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久沒有這樣望過天空。一般來說這段時間我早就留在家中打機了,多虧小霖我才能看到這麼美的夜空。
 
或許是小霖的關係,這天空才變得如此的美。
 
徐徐晚上,籃球場邊仍傳來熟悉的拍球聲。是的,拍球聲的節奏各有不同,而這種猛烈而強悍的聲音,正是呀勝。
 
「喂,」我好久沒有活動過身子了,呀勝雖然沒有的過來,但已經猜到是我了。我問道:「唔洗陪女朋友仔咩?」
 
那時候呀勝才跟MANDY拍了一段時間,應該還在熱戀期中。畢竟他們的戀愛跟我也有一點點關係,或者是我心裡覺得他們應該代替我和小霖所做不到的事吧,所以我特別緊張。
 


「冇呀,我同佢講左呢段時間會比較忙。」
 
呀勝假想在兩個敵人,然後一個轉身突破,穩妥地把球放進籃框中。
 
「哦...」那時候我想起了我和賢仔所擔心的事,我們害怕呀勝因為壓力太大﹑缺乏休息,使自己的身體熬不住。
 
「你咁樣CHUR法,會唔會唔夠訓嫁?」
 
「哈哈!」呀勝停下動作,然後走到我面前,突然用深情的眼神望著我說:「放心啵,我自己知道方寸,我一定唔會比自己失水准既。」
 


「你明白就好啦。」我搶來呀勝的球,然後在三分線輕輕一投。
 
「喂,唔掂啵。」球落空了。
 
「你到底幾耐冇練過波呀?」
 
「唔係我冇練波,只係好耐冇射過三分。」
 
「搞錯呀,你以前係射手黎嫁嘛,要KEEP住練唔好浪費自己既天分。」呀勝不只身體狀態好,就連心理狀況都比其他人更好。
 


所以,我選擇了相信他。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那一球我信任呀勝,但那個位置是極難傳到的,還有其他三個人在呀勝前面。
 
我原以為傳失了。我眼前這個人是呀勝,不是其他人,所以他看見了球路,踏前兩步,把球穩穩接住。就因為他叫「呀勝」,不管上場到現在有沒有踫過球,他雙眼依然是盯著籃球不放。
 
所以他更快一步意識到球的來臨。而其他人的集中力放在傑哥身上,這使他們的反應慢了一步。
 
在進球後剛好傳來中場休息的哨子聲。
 
最終,在上半場完結之前,我們贏回了整個場的氣勢。
 
「照咁既勢落去...」我充滿自信地說。不只是我,在場所有人都對這個結果很滿意。但飛機華卻說:「你地下半場要轉打法!」


 
「轉打法?」我們不約而同地問道。
 
「下半場,無論咩情況都好,一定要將球傳入籃底。」飛機華怎會說出這種話來,明明四一已是大好優勢,我們靠著這一招將整個局勢扭轉過來,而且對方也不能奈何。
 
「銀仔。」飛機華第一次這麼緊張地說:「跟住落黎既下半場,就睇你既發揮喇。」
 
「我?」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為什麼他會說出這種話來,我更加不知道「我的發揮」指的是什麼。
 
就在毫無提示的情況下,中場休息已經結束了。
 
「呀SIR以前係打KEY MAN,可能有D事情,係要企響你地既位置先會明白。」呀輝眼見我一臉迷茫,希望說些什麼來激勵我,但我更加不明白了。
 
飛機華說要轉打法,卻沒有說要轉什麼打法,只是他要求將所有球都傳入到籃底之下。
 


換言之,我只要達到這個目標便可,要用什麼打法,要如何組織,由是我自由發揮。
 
這是完全自由的打法,他們的指揮官已經不是場外的教練。場內的指揮官只有一個人,就是我。
 
一下子,好像整個世界都停了下來,是我的世界。
 
我觀察整個環境,對方仍是採用四一策略,傑仔是沒有可能搶到球的,呀輝則在一邊跟防守者糾纏著。
 
這時候我突然起手了。
 
就遠在三分以外,我毫不猶豫地投籃。所有人都被我的舉動嚇著了──我們剛停下來不到一秒的時間,所有人連自己的位置也未曾站好,更遑論是組織進攻。
 
而這個時候,我身前卻居然並無一人。如果是KEY MAN的話,我會盡量找到更佳的機會,策略完美的進攻,協助隊友進球。
 
但從一個射手的角度而言,沒有防守者是最佳的投球時機,所以在那一瞬間我切換到射手的心態。


 
三分!
 
對方開始感受到壓力,我們的分數也急起直追。而最使他們頭痛的是,我方不只有一個三分射手,而是有兩個。這意味著我們的外圈打法又更加難應付了。所以他們的打法亦有所改變。
 
然而這一刻,要擔心的並不是他們,而是我們。在這次防守的時候,對方的策略有所改變,他們的小前鋒也開始在三分線投射,乾脆地把剛才的分數追平。
 
這才是飛機華真正擔心的地方,對方在隱藏實力。他們製造出一個內強外弱的假像,不斷消耗我們的體力,然而在下半場突然來一個突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