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甚至有點不解,為什麼他會選擇這麼衝動的打法。但是很快地,我便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錯的,因為對方的球員,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
 
蕭哲均的速度實力太快了......不,並不是他快,而是對方的動作太緩慢。蕭哲均只是維持「正常」的速度。
 
正常的速度,指定的平時的場地,沒有任何雨水的場地。經過這一場,所有人心裡都已經對他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印象:蕭哲均並不會受到雨天影響。
 
他並沒有強行突破,當對方收到籃底的時候,他就在罰球線起手,射入!
 
──蕭哲均的中距離才是最高準繩度。
 


他的節奏實在太快了,快得常人根本就無法跟上,尤其是在過了三節,所有人的體能都差不多耗盡的時候。尤其是在對方以為贏定,我們士氣喪失的時候。這次突擊,為我們打下一支強心針。
 
然而蕭哲均的攻勢,並不止於進攻,還在於防守。他從對方手中又搶走一球,這一球簡單得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然而他籃球中,總是會出現這種意外。
 
這種意外,往往是「改變」所帶來的「成果」。所以,這一進攻與防守的優勢,只能夠維持一次。當對方適應了他的節奏,事情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我很明白,這四分帶來的不只是分數的增加,而是逆轉的開始。所以我知道,該是我出手的時候了。
 
「防守!」我一聲大喝,原來停下來的散漫的腳步,又開始忍著酸痛動了起來。蕭哲均加快全場節奏全不是無的放矢,這時候節奏愈慢,我們便愈容易疲累;相反,節奏加速了,我們便會「被逼」忘記酸痛,再次活動起來。
 


最快的還是那個人,不論是速度﹑反應,還是預算,他都比我們更快一步。他比我更早地發現了蕭哲均所帶來的優勢,他比我更清楚場上發生什麼事情。所以當我回頭防守的時候,他已經站在籃底下。
 
我沒想過呀輝的速度那麼快,對方也沒有想到。
 
被拿下四分,他們愈來愈著急了,想進行一次快攻突襲﹑反擊。然而,當球離球了手以後,他才發現呀輝早就在籃底下準備好了。
 
呀輝早就代入了中鋒的角色。跑來的是對方的小前鋒,他的速度也不慢。這是一個小前鋒與前小前鋒的對決。但是,呀輝的速度並沒有慢下來。單論速度,是沒有人比得上他的。
 
對方很快就發現了這個現實。不,他們早就知道了這個事實,只是千鈞一髮之際,並沒有意識得到。所以當他清清楚楚看到呀輝的防守姿態的時候,便在一瞬間改變想法,想慢下來等其他隊員前來,重新組織進攻。
 


然而,呀輝的反應並他想像中更要快。或許他是一瞬間意識得到的,或者在他腦中,早就上演過這一幕了。就在對方放慢速度的時候,呀輝突然變速,奪走了他手中的球。
 
他才真正意識到,這個中鋒,從不曾放棄過自己小前鋒的身份。只是......他居然可以自由切換。
 
呀輝的速度太快,所以當他搶了球的時候,對方的隊員仍然未過半場,因此回防速度也變快了。雖然未能一舉進攻,但是這一擊卻為我們製造了優勢──連下三城的前奏!
 
球已經落在蕭哲均手中,幾乎是沒有人可以在他手中搶走的了,除非他選擇傳球。
 
然而蕭哲均並沒有選擇這樣做,沒有傳球,也沒有切入,只是輕輕踏前一步,然後擺出射球的姿態。
 
居然就這麼簡單地進攻了。然而有時候,愈是簡單愈讓對方摸不著頭腦,愈是簡單愈是有效。
 
對方從未研究過這個人的打法,更不知道他的跳射技術如何。蕭哲均突然這麼一擊,使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這時候,一個黑影更加地掠過。一個假動作擺脫了跟著他的人,然後看著蕭哲均的射波,變作單純的直線傳球。「嚓」的一聲,我們是看到球入網後,才見到呀輝的身影。


 
這種默契,像是練習過千次萬次般熟練。即使是我和呀輝的合作,也未必能做得如此行雲流水。我不禁承認,這是有能者與有能者之間的默契,他們想著同一樣的事情。
 
這一刻,他們心裡應該已經承認了對方的實力。
 
分數只是相差八分,時候餘下不到兩分鐘。對方決定多跑動,以最保險的打法守到完場。這時候,他們必定會利用二十四秒進攻時間,拖到完場。
 
這雖然也是一種策略,然而未必早了一點。利用這個策略有一個缺點,就是在進行方面變得消極。雖然能夠有效地保持自己的優勢,然而卻不能進一步地拉開差距。
 
如果早點用這個策略,或者可以減少剛才的失誤。
 
然而這一個決定,來得晚了點,也來得早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