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啵,你屋企今日成日冇人?」我稍稍整頓了一下自己的思緒,讓我的話聽起上來沒那麼直接。但是我想問什麼,大概趙敏瑤早就知道了。
 
「係呀,我DADDY間公司響內地,一年先返黎幾日嫁咋。我媽咪雖然係響香港做野,但係成日都要去公幹,今個禮拜佢都唔會返黎。」趙敏瑤明白我的意思,所以自動地把我想聽到的資訊都詳細地解釋。
 
「哦...咁你一直都係咁樣?」這不是疏忽照顧兒童嗎?
 
「又唔係既,我媽咪雖都係呢幾年先開始做野。不過就算佢唔係去公幹,都係好夜先返到屋企,所以對我黎講都冇咩分別。」趙敏瑤所說的一切不知是真是假,不過從她的表情﹑語氣,甚至是她性格的發展而言,我都覺得這一切都有其合理性。
 
但我一直以為這個趙敏瑤是生活在富有的家庭,父母對她肯定是百般寵愛,要風得風,所以才造就出她這樣自我自大的性格。但這麼一聽她的背景,卻比我想像中更要獨立,以及...孤寂。
 


「咁你平時食飯果D點處理?」
 
「冇嫁,都係自己出去買外賣返黎食。有時唔忙咪會自己煮下囉。」趙敏瑤說得很平淡,就因為這份平淡,才泛起一絲絲的憂傷。或許「煮飯」,對她而言並不是一種樂趣,只是一種消遣。因為自己百無聊賴,因為自己有太多時間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所以才寄託在「煮飯」上。
 
所以,她才有那麼多時間做出一些「無聊事」,想盡辦法害賢仔。
 
然而這一刻,當我再想起往事,我卻沒有一點憎惡的感覺。要是她是個強悍的人,或者我還會跟她對抗,從心底裡討厭這個女人。然而,正是因為她給人一種如斯柔弱的形象,就是那麼楚楚可憐,卻叫人不能生氣。
 
「咁你煮飯咪好叻囉?」我哈哈兩聲笑著說。
 


「識小小啦,下次可以煮比你食。」趙敏瑤恍然發覺自己說錯話,忙著補救說:「如果你唔怕肚痛既話。」
 
「唔...唔會既。」我們的關係,好像有點扭曲了。由原來的敵人,變成了「師徒」,但是這一刻,又好像混入了其他什麼東西似的。
 
我不懂得如何處理這種感覺,趙敏瑤又不像小霖舨會馬上轉移話題,她只是靜靜在坐在一邊紅著臉。
 
所以轉移話題的人就變成我了:「係啵,多謝你。」
 
「多謝我?」趙敏瑤眼神有得猶疑,問道:「結他?」
 


我搖搖頭,說:「籃球。」
 
埇敏瑤忽然靜下了來,沒有說半句話。她的表情跟剛才又有些不同,這時候她身上多了一份「男人」的「果斷」。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只是她好像又變得遠了點,陌生了點。
 
「哦,你話蕭哲均?」趙敏瑤給我的感覺,好像是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或者是...她不想提起這件事,所以才有這種表情。
 
這我反而不解了。
 
「係呀,係你叫佢過黎幫我地既?」
 
趙敏瑤並沒有回答,雖然這算是她做的一件「好事」,從出發點﹑結果而論也是幫了我們。但是這中間還有很多不明朗的因素,我本來也打算問她,難得今日有個機會,我就趁機發問了。但是趙敏瑤卻不怎麼「關心」這件事。或許只是她覺得這只是件小事,不管怎的,她終究還是沒有回應我的提問。
 
「好喇,休息夠我地就練結他啦!」趙敏瑤忽然站了起來,在我面前伸了個懶腰,隱若間露出半條小蠻腰。
 
「好!」然後趙敏瑤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不過幾秒鐘又走了出來,只是她手了多了一件樂器。


 
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