,正如我們也研究過他們的習慣,球風,評估過雙方實力的差距一樣,這是比賽前必定會做的一環。


 
也正因如此,他們應該早就留意到「風花雪月」這一招,特別是當他們知道賢仔沒有上場的時候。
 
踫巧的是,「風花雪月」的第一著,就是向其中一方四十五度角傳球,這一點從來也沒有改變,因為這是難被抄截的位置。但是現在的情況有點不一樣,所有人都不是在應有的位置上。
 
假如他們早就知道我們會用這一招,假如他們就是等待傳球的時機,假如他們知道「風花雪月」的秘密。
 
這麼多的分析,都是在一不到一秒的時間裡想到的。至於為什麼,連我自己也說不清,在當時未必就有這麼嚴密的判斷,那不過是一種直覺。
 
只有站在場上的人才會看得到的局勢,只有控著球的人才感受得到的直覺。
 
於是兩邊的人都接不到我的球,這招「風花雪月」似乎已經不能進行下來了。但就正如我所說了,在球場上,從來沒有人會天真得認為一招招式可以完整地展現出來,因為籃球的世界,永遠都是千變萬化的。
 
而且,更多的是心理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