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的質感,已經開始受到雨水的影響了。他不可能像平日般,把球的方向控制得那麼好。但是靠著驚人的速度,呀輝還是單刀直入。呀勝見狀,馬上幫他打開這條路。
 
眼見呀輝快要入球之時,他的手卻一鬆﹑一開,再一推。
 
誰也沒想到呀輝有此一著,這一次進攻,根本無人跟得上他的速度。這種切入角度與上籃方式,是入球率最高的方法。
 
然而呀輝放棄了。不,倒不如說他是選擇了相信。
 
──相信傑哥的實力。
 


「嚓」的一聲,呀輝跑步的動作還未停下來,遠在三分線以外的傑哥,已經入球,然後消失不見了。
 
「回防!」一聲響亮全場,在這一刻,我們知道傑哥的狀態了。
 
這種雨天,根本影響不了他的手感。
 
不,應該說,他的手感已經不受雨天影響了。這也是飛機華的策略。如果傑哥仍然留在場上,那麼他踫球的機會就會很少。加上對方的防守,他起手的機會率便少之有少了。
 
三分球是極為重視「手感」的,在這種雨天下,必須會受到極大的影響。所以飛機華要求傑仔下場,他真正的目的,只是想傑仔在場下可以不停控球射球,直到手感習慣為止。
 


他問呀勝體能能撐多久那句,真正的意思,是想知道傑仔有多久才能習慣這手感。
 
顯然,他比意料中還要快。
 
這一球不只是三分,還使對方的士氣受到一次極大的打擊。傑仔的回歸,使得一切都改變了。
 
乘勝追擊,是兵家之道。我打算藉這難得的機會,將分數進一步拉近。在第三節完結之前,如果能夠把分數差距拉到單數,那麼我們便有機會上演一場逆轉。否則,只有一節的時候,是不可能拉近雙位數之差。
 
我們心裡都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我們的士氣一下子高昂起來了。
 


然而對方也很明白這個道理。我原以為傑仔的回歸會對他們帶來嚴重的創傷,但是從他們的眼神中,我卻知道自己的想法錯了。
 
如野獸般的眼神。
 
對,渴望勝利的也不只是我們。最後代表校隊出戰的,也不只有我們。
 
每一隊,每一個隊員,都有他們的目的﹑理想,所以他們在會站在籃球場上,所以他們才願意每天都花大量時間來練習。
 
只是,為了夢想而已。
 
這,或者是青春的特權。
 
但,我們並不會輕易放棄「勝利」,只要還有一絲希望,只要還未完場,我們也絕不會放棄。
 
這是堅持。人之所以不甘心,也是因為有所堅持。


 
聽到哨子聲響起的一刻,我才醒覺過來。我也不知道自己沉思了多少,在這沉思的期間,我是一直在球場上的,我是因為踫到籃球,才有這些想法──枇自籃球的想法。
 
六十二比五十。
 
相差十二分......這已經不是分數的差距問題,而是上場的人,已經失去了戰爭的動力了。正是因為我們對籃球的熟悉,正是因為我們都比賽過太多場了,所以我們比旁人更明白,在一節裡,要得到十二分已經不是件易事。更何況......要反超前十二分,這「隱藏」的分數之大,我們心裡很清楚。
 
即使有這種意志,也沒有這種體能。
 
即使還有這種體能,失敗還是注定了。在最後一節,雙方都不會再留力,都會將自己所剩餘的所有體力都用盡。整個賽事的節奏並不會因為體能的流失而減慢;相反,第四節的節奏,往往是最快﹑最急的。
 
也就是說,對方的防守必然會更加積極。在這種情況下,要入球便變得更難了。
 
我在想,要是這個時候,有救世主出現。如果賢仔在這個時候回歸,是否就能拯救我們?
 


不......似乎一切都太晚了,就算結合賢仔的能力,我們要追近分數已經很困難,更談不上是反敗為勝。
 
一切有可能發生的事,我都想過了,然而不管是什麼情況,也不可能扭轉這個定局。正而如此,我們才更加絕望。
 
事情,並沒有發生任何改變。到了休息時間完結之後,我還期望賢仔會出現。然而,結果只有我們四個,換上另一個中鋒上場。
 
拖著疲倦的身軀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