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三個字,我的腦袋突然一陣麻痺。怎麼會......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不是這樣的話,蕭哲均又怎麼會站在我的面前?籃球隊的人,他根本沒有放在眼內,也不會為了我們而出戰。
 
但是,怎麼籃球的事,也跟趙敏瑤牽上了關係呢?她又怎麼知道我會需要他的幫助,她又怎麼會願意幫我們呢?
 
這一切,似乎使得謎題更加複雜了。我看著他的背景離去,直致消失在我眼中。似乎一切不安,現在才開始。
 
然而一切的起端,也即將步向結束。
 


回到家後,我馬上打電話給小霖。
 
「喂,銀仔?」話筒另一邊傳來小霖清脆悅耳的聲音,終於......是我一直尋覓的感覺。
 
「你溫緊書?」小霖雖然刻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上精神點,然而那種疲倦之意終究是難以掩飾。
 
「比你發現左,哈。」小霖笑了笑,然後馬上問:「係啵,你今日既比賽順利嘛?」
 
小霖只是用「順利」這個字眼,並不是關心比賽的勝負。她是在婉轉地避過敏感的字眼,很照顧我的感受。
 


「我地贏左呀......」我沒有跟小霖分享整個比賽如何激烈,如何逆轉局勢,我又是如何以三分顛覆了所有人的想法。
 
沒錯,我居然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贏左呀。」
 
「嘻嘻,恭喜哂你。」我沒有說出蕭哲均的事,因為這似乎會跟趙敏瑤有著什麼重大的﹑直接的關係。而不知怎的,我總覺得有關於趙敏瑤的事,是絕不能向小霖提出的。
 
或者是我在擔心小霖會吃醋。
 
或者是我害怕小霖發現了我為她準備的驚喜。
 


或者是我心裡有一種感覺,覺得小霖與趙敏瑤之間,應該有著什麼不尋常的關係。
 
我沒有再想下去,這不是我應該想的事情,也不是我能夠想通的事情。我只知道,在這一刻我唯一能做的﹑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地愛小霖。
 
只要我真心真意地愛她,就絕不會有錯。是的,我並不需要自找煩惱。
 
這一晚,我們像是最初相識的那一天,似乎大家都忘了睡意,拋棄了疲倦。我們好像有說不完的話題,由比賽說到學業,再說到學校所發生的一切,甚至是將來有什麼目標。
 
唯有一樣,我們都有共識不去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