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呀。」我馬上反應過來,這一次不管有天大的事,我必會以小霖為先;這一次就算世界末日,外星人入侵,我也絕不會放飛機;這一次就算我有什麼意外,即使同爬的,我也要爬到小霖面前。
 
我絕對不會錯過這次機會,絕對不會!
 
「係呀,不如呢...」我想了想,這個想法其實我一直放在心裡,然而我卻沒有勇氣說出來。這次我趁著良機,終究還是說了出口:「不如我地,再慶祝一次聖誕?」
 
我不知道小霖聽到後會有什麼反應,也不知道她會否想起什麼不開心的事,然後又勾起悲傷的情緒。這是一個自私的想法,但是這種自私之中,卻又帶點浪漫。
 
「好...」小霖說著說著,突然又別過頭去,不讓我看見,她的手輕輕擦拭眼睛。我會心一笑,大概她是懂我的想法的。
 


她是懂我的...
 
小霖依然還是那個小霖,什麼都沒有改變。
 
在變化之中有著不變,在不變之中蘊含著變。
 
「踫」地一聲,這聲響大得很,穿透了整整一層的樓層。這聲響不大,只是陰沉地踫撞,是那麼軟弱無力的表現,卻又是那麼剛強猛烈的衝動。
 
這一聲悶響,本沒有什麼特別,尤甚是因為它從別的地方傳來,並非是我們親眼所見,不知道這需要多大的氣力。正因為我們沒有親眼看見,所以更加低估了它的含義。
 


然而這一聲,卻像是拎住了我的心,使我痛心疾首,不明所以。小霖對此並沒有什麼反應,或者這只是我的感覺,所以我馬上加緊腳步跟上小霖,並沒有多加理會。
 
然而同一地方,再度傳來「啪」的聲音,乾脆利落,響徹全層。這兩種聲音加起來的效果,可以引發人們不同的想像。
 
於我,這卻是最糟糕的交響樂。是我最不想聽見的聲音,也是我最不想「看見」的畫面。
 
在聽到那「啪」聲以後,我想也沒想馬上憑著直覺跑到上層去。我甚至沒有去確認聲音的來源是否就是來自上方,因為我已經失去冷靜了。
 
是的,我必須承認那一刻我喪失冷靜,被自己的想像淹沒理智。只是,我不欲看見的畫面,還是出現在我眼前。
 


而我不想看到的人,自然就在那錯誤的地方站著了。
 
翠翠!
 
從上次看到這個人後我便心知不妥,我更清楚她的出現並不是一件平常的事。那天所發生的一切,不是過程也絕非結果,而是所有事情的起端。
 
而且,還是一件不尋常的事。這件事的發展,甚至超乎了我所能想像的一切,我從沒想過,我那簡單的校園生活將要結束之際,還會發生這麼詭異的事端。
 
這一切並不是意外,卻是由於一個「意外」而生。
 
一個非常的「意外」。然而,它某程度而言卻又是一種合理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