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雖然把時間盡量拖延,然而我方卻防守得更為積極,所以他們只能勉強地將球推出。但是這樣的打法,不管誰也明白,是幾乎不可能進球的。
 
所以,又換我們進攻了。但是這一次,氣氛卻不同了。當我們的分數差距愈窄,對方的敵意﹑血腥味便愈重。似乎,這已經演化成一場激烈的比賽了。
 
攻守轉換後,場上又換了另一種氣氛。處於高位的人,一定被打破了平衡,那種反擊的力度,絕對不能小覷。原以為我們這種攻勢可以一直維持下去,但是這次反而是我們出現錯誤了。
 
呀輝的投射失誤,呀勝在籃底下也完全不能發揮應有的實力,白白失去一次進攻的機會。這一次的失誤,將會完全扭轉了整個局面。
 
這一次意外之球,對方並沒有穩定下來,而是選擇了快攻。他們的速度快得很,我明知道自己是跟不上的,但是身體卻不聽使喚地跑了上去。
 


在雨天,總有些心理障礙,總會害怕以致減慢自己的速度。然而,卻有一個人不受雨天的影響,他毫不猶豫地加速,跑到籃底防守。
 
他的進攻能力很強,他的運球更是無人能敵。可惜的是,每個人都有他的弱點,他的弱點就正是防守。
 
雖然他已經馬上補位,但對方還是輕易地進球了。
 
徒勞無功的一次進攻,反被對方將了一軍。我們支撐著最後一口氣,似乎已經超越了極限。不,我們是忘記了什麼叫極限。
 
在回場準備進攻的時候,我察覺蕭哲均看了我一眼,這本應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動作,我卻十分介意。
 


由進場到現在,蕭哲均有一種違和感,我一直說不出來。直到他看了我一眼的時候,我總於明白了,蕭哲均總未跟我們有過任何眼神接觸。
 
籃球是需要合作的運動,眼神在「合作」中,擔當很重要的角色,一個眼神就能夠知道隊友想做什麼。
 
但是蕭哲均眼中,只是看著球,看球我們的位置,以及看著我們的動向。他並不是靠著「默契」來跟我們配合的,而是靠著「常理」來組織進攻。
 
這一點,我從未試過,應該說,我從不想過。
 
他計算好我們應該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什麼位置,然後有進一步行動。這可以說是對我們的一種「信任」,也可以說是對我們的一種「不信任」。
 


我愈來愈發覺,我看不透這個人,更看不透他為什麼會站在這種的原因。
 
也就是說,他望我的那一下,並不是基於比賽的需要,然而他有著什麼個人的理由。
 
這或許,就是一切的謎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