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來到了最後一場比賽的最後一節,也是我們的最終舞台。縱然有千萬個捨不得,要結束的還是需要結束。
 
就像感情一樣。人生所有事情都是如此,分別在於是你自己明暸這個道理,還是別人的傷害使你領悟。
 
我閉起了眼睛,這可怪不了我的。既然沒有任何指示,那我害怕也毫無作用,倒不如按我的方法,按我的節奏。
 
給他媽的來一個下馬威!
 
「呀輝,上!」只輕輕一句話,呀輝卻反常得很,像著了魔般跑向場的另一邊。他該是明白了最後一場,體力留著也沒有用。
 


進攻的人是敵隊,我卻叫呀輝不用防守。他們的速度很快,連呀輝也比不上,既然如此,我就要想辦法使呀輝變我「更快」。
 
那一球幾乎是毫無壓力的情況下進球的。失球後我方馬上開球,來個遠傳。對方雖然知道我們的計劃,但也阻止不了。
 
最使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呀輝居然不是站在籃底,而是...三分線!
 
雖然毫無防守壓力,但終究三分線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射得進的,所以呀輝還是射失了。但是到他把球再次接起的時候,對方的防守還沒組織起了,他依然活用了自己的速度,進了兩分。
 
這個時候敵人終於明白這一招的可怕之處了。我們會不斷射三分,即使失敗了,還是有辦法把球接下來,穩穩地射了個兩分。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阻止得了呀輝的速度。
 


而當他們通通回防的時候才發現,我們其餘四個人還留在原地,不曾動過。所以這一招,是反過來消耗他們的體力。
 
這一招卻不能一直使用,他們只要派一個人防守呀輝便能輕易破解。但是大家都忘了一件事。
 
論單挑的實力,呀輝從來沒有輸過。所以到了第二次進攻,我們還是成功了。直到,他們不得不派出鬼佬小前鋒,才阻止了我們進行這個計劃。
 
「咁跟住落黎,就要睇呀勝喇。」呀勝的眼神充滿信任與信心。這一次,他們將無法輕易攻破我們的防守。
 
到了第四節,所有興略都徹底改變了,因為我們沒有體力上的顧慮。這一次打全場緊逼,把球追得很緊,對方也無法輕易傳球。因此,他們很自然地有一種依賴。
 


高度上的依賴!
 
他們利用兩個鬼佬的高度,傳出我們無法接到的球。從小前鋒的靈活運動組織進攻路線,再輕鬆地把球送到大前鋒的手中,然後籃底得分。這一次,籃底卻少了個人。
 
呀勝離開了他的神聖領域,他放棄了守護者一職,轉守為攻,主動撲向前搶球。他的身型龐大,動作卻異常敏捷。更重要的是,呀勝的那份自信心給對方極大的壓力。
 
有時候壓倒敵人的並不是你有多少實力,而是你有多才自信。所以有自信的人,往往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成績。
 
這一次,輪到對方感受到我方的「高牆」了。他們應該從未試過這種感覺。那個小前鋒慌忙地把球傳了出去,但是那球仍是跨過了呀勝的頭,呀勝最終還是無法阻止到他的傳球。
 
卻阻止了他的進攻...
 
一個黑影掠疾而致,我們隊唯一超過米九的「巨人」,一跳起來狠狠地把球接著,然後收到懷中。
 
「波!」這一次沒有任何計劃,也沒有默契。只是我們都記住了飛機華平日的教導:「要波一定要叫出聲,唔係點樣叫做團隊合作呀?」


 
賢仔甚至沒有向我這邊望過來,單憑聲音的方向就已經用力把籃球傳了出去。這一球速度太快,我又不是跑得快的人,連忙追了上去,在籃底終於接著了球。
 
這時候我卻做了一個誰都猜不到的行動。對方雖然知道防守不了,但身體自然反應還是緩步跑過來,這一刻看到我的動作,才驚醒過來,然後馬上跑回來防守。
 
已經來不及了,我人就站在三分線外。
 
要勝出,就要冒險。冒險並不是做不可能的事,而是相信自己的實力。
 
球從零角度三分線外拋空,全場幾乎是屏息看著這一球。世界好像凝住了般,連球的轉動也看得一清二楚。
 
「嚓」的一聲,全場響起嘶啞的叫聲。
 
來回了幾球,比數終於拉至五十六比四十八,相差八分,時間只有最後兩分鐘。那時候我鐵定了心,要把所有的球都交給呀勝。這是他最後的表演機會,這也是他被星探發掘的一個舞台,我希望他帶領我們勝出,我也相信呀勝對籃球的執著,必定會為我們帶來希望之光。
 


對方的進攻,我們的防守,在汗與叫聲之外不斷交換著。我只覺得這時間很漫長,心裡一直想像什麼時候可以結束。但另一邊方面我又希望這場比賽可以一直繼續下去,我們都很享受這場比賽,我們都很渴望反敗為勝的一幕。
 
對方再進一球以後,我們又把球交到呀勝手中,這一次他不單進球了,還成功博得一個罰球。
 
五十八比五十一。最後的叫聲是最熾烈的,那是混合了希望與熱情的叫聲,最這個世界上最美的聲音。
 
我好像已經忘了這聲音,這為夢想而努力的聲音。是什麼時候,是什麼東西使我們忘記夢想了。
 
我好想,好像幾十年後,我還有這鼓勇氣,追夢的勇氣。我好想一直活在青春之中。
 
「銀仔!」毫無顧慮,不用想後果,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我已經顧不得這是比賽,來顧不得有什麼人在看著。我只想得分,只想勝出這場比賽。
 
當我睜大眼睛的時候,我便與對方的KEYMAN擦身而過,而那球的節奏變了,他的臉色也變了。因為球已經落在我的手中。
 
這一次我沒有選擇三分,而是切到籃底下輕輕鬆鬆上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