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說根本不對,我不曾吻過別人的嘴唇,所以我不知道唇是什麼感覺的。我在緊張,緊張得放空一切。
 
我居然在想,那是一種濕濕的﹑有點黏稠的感覺,踫到我的嘴唇。然後,我彷彿感受到她的體溫。從她的唇邊,聽到她的心跳聲。
 
很快,跟我一樣快。
 
那是我第一次的親吻,也是最單純的唇吻。
 
儘管我們維持了差不多一分鐘的時間,我卻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因為我不懂得濕吻,更擔心小霖會覺得太快。
 


所以我靜止不動,雙手更是不知道要放在哪。
 
動的,只有下半身。並不是我淫邪,我並沒有想像任何不純潔的事。然而當我吻下去的一刻,它便有反應了。
 
不,就算是擁抱,或是握手,我也彷彿有所反應。
 
我深怕小霖看見,所以微微地躬著身,然後嘗試想些別的東西。
 
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鑰匙在鎖孔轉動的聲音。
 


「啊,我呀媽應該返左黎喇。」這一點我早就跟小霖說過了,她並不介意。
 
然而,我卻萬想不到這個呀媽居然如此「好客」。還未見到人,就單憑著門外的鞋子,已經興奮不已地叫道:「小儀,你黎左坐呀?」
 
...
 
當她踏進門後,全屋鴉雀無聲,我跟她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我的媽啊,這次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首先說話的是小霖:「伯母你好。」
 
「哦,原來係你呀,你好似叫小霖呀可?」
 
「係呀,伯母你記性真係好。」小霖微笑道,卻沒有半點生氣的樣子。
 
「係呀,銀仔佢成日都提起你,話你又靚又做得野,果然係好女仔呀。」幸好我媽識趣,替我挽回一城。
 
「佢真係咁講?」小霖突然忍不住笑了兩聲,從來沒有看過她這個樣子:「今日打攪你地喇。」
 
「唔打攪,你留低食餐飯呀。」
 
小霖沒有作聲,只是看了我一眼。這時候,我才在兩個女人的對話中插把嘴:「哦係呀,今日我落廚煮呀,你想食D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