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吹來邪風。尤其在早上,經過那「不為人知」的晚上,罪惡都乘著黑夜,悄悄地接近了這所學校。
 
剛走到校門,在其中一個壁報班前堆滿了好些人。那一刻我的心跳突然加速,我突然覺得這是不好的預兆,縱然我並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
 
「哇,估唔到會係咁。」
 
「其實早就有傳聞嫁喇,不過果陣大家都信佢份人姐。」
 
「拿,話你知!佢就似呢D人嫁喇,不過估唔到佢會受落姐。」
 


「下,你又知佢係呢D人?」
 
「睇個樣就知啦,你睇佢條腰幾淫。」
 
聽到這裡,我眉頭已經深深鎖緊。希望不是我所想像的那麼糟,然而,內容卻比我想像中更要糟糕。
 
我只是隱若看到兩個人名:陳樂賢﹑葉曉彤。
 
我大概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大概已經猜到是什麼時候的什麼事了。那件事我們曾經猜疑過,也曾經當作笑話來說著。
 


但是這一刻,卻不是一個笑話。
 
不,這是一個笑話,天大的笑話!
 
當我看到這兩個人名的時候,旁邊卻有兩個大字寫著:大肚!
 
那一刻,我簡直覺得世界已經天昏地暗,一切顏色﹑聲音﹑感覺都頓時消失不見。不知需要多少時候才能平靜下來。
 
或者我心底裡是相信賢仔的,但是這件事絕對于是一件小事,絕對不是撕下海報就能夠解決掉。
 


這件事,必然驚動到校方。
 
必定!
 
「行開!」由身後傳來的,是一把冷漠的聲線,如寒冷的刀刃刺進人們的溫熱的心;也刺進了我那早已冰封的心。
 
我冷冷地回頭一望,我早就知道她是誰,我怎麼可能認不出她的聲線。
 
小霖。
 
「撕左佢!」說罷,馬上有兩個男領袖生把這一帶附近的海報全撕掉。或者其他人心中有所不解,然而領袖生的權力,從來都不是他們可以挑戰的。
 
尤其是這一年。尤其是這一位。
 
她,縱使不說什麼話,也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多說半句話。就算背後,也不會說出什麼壞話來。


 
因為她漂亮,她是許多男生心中的女神;因為她公正,她做事從不會有半點私心;因為她聰慧,她的行動從沒有失誤過。
 
像她這樣的人,能不得到別人的尊敬嗎?
 
正因如此,我更明白這一刻小霖是刻意不跟我有任何對話的,她正在執行公務。
 
也許是私務。她知道我跟賢仔的關係,她跟葉曉彤也有私交。這件事原本是要知會訓導主任的意見才作處理。然而小霖卻在一瞬間下決定,把所有這類型的海報全部撕下。
 
或許她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或者她更明白有些事情比承受後果更為重要。
 
她就是這樣的人,當決定了一件事,就絕不會後悔。
 
在這種「危急」的時刻,我卻因為小霖的做法而會心一笑。幸虧有她的果斷,使這件事沒有惡化下去。
 


然而,要看見的人終歸是看見了。只要有一個人看到,就絕對禁不住這風聲。
 
人言可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