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咁我地會學咩?」
 
「之後就係用手指。」是我心邪了嗎,怎麼我總覺得學結他的過程,總是有那麼一點色情的成份。到底是我想歪了,還是趙敏瑤的說法有問題。
 
「我先總括黎同你講:學結他呢,係左右手都要用既,咁我會教左你右手先,再教左手既指法。」趙敏瑤喜歡左右手一起來...
 
「你睇住我右手。」她輕輕一撥,清脆利落的聲響從音箱傳出。縱然我並不懂結他,但我也馬上分辨出那聲音比平常的結他更要有力。應該說,是更有穿透力。
 
「你有冇學過其他樂器呀?」
 


「冇呀。」
 
「好。」趙敏瑤皺了皺眉頭,卻沒有說什麼。
 
「咁你練下數拍子先啦。跟住我黎拍:一﹑二﹑三﹑四...」趙敏瑤一邊數一邊拍自己的大腿上側。當她叫我跟著數拍子的時候,我還以為她是想叫我拍她的大腿。
 
結果當然不是,我只能左手拍右手。
 
「好,試下我彈結他你拍拍子。」我跟著趙敏瑤的拍子拍手。不,該說是她跟著我的拍子彈結他比較正確。
 


「好,咁跟著落黎就由你黎試下喇。」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趙敏瑤忽然把她身上的結他推到我手中。那時候,我還在發呆。
 
「仲等咩呀?」趙敏瑤一句話,才把我拉回來現實之中。
 
「好,我試下。」我小心翼翼地舉起結他,這部結他的價錢我不敢去想像,也很感激她居然願意把這玩意交到我手上。可能在我眼中的珍貴品,在她心中也是不值一文。
 
第一次踫到結他,我是不太熟悉。不,我早就接觸過接他了,只是對著趙敏瑤,我有點心不在焉。
 
這結他之上,還身留著她身體的那份幽香啊。
 


趙敏現忽然站了起來,繞到沙發後面,正在我的身後,然後伸直雙手「輔助」我一下。
 
任憑她雙手在我身上亂摸,或者踫到我的手,或者踫到我大腿,或者踫到我胸口,我都沒有什麼感覺。
 
說真的,我對這一切都沒有感覺了。
 
因為,我深深地感受到,來自背後兩股恐怖的力量,正在逼近。而且還一步一步地壓迫過來,使我幾乎窒息。
 
我不是沒有過這樣的經驗,而趙敏瑤的破壞力也不是特別大,但是她整個身體的扭動,整個動作的流暢﹑配合,卻是一絲不掛...不,是一絲不苟。
 
像是這動作已經排演過百次千次,她幾乎是不加思索地做出來,而且每一次都十分到位,所達到的效果,連我自己也意想不到。
 
我居然有那麼一瞬間,想要狠狠地﹑猛力地將手中的結他摔在地上,不管它的價值,不管它意義。然後把趙敏瑤從身上用力拉扯過來我的面前,讓她衣衫不整地掛著一臉迷茫跌落在沙發上。
 
然後,任由我的獸性在她身上施虐。


 
反正,她家中並沒有任何人。
 
反正,即便她叫喊也沒有人會出現。
 
反正,她是允許我這樣做的...至少那時候我是這樣想。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並不是我不想這樣做,也不是我太有道德。我必須老老實實地承認,在那一刻我所缺乏的,是勇氣。
 
是一份衝破社會規範的勇氣,是一股突破自己的勇氣。畢竟,這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次。
 
然後在很多年之後,我才知道男人的第一次根本不值錢,一點兒也不值錢。
 
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