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方很優秀時,男生自然會產生一種自卑感。我感受到它的存在,我希望這種感覺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感情。我的理性告訴我,或者小霖並不是會介意這種事的人,要不然她就不會跟我在一起了。雖然,我們還不是正式地在一起...
 
然而,總有些人不是那麼理性。或者應該說,他們被自卑感所各噬,而作出了後悔終身的決定。
 
跟小霖一同走到校門時,我們雙方都有意識地站遠一點,這是由於小霖的身份。這一點我反倒不太介意,畢竟是為了「公事」,又不是其他原因,所以我還是很樂意的。
 
在進班房的時候,我和小霖在走廊迎面見到小儀。
 
這個時候,我卻表現得有點尷尬。回想起一切的事情,其實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和小霖已經和好如初了。在他們心中,我這一次去看鋼琴比賽,不過是要觀察小霖有沒有男朋友,並不會有進一步的發展。
 


但是,一切事情發生得太突然,連我自己都始料不及。我該如何跟他們解釋,我該如何跟她解釋。這一刻與她相遇,我心裡居然有一種偷走被發現的感覺。
 
這種不該出現的情感。
 
小儀有意識地掃了一眼,她是看得見的。然而,當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時候,她卻默默地低下頭,然後從我旁邊快速走過。
 
像是...什麼都沒有看到一樣。
 
我啞口無言,愣在原地。這比罵我﹑恨我更使我手足無措。
 


然而小儀卻沒有罵我恨我的理由,我也沒有不知所措的原因。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這是一種不知所以的情感,無從解釋。
 
我只知道,從我們擦身而過的一刻,好像有什麼改變了。我感覺...就像是時候線有些交叉錯亂,失去恆常的秩序,已經到了無可逆轉的情況。
 
是有些意外,有些異常。
 
風吹得更冷了點,我不禁拉一拉緊衣領。我像是在思考,卻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直到小霖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銀仔?」
 
「下...」我馬上回過神來,發覺小霖還是站在原地望著我:「係,我冇事。」
 


說自己沒事,她更知道我有事。
 
然而,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小霖也是看在眼裡的。
 
「你地冇野呀嘛?」小霖只是以為我們是吵架了。
 
「冇事呀...應該。」我們之間有沒有問題?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不如我地今個星期六出街呀好冇呀?」小霖見我心不在焉,心裡大概有了什麼想法,所以希望幫我分散精神,說了些別的話。
 
然而這句話,卻有很重要的含義:小霖居然主動約我出街!
 
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