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霖早就不在課室裡,她一直公正的身份,可能被這事件徹底地破壞。在上課的時候,訓導主任突然傳召小霖,任誰也猜得到是與早上那件事有關的,但誰也沒有作聲,因為當事人就坐在課室之內──葉曉彤。
 
那一天直到放學,我也沒有找誰聊天,這是最難熬的一日。當我看到小霖的身影時,我高興得快要大叫出來要,我好想緊緊地抱著她。
 
只是那麼簡單的要求,情侶間隨手可得的行為,這一刻我卻感到有一份距離感。我終究還是明白的,這個地方這種身份,是有些不能做的行為。
 
我開口便想知小霖到底被傳召討論些什麼事,也很想問有關於賢仔和葉曉彤的事,小霖一定知道很多。
 
然而,我卻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直到斜陽的紅光散落在地面上,小霖才緩緩地走進課室內,與我四目相交。雖然不知道她經歷了多少事情,然而她的眼神卻只是疲累,疲累得快要倒下。
 
我什麼都沒有說,什麼都沒有管,徐徐走到小霖身邊,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用力撐扶她。
 
我笑了,在這無力的夕陽之下笑了。
 
原本以為自己會激動地緊抱著她不放,深深感受她的體溫,她的無力,婪的無可奈何。
 
當我與小霖接觸時,卻只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鼓勵:「辛苦你喇。」
 


小霖報我以微笑。她高興,大概是因為我的體貼。因為我明白,絕對不能讓小霖處於危境,這種時候如果連我們也「中招」的話,只會更加麻煩。
 
「我冇咩事呀。」小霖的聲音已經有點沙啞,卻說自己沒事。
 
「你今晚仲有冇其他野做呀?」
 
「冇喇,今日...」
 
「咁不如...」我想了想,大概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建議,也是合情合理的:「你今晚黎我屋企休息下?」
 


小霖瞪大眼睛望著我,愣在原地。大概是我的話嚇著了她,或是她感覺這一切來得太快?
 
或許是我衝口而出,正當我想道歉的時候,小霖卻點了點頭,輕聲說了句「好啊。」
 
我的心,又跳得快起來了。
 
這已不是小霖第一次來到我的家了,但我的心卻像是「第一次」。
 
「隨便坐呀。」我忘了,原來小霖早就坐在沙發上。我緊張得不行,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
 
原來這一切應該是有完美的計劃的:小霖來到我早就布置好的家,然後我們聽著柔和的音樂,吃著燭光晚餐,然後跳舞。在這浪漫場景中,或者還有什麼意料之外的發展。
 
但沒想到,現實往往都不如計劃。我也沒想到,我們的關係居然發展得這麼快。
 
漫漫的那段無知的日子裡,回想起來,我們所做過的事竟然都是不知道如何發生的。


 
沒有人在乎起因,只有人享受過程,回憶結果。
 
小霖穿著一身校裙,坐在我的家裡,微微露出雙腿,正在仰望著我。
 
 
──我就站在她旁邊。
 
這種清純的味道,比趙敏瑤那種性感更加吸引,更使人有所衝動。因為這裡還有一份更重要的元素,它叫作「愛」。
 
我做出了「這一輩子」最大膽的行為,一下子坐到小霖旁邊。她是有點受驚嚇了,卻沒有要躲避的意思,她並沒有拒絕我的行動。
 
要是她拒絕的話,根本不會來到我家。小霖是個聰明的女孩,她早就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所以,當我輕輕吻下去的時候,她反而迎了上來。


 
這份感覺太重,這種感情太重。深得我無法自拔,重得我泥足深陷。
 
小霖的唇很「輕」﹑很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