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過小小呀。」其實沙發的位置大得很,只是趙敏瑤刻意地坐在我身邊,然後又裝作是擁擠地著我坐過一點。
 
「拿,結他既第一步就係姿勢喇。」姿勢,姿勢...我對這個詞不斷地咀嚼。
 
「睇住我點做。」我那因為不好意思而四圍遊離的目光,像是突然得到了「允許」,馬上就盯著趙敏瑤的身體。
 
「結他個音箱有個凹位,你可以放響大髀上。」說罷,趙敏瑤又輕輕拍自己大腿的位置,然後把結他安放上去,果然是剛剛好。
 
「然後呢...喂,你到底有冇聽緊?」趙敏瑤似乎已經發現了我在分神。
 


「有...我好比心機咁聽。」
 
然後她又笑了笑,繼續說道:「音箱個底板,最好就貼實自己個身。」她猛然把結他收到胸前,那個「弧線」更加突顯。
 
「睇唔睇到呀?」
 
「睇...睇到。」當然看見了,而且看得很清楚。
 
「如果你咁擺覺得好唔就手既話,可以翹起腳,好似我咁。」接下來,趙敏瑤就上演了一幕慢動作「翹腳」。她就坐在我的左手邊,這時候緩緩地舉起右腳,交叉疊放在左腳上。
 


這動作如果是快速做的話,還沒有什麼特別。但一旦慢起上來,好像變得不一樣,就連那種感覺,也添上了一抹謎樣般的色彩。
 
當她的腳提起來之時,那校裙沿著晶瑩剔透的大腿慢慢滑下來,若隱若現,似乎比脫掉更加勾魂奪魄。
 
什麼脫掉,我到底在想什麼呢!?
 
「好,教完姿勢喇。」
 
「下?」這一句來得突然,就這不過幾分鐘的事,就已經教完了嗎?
 


「下?」教與學之間,總是有那麼一段距離。
 
「哦...咁我要做D咩呀?」
 
「你睇埋我先,一次過再試下做。」
 
「好!」我突然興奮起來了,說:「咁跟住落黎我地又會用咩姿勢?」
 
趙敏瑤遲疑了兩秒,一臉不解地望著我說:「姿勢?」
 
然後她又再說道:「我咪話左教完。」
 
對對對!看著眼前這個人,我似乎已經糊塗了。這不是我希望出現的畫面,但是不知怎的,我卻感到難以致信的舒服,這種舒服使人不欲思考。
 
整個人,就處於迷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