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星期一,我突然忽發奇想地萌生了一個念頭。在最初我與小霖真空出街的時候,曾經送過她回家,所以我知道她家在哪裡。所以這一次,我決定早點出門,去小霖的家接她,然後一起上學。
 
給她,戀愛的感覺。
 
給她,青春的味道。
 
給她,生澀的回憶。
 
我不知小霖會什麼時間出門,所以刻意提早了點來她家樓下等著。望著一個個上班上學的人走出來,卻總是不見小霖的身影。突然有一種「過盡千帆皆不是」的唏噓,原來等一個人,心裡是這麼難受的。
 


難受,是因為不肯定她會不會出現,更是因為不知道她會在什麼時候出現。就是因為有這種不能把握的感覺,心裡更是充斥著不安。這種不安的味道,使人難受。
 
被等的人,總於成了等人的人。
 
我在感受她曾經的感受,像是為自己贖罪,希望減輕身上的內疚感。
 
「嗨!」從遠處望到小霖身穿一襲純白色的校服,我馬上跑上去叫住她。她還是那麼精神,那麼醒目,那個可愛動人。
 
是我最愛的小霖。
 


「銀......銀仔,點解你會響到既?」
 
「冇......我黎接你返學呀嘛。」
 
小霖笑了笑,彷彿成了陽光下的天使般,那個笑容使人不能忘卻,使人不禁陶醉。
 
她只是說了一句:「傻瓜!」
 
然後轉身走去,我跟小霖的身後,跟她說著些有的沒的。
 


這是我夢中所見的那個畫面。
 
「係啵小霖,咁你既鋼琴比賽點呀?」我很想打破沉默,所以隨便問了些小霖應該有興趣的話,希望她能多說一點自己的事。
 
尤其是,離開了我以後的那些事。
 
「其實我都係當係自己目標既一個起步黎嫁咋,贏定輸都唔重要,最重要係我肯去做。」小霖就是這個樣子,永遠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標,永遠都知道自己的行動有什麼意義。
 
這一點是我最欣賞她的,也是我最自愧不如的。我在想,如果想要拉近我們之間的關係,或許...我應該好好向小霖學習。
 
至少,在未來小霖不會因為我毫無目標而覺得我不上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