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來回幾次進行後,我們的分數又相差二十分了。雖然大家依然努力著,但是心裡都很不是滋味。
 
──二十分的距離,很難在一﹑兩節追回來。
 
「你唔記得自己既強項喇咩?」這時候,呀輝忽然走到我身邊,冷冷地說。
 
「強項?」那一下子我突然集中精神,想想自己在籃球場上的精彩表現,自己的過人之處,自己能夠扭轉局勢的招式。
 
「係呀,幾難追既野你都追得返。」呀輝突然一笑:「二十分係難追,但小霖更難追......」
 


在這麼緊張的時候,呀輝居然說這種話,我禁不住笑了出來,在這麼雨中的嚴肅的球場上笑了。
 
所有人都注視著我,不知道這個笑容是什麼意思。
 
大概,也以為我想到了什麼方法吧。這點倒是真的,就在那一瞬間,我忽然有了一個奇怪的想法。
 
飛機華突然抽走傑仔,而且是「毫無益處」地抽走,也沒有半點指示,可能這種「沒有指示」,就是最佳的指示。
 
他看的,並不是這一種比賽的勝負,而是我們在這當中學到什麼。這場比賽並不是我們的終點,而是一個中途站,讓我們飛得更高的中途站。
 


「呀輝,」這次換我走到他的身邊,說:「既然得返三個人,我地就打三個人既打法啦。」
 
「三個人既打法?」我點點頭。
 
一直以來我們都是五人﹑四人籃球,球風從來都沒有改變過。雖說這種打法是一種默契,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就是我們的「弱點」,因為對方早就知道我們的球風。
 
飛機華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改變球風!
 
三人籃球的打法,並不需要重新磨合﹑練習,因為這種「練習」的機會,在平日已經做過太多太多次了,甚至比正規練習更要多。
 


3on3!
 
呀輝雙眼透出光芒,馬上明白我的意思。這件事並不需要跟呀勝說,因為不管什麼樣的打法,他的位置都不會改變,所以對呀勝而言是一樣的。改變的,只有我們兩個。
 
打破「位置」限制的籃球。
 
防守的時候,對方並沒有察覺得到我們有什麼改變。然而當到了進攻之時,他們很快就意識到我們有什麼不一樣了。
 
眼神。
 
像是在盤算著什麼的眼神。這是無法避免的事,因為我跟呀輝要用眼神來溝通,這也是默契的一種。
 
除了眼神,我們的位置也站得有點異常。作為小前鋒的呀輝,已經遠離了自己應該的位置。
 
不,應該是說,我們在策劃進攻的同時,已經捨棄了名為位置之物。他們也沒想到,呀輝居然跑了起來,從我的身後走過。


 
這麼幼稚的打法,毫無章法可言,更遑論組織,這只會在街場上看得見,完全是忽略團隊合作的比賽。
 
忽略團隊,也是一種合作!
 
對方雖然已經知道我們的意圖,但仍然沒有作出太大的變化。他們不敢亂動,生怕這是我們的策略。更重要的是,他們並沒有收到來自場下的指示,一時間反應不來。
 
仍然是「二三」的打法,他們緊守最後一條防線,不敢放棄防守呀勝。另一邊守外線的人馬上趕過來勃防,但是呀輝在中距離已經起手了。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沒有人能夠阻止到呀輝。
 
兩分!
 
要阻止呀輝並不是一件難事,當對方知道了我們的計劃,到了下次組織進攻時,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呀輝的攻勢被中斷了,他的動作雖然快得很,但是對方也馬上跟上來,這一次的射球實在太勉強。
 


眼看呀輝快要被壓下去,他突然就在半空中將手一縮,一個後手傳球,把球送到我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