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輕輕一拍,身體往後退了一步,以免有人前來搶球。
 
然後......輕輕一跳,真的是「輕輕」,輕得幾乎是沒有用力,只是自然的擺動身體,讓所有動作不加思索地做出來。
 
就這樣,我把球送了出來。所有人,就連傑仔和蕭哲均也已經走到籃底下,準備搶走這一球。只有我還是留在半空之中,看著這一球的移動,感受這種觸感。
 
我是該跑到籃底搶球的,可是我卻像是忘記了。或許並不是我忘記了,而是我「記住」了,記住這種入球的感覺。
 
這一球,我肯定自己的進了。
 


「嚓」的一聲,久違了的滿足。當我看到球證的手勢後,才頓時醒覺到自己的那種「自然」,並不只是單純的跳射,而是身體自動退到三分線之外。
 
我,還是那個得分後衛。射手的靈魂,從不曾離開過。
 
最後的兩秒,並沒有改變局勢。雖然我們勝出了,但是現場所有人也沒有出聲,因為我們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所以大家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要有什麼反應,才叫做合適。
 
蕭哲均一個人整理行李,然後離開了。這個時候,我一個箭步衝了上來,卻沒有說什麼。因為我根本就沒打算跟他說些什麼,就連道謝,也沒有在腦海中閃現過。
 
至於為什麼我會站在他的面前,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或者......只是單純為了剛才那個異常的眼神。
 


我總是覺得,有些事情在我不知不覺中已經在發生了,而是這件事牽涉得很深很廣,到了我無法想像的地步。
 
蕭哲均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不發一言,緩緩地從我的身邊走過。我也沒有阻止他的意圖,只是覺得裡有點不舒服。
 
然而,他卻停下了腳步,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了三個字:「趙敏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