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解釋...」賢仔先掃視了一下在場的所有人,然後字字鏗鏘地說:「就會解釋,我唔想解釋就唔會解釋。」
 
「講咩解唔解釋呀,你今日唔好好講清楚,我地就要你落台!」
 
「落台?」賢仔笑了笑,連我都感到心寒:「好呀,比你做囉。」他還要補上一句:「如果你做得黎既話。」
 
這些話聽的內容是很「小學雞」,但在賢仔口中說出來卻非同小可。
 
因為他們本以為賢仔不會或者不敢說出這些話來,因為他學生會會長的身份,他做什麼事說什麼話都有一定的責任。所以當出現這種意料之外的情況時,誰也不敢開口。
 


「你係咪咁撚串呀?」通常爭論是會有勝負的,而敗方不肯認輸的話,就會演變成「粗口戰」,再來就是動武。
 
「串你唔起?」一個黑影出現在人們面前,比在場所有人足足高了一個頭有多。大家看到這副臉,都不敢再多說半句話了。
 
他們敢來到學生會門口,多少以為這個人是不會出現的,因為他們看到「那一幕」,在課室門前「精彩」的一幕。
 
但是卻沒想到,他居然出現了。
 
呀勝!
 


連我也想不到,呀勝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出現,而且他還在幫賢仔?
 
看到那副臉,所有人都大概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呀勝跟其他人不同,我們非到不得意的時候,才會衝動出手。但是呀勝會在什麼心情出手,什麼時候出手,沒有一個人能猜得到。正因為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底線,這才顯得呀勝更更可怕。
 
所以呀勝幾句話後,所有人都消失不見了。
 
「唔該。」賢仔沒有回頭去看,只是淡淡地吐出兩個字。
 
呀勝也沒有說什麼,轉身就離開了。這是最佳的友誼,這是最深的感情。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能夠打對方﹑罵對方的只有自己人。其他外人要是敢逾越這界線,我們還是會先一致排外的。
 
這也證明,呀勝並沒有真的恨賢仔,那只是一種不理解的心情。
 
不理解的,還有賢仔接下來的行動。
 
賢仔很快就在我面前消失了,雖然經過學生會室,但他並沒有打算進去,只是不經意的走過,然後不知到哪處去了。
 
到我再次看到賢仔看時候,他就站在講台上。
 
全場嘩然。嘩然可以有很多原因,台下的人的反應也不盡相同,但是大家都沒想到賢仔會這麼快就出來解釋這件事。
 
連我也想不到,這件事來得太快了。快得就像賢仔不曾跟任何人商量過般,這才是我真正擔心的事。
 
我不禁往後看一看小霖的位置,但她卻去當值了,所以我只看到她身後的葉曉彤。


 
她正一臉茫然。
 
她搞不懂賢仔想幹什麼。
 
賢仔這樣站在台上,不發一言。他在等,等到全場的人都靜下來了。
 
聽他一個人說話!
 
「各位同學,琴日學校有人傳我同一位女同學發生關係,而且女同學懷孕。」他不慌不忙地說,好像說得這件事完全不重要一樣:「我希望各位同學唔好破壞一個同學既名聲。」
 
他說得很直白,從來不曾這麼直白過。正因為這件事對他而言太困擾,困擾得超過他能力所能處理得到,所以他才這麼直白。
 
試問有哪一個中學生,有能力處理這種「聲名」的事件。
 


「如果有人對我有意見,可以直接黎搵我,或者攻擊我,我完全唔介意。但係...」賢仔咬牙切齒地說:「唔好影響到其他人。希望你地明白,名聲﹑貞節對於一個女仔黎講好重要。」
 
沒有人能反駁他的話。大家都以為他是出來解釋整件事,或是澄清自己是無辜的。但是賢仔卻隻字不提,只是一直...一直在保護葉曉彤的聲名。
 
這種溫柔,更使人無法反駁。
 
「如果有人不滿我做學生會會長既話...」什麼!
 
那一刻我整個人都愕然,因為我知道賢仔接下來想說什麼,更不明白為什麼他要這樣做。
 
或許...他真的太累了。他只是想好好溫書,然後準備考公開試。他再也不想有其他煩惱。公開試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有非凡的重要性。能理解的,但...
 
「唔係咁嫁!」一把極銳利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震撼了整個操場,我甚至雞皮疙瘩了。
 
她沒有再讓賢仔說下來,逕自衝到台上搶走賢仔的麥克風。所有人終於都看清楚她的樣子了,她就是這次事件的女主角──


 
葉曉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