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有一刻懷疑這件事是與呀勝和翠翠有關的,但我真的想像不到他們會做出這種事來。不管賢仔做了什麼事,我也不敢相信,翠翠以這種方式來懲罰他。
 
然而,那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翠翠了。
 
她的背景過於可憐,她的行為...彷彿她的行為再怎麼可惡,我也不可能生她的氣。在我眼中,在我心中,她無論做出什麼事,都只,不過是一個受害者。
 
至於呀勝,到了這一刻我仍是相信,呀勝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快到學界決賽,他也絕不可能節外生枝。
 
還是說,正因為籃球的事,才使他火上加油?
 


到我回到課室的時候,我希望用一種低調的方式去探查這件事,盡量不要驚到太多人,畢竟這件事對於賢仔和葉曉彤的聲名也不好。
 
但是事情的嚴重性,遠比我想像中更要大。而人類對於是非的敏感性,早就可以用一種「境界」來形容了。
 
課室上議論紛紛,完全沒有人留意到我進來了。他們正在討論的事,大概離不開是那份海報。
 
更重要的是,葉曉彤正是我們班上的人。但是這一刻,卻沒有半個人說她的壞話。或者他們是想說的,只是在這裡不方便。
 
因為,大多數女生跟葉曉彤的關係非常好,男生們知道這話一旦說了出來,便又是一場男女之間的世紀大戰。
 


他們明白好男不與女鬥的道理,所以他們選擇裝傻:「到底發生咩事呢可?」
 
「係囉,點解會咁樣傳嫁?」
 
「我唔信呀彤係D咁既人囉,不過傳出去都唔好聽啦。」
 
他們用旁敲側擊的方法來討論,每個人心裡都渴望獲得更多的資訊。
 
是的,他們並不是關心事情的真相,或是當事人的感受,而只是想要有更多資訊,使他們能有更大的討論空間。
 


靜默著的,只有四個人:呀輝﹑呀勝﹑傑仔以及小儀。
 
他們像是四個漠不關心的人,卻是四個最關心這件事的人。正因為他們關心,因而並不需要討論。
 
相信你的人,不管什麼時候都會選擇相信;不相信你的人,不管你如何解釋也決不相信。
 
因此,他們選擇不發一言,不參與討論。
 
遙言,往往不是止於智者,而是止於信任你的人。
 
這一次事件很不一樣,我是一個旁觀者,所以我更能冷靜地分析這一切。沒錯,在過去的事件中,我似乎並沒有發揮到自身的價值,然而這一次,是我銀仔出動的時候了!
 
但是,我卻也不完全是一個旁觀者,尤其是當我知道這裡所有人,沒有比我更適合調查這事件的了。
 
我感覺,這是最大的,也是最後的事件。而這件事,牽涉到的層面一定比我想像中還要多,還要大。


 
最終,我還是選擇了找小霖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