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彤跟賢仔對望了好幾秒,才緩緩轉過身來面對其他同學。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大概她並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大概她太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呢件事,其實係我自己搞出黎既。」這一下全場的吵嚷聲,比剛才還要大上好幾倍。我開始糊塗起來,我不禁望了望呀輝,但呀輝正在安慰琪琪。
 
還有一個人,但我已經不敢望她了。
 
我只得自己想,我想尋找小霖的身影,她已經一個箭步走到台下,緊緊望著葉曉彤。她也知道葉曉彤接下來想說什麼,說一些小霖絕不願意聽到的事情。所以小霖不希望她在這麼多人面前把這些事情說出來。
 
「係我!」但是葉曉彤已經決定好了,她繼續說:「因為我鍾意賢仔好耐,我想逼佢同我一齊,所以先用呢個方法黎逼佢。」
 


在昨晚我和小霖也曾有這個想法,但這一刻由葉曉彤口中親自說出來,我倒覺得這個想法非常天真﹑幼稚。
 
沒錯,葉曉彤肯定不會做出這種事來!
 
「各位同學!」這時候就連小霖也衝了上台,她一向都是個守規矩的好學生,我也沒想過小霖居然會有這種舉動。
 
「呢件事需要處理既野實在太多,所以我希望各位同學暫時都係專注學業先。調查既事請交比訓導組同我地領袖生。」在小霖口中說出來的話特別有說服力,所以當她開始下命令時,就連老師也跟著做:「今日早會既時候已經差唔多,麻煩各位同學先返上班房上堂先。」
 
看到其他老師都開始動起來,小霖依舊沒有放鬆下來。她只是輕輕拍了拍葉曉彤的背部,輕撫兩下。
 


這時候葉曉彤的表情變得輕鬆起來。
 
這件事情就這樣落幕了。雖然我們還不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但至少提的人也變得愈來愈少。
 
是愈複雜的事情,愈是在無聲無色中不了了之。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當我們再一次相見的相候,就是學界比賽的決賽。以往有個慣例,要是打入最終冠軍戰,可以在早會上跟同他同學宣傳一下,並請各位同學前來打氣。
 


但是由於賢仔的那件事傳出來,多少還是會有影響的,何況他還是籃球隊的隊長...
 
所以這一次,我們還是默默地進行了最後一場比賽。這是一場冷賤賽事,比我們想像中有很大的不同:這算是我們中學生涯的最後比賽,理應充滿熱血﹑青春﹑汗水以及期待。但是到了這個時候,誰人的心裡都是一鼓瑟縮之意。
 
要來的,終究還是來了。小霖﹑琪琪﹑就連「不該」出現的MANDY也灰場外。不,她應該是在這裡支持呀勝的,但不知怎的我總覺得他們的關係好像起了一些變化。該說...是很大的變化。
 
分手了?
 
我不敢再去想,在賽前想這些東西,只會更加影響我們的心情。正在我們都要失望的時候,人變得愈來愈多了。
 
決賽是在室內進行的。所以大部份觀眾都只能坐在二樓的觀望台,這又與我們的距離遠了一點。
 
對方的打氣聲很強,個個都熱血沸騰。最重要的是...所有來的女生,都幾乎穿上一色的短褲,是一隊非常專業的拉拉隊。
 
或者我們的打氣聲比不上他們,不過只要有小霖一個便夠了。即使她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她的心也彷彿已經跟我連繫在一起。


 
根本不需要什麼打氣聲。
 
只是場外又突然出現了一個人。不,是兩個!
 
一個是趙敏瑤,她來這裡的目的大概是為了蕭哲均?難道他又會上場了嗎?
 
我不再欺騙自己,她的目的應該是我吧,就跟另一個人一樣。
 
她們都是一樣的...
 
不同的關係而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感受而有不同的行動,不同的行動來自她們不同的經歷。
 
但是,她們的目的還是一樣的。
 


不管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問題。當我發覺有問題時,應該正面面對,可惜我並沒有主動去找她。
 
因為我在害怕,但是我卻明白,這種害怕只會使她更為失望。就像...我當初對小霖一樣。
 
小儀!
 
不管什麼原因,不管發生什麼事,到了最緊張的關頭,她總是會出現的。
 
這三個女人,性格完全不同的女人,此刻卻一同步入這個籃球場內。
 
「啊──」突然籃球場傳來一陣又一陣尖叫聲,隨之而來的是像風一般的人。對面的球員已經徐徐步入籃球場了。
 
並不是她們的打氣聲大,只是因為是室內場,回音使得這聲音聽起來更像是巨響罷了。
 
不,那真的是打氣聲。看到他們臉上的表情,我已經知道我們之間的差別了。那是一種自信,一種認為自己可以戰勝一切的自信。


 
這也是自然的,因為他們學校已經連續三屆取得地區學界冠軍了,所以在所有人眼中,只是過來看他們如何取勝。人人都喜歡勝利,所以他們的拉拉隊就更加積極了。
 
「踫」的一聲,一個所謂的「熱身」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