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是堅持,愈快使人覺得疲憊。當我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極限次時,是呀勝在籃底下跌倒。
 
這個擎天巨柱居然倒下了,而且還是在他得意的領域之中,這是我們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事實。
 
或者......只是因為地滑。或者,是呀勝的體能已經到了極點。更大的可能是,絕望使人想放棄,即便自己的思想再怎麼堅持,然而你的身體,早就宣告棄權了。
 
這一跌,似乎傷的是我們全隊的人。我們知道,所有的事情,都該隨著這一下而結束了。是不甘心驅使我們向前,也是不甘心著我們放下。
 
或者真的有些事情,並不是按照自己所設想的劇本而上演。這一點我們早就明白了,但是每一次輸波,我們的心裡都會激起一種決心,一種希望改變的心。
 


我已經緩緩放下雙手,我明白自己的堅持也是毫無作用的。在此之前,我一直沒有考慮到體能的問題,因為我是下半場才加入的,根本不需要保留體力。然而當我回想一切的時候,當我從亢奮的狀態,被呀勝這一跌叫醒之時,才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力氣了。
 
這個時候,對方的KEY MAN突然一個突襲,把我手上的球搶走。我本能地追了兩步,但是他的身影卻變得愈來愈小,終於毫無防守的情況下進球了。
 
這一次進攻的影響很大,更加打擊了我們的士氣,特別是......我們誰也沒有想過要防守。
 
「下?」突然球場下有人在拍手,然後忍不住笑著說:「你地就係咁既實力?」
 
這聲音......?
 


「又話風花雪月,D MK中二病招式呢?」這種語氣跟我們說話的人......
 
我想了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他」不可能出現在這裡。所以我抬頭一望,想到確認球場下的人。
 
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居然出現了,一個本為敵人的人,此刻卻有點不一樣了。他並不是來恥笑我們的,因為他換了一身運動服。那是很正規的籃球服,而是......還是我們校隊的款式。
 
蕭哲均!
 
我們四個人停下了動作,看著眼前這個人,這個不應該站在這裡的人,他正在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著我們。
 


那並非嘲諷,卻像是同情與熱血。我本來問飛機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還是忍住了,我覺得這個時候不管說出什麼話,都不會是一個好選擇。
 
就在對方進球的一刻,哨子聲同時響起,這是換人的意思。
 
這是早就準備好了的換人,所以飛機華肯定知道是什麼一回事。換言之,這一切都是他所安排的。
 
一切一切,並不是為了傑仔的上場,也不是要求呀勝撐到最後。我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等待一個人,一個最後才出現的人。
 
眼看著師弟出場,換上蕭哲均,誰也沒有說什麼。就連呀勝,也沒有任何反應。大概大家心裡都很明白,飛機華這個安排,一定有他的意思。我們曾跟這個人交過手,他的實力有多強,我們自然是很清楚的。
 
所以,或者他能為我們帶來勝利。
 
說不定......
 
蕭哲均打的是KEY MAN,所以我很快地跟呀輝打了個眼色,他也明白我的意思。呀輝是全能型球員,對於每一個位置他都能夠應付,而且他有高度的優勢,所以這一次,換他頂上賢仔的位置,當中鋒。


 
而我,則是代替呀輝小前鋒的位置。或者應該準確點說,這一次,我是重拾自己射手的感覺,所有事情,回到最基本的步伐。
 
這場打的,是雙射手陣型!
 
蕭哲均並沒有說什麼,一來上就已經站在KEY MAN的位置,並沒有想過要讓給別人。或者正如我當初所說的,他比我更適合當一名KEY MAN。
 
剛開球,蕭哲均一個人突然加速,在人群中穿梭。面對新加入的隊員,對方早就做好一切準備,怎麼可能讓他輕易突破。
 
這一擊,是魯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