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仔回歸以後,對方的策略也必然有所改變。外圈需要再加一個防守員,籃底的呀勝終於能夠鬆一口氣。要是這個決定再慢一點的話,不知道呀勝的體能能撐到什麼時候。
 
改變,必須要「穩」。我們四人同時上場,我心裡一直在想著那一招,那招我們最有信心的一擊。
 
這一擊,必然可以衝破對方的防守。這一擊之後,必然是繼續追擊,直至反敗為勝。
 
「風花雪月!」傳達指令後,我輕輕把球推給呀輝。這時候籃底的呀勝終於離開了這片地獄,跑到三分線外,接過呀輝的球。
 
同時,我也朝籃底的方法跑去,雙手置於胸前,準備接球。對方知道我想突破防守上籃時,兩個人馬上前來夾攻。
 


我已經知道了傑仔的位置。我已經知道了所有人的位置。根據球路的發展,球場上所有的人打法,防守人員的球風﹑思考模式,即使我不去看,球場的整個發展狀況,都在我腦中上演。
 
我雙手踫到球只有不到一秒的時間。當我接到來自呀勝的傳球時,我並沒有上籃,甚至沒有多看一眼,便把球輕輕一拍,送到傑仔站著的位置。
 
這時候,他雙腿一彎,一伸;手一舉,一彈,球已離手。
 
然後,「啪」的一聲巨響。
 
並不是入球聲?
 


並不是入球聲!
 
在一個黑影掠過之際,幾乎是同時發出聲響。球並不是向上﹑向前,而是向下﹑向後,筆直地往傑仔的身後疾走。
 
這改變,並沒有帶來成效。
 
這一球,震驚了多少場上場下的人。我們目瞪口呆望著球落下的位置,那完美的弧度,此度卻變為直線。
 
就連飛機華也目不轉晴地看著,一動不動。他也沒想到,傑仔的三分球居然被清脆地封殺掉,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這是一場策略的較量。傑仔暫停上場後,對方的本能會慢慢適應不去防守他,所以防守意識會相對減弱,這種時候,一個三分球就變得非常重要。
 
特別是,當我們的分數開始拉近,而剛好踫上情況膠著的時候。
 
改變,必須要有成效。這一下一上,就是兩次改變,巧妙地製造了兩次成效。
 
這是個絕妙的計劃,然而飛機華懂,對方的教練也懂。與其說他們一直在擔心傑仔上場,倒不如說他們是在期待著,期待著我們的表情由欣喜變得失落。
 
失落的不只有表情,更是士氣。
 
「唉,屌,手太滑,SORLYSORLY。」沒想到這個時刻,表現得最輕鬆的人,反而是傑仔。
 
他知道這一擊對我們的士氣有多大的打擊,所以他更要表現得輕鬆。他強調這只是自己個人的失誤,並不是因為對方的實力。
 
「下次,」傑哥轉身跑動起來,頭也不回地說:「下次我一定會入。」


 
那一球是對方出界,然而卻有效地阻止了我們的進攻。所以在這一次,我們又要重新組織新的進攻。而最令我擔心的是,我們最有自信的那一招,居然失效了。頓時,我變得手足無措。
 
連我也緊張起來了,我終於切實地感受到場上這股異常的氛圍。在起初我沒有什麼感覺,還一心以為自己的出現可以扭轉局勢。
 
然而到了這一刻,我卻愈來愈發現自己的渺茫﹑無知。
 
我以為自己是主角,然而這種想法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
 
或許,可以改變的人並不是我......
 
或許,真正有實力的人,從來都不是我。
 
這一次傳球,對方的防守顯然更加積極,我根本無從入手。靠著呀輝的跑動,才勉強把球傳出去。呀輝的動作很快,根本沒有人可以跟得上他的速度。
 


他從兩個人中間穿過,如行雲流水般的動作。然而,他的節奏卻與平日有些不同。
 
愈是快速,愈是不同。
 
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