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想回電的時候,卻看見了一個人影,我一時驚慌,就連手中的電話都掉在地上了。
 
「你到底響上面做過D咩黎?」小儀全身濕透著,獨自站在隧道口。她眼神只有怒氣與恨意。
 
我想回答我什麼都沒有做過,我是沒有做過什麼,我也不打算做些什麼,只是單純地陪一個女生吃了頓生日飯。這無論怎樣說都不會有問題,更何況趙敏瑤有那樣的身世。
 
但我居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你啞左?」小儀從來不會這樣對我說話,但是這一刻我就站在隧道旁邊,淋著雨不發一言。
 


她沒有關心我,她已經不再關心我。
 
「點解...你會響呢到?」這是我的疑問,小儀絕不應該在這裡出現。
 
「你到底同佢咩關係?」她沒有等待我的回答,她根本不是想要我的回答:「你知唔知你仲有小霖?」
 
我啞口無言。
 
「你知唔知自己做緊D咩?」我愈是不作聲,小儀便愈生氣。她用接近嘶叫的聲線在罵著,在雨中還是停見那鏗鏘的聲音。
 


「你一個人,響到等左幾耐?」小儀已經全身濕透了,還是在這種寒冷的天氣,到底她等了多久,到底她是抱著什麼心情在等。從她第一通電話開始,已經將近三個小時,她難道就在這裡等了三個小時。
 
她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
 
「你地係咩時候開始嫁?」小儀她誤會了,她誤會我跟趙敏瑤有什麼不見得光的關係。然而,她的說法也不算是「誤會」,在十分鐘前我還可以理直氣壯地回答她,但是這一刻,我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只能低著頭聽老師的訓導。
 
「出聲呀!」小儀猛然一拳打在我身上,痛的卻是我的心。
 
因為我看見小儀的淚。
 


我落淚,也許是悔疚,也許是無從解釋的委屈,也許是,我知道那個與我相識多年,終日形影不離的小儀,還是在關心著我的。她並沒有對我失望,也沒有不知所以地忽然離開了。
 
她,就站在我的身邊,為了我的事而在寒雨夜淋了一整晚。
 
她還是那個小儀,那個我熟悉的小儀。
 
「我問緊你呀,你點解會同呢D人一齊?」
 
「我地冇一齊呀!」我忍不住嚎叫,我深怕這個誤會會持續下去,演變成我無法控制的局面。
 
「冇一齊,點解你成日上佢屋企?」小儀並不是踫巧看到我們兩個一起上了樓,她早就留意到我們的關係,她把所有事情都看在眼內。
 
我跟趙敏瑤關係變好的時候,剛好是小儀對我開始冷淡之後的事,所以我並沒有向小儀說過有關於趙敏瑤的事。
 
「我只係黎學結他...」我想到「為左小霖」,但是我的羞恥之心卻使我說不出這句話來。


 
「學結他一定要同佢學既?學結他一定要上佢屋企既?學結他一定要學到咁夜既?」面對小儀一連串的質問,我根本毫無解釋。
 
「點解你會變成咁?」小儀說,變了的人是我:「你真係變左好多,變得我覺得好陌生。」
 
我愕然地抬起頭望著她,我忽然理性得很。變得人也許不是小儀,而是我。我們關係疏遠的導因也許不是因為小儀,而是因為我。
 
怎麼我一直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當局者迷。
 
「我...仲係我,我仲係銀仔。」這句話我不知道是說給小儀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點解你要咁做,點解你要咁對小霖。」小儀兩行眼淚已經失控了,我從未看過她這麼軟弱的一面,卻是為了我。
 


「點解...點解你要咁對我。」
 
我不能回應,因為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會傷害到別人。
 
「也許當時忙著微笑和哭泣
忙著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你唔好咁啦。」我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甚至連校服也脫了,統統披在小儀的身上。我深怕她會冷著,就算只有一點點我能補償的,我都希望自己能做得到。
 
小儀卻赫然推開我,一巴打在我臉上,毫不留情地。
 
我還在愣住,第二巴已經來到,一巴比一巴更要用力。不知道小儀打了多少下,反正我的臉已經麻木了。
 
等到小儀停下來的時候,她卻緊緊地摟抱著我。口中不停說著:「點解...點解?」
 


「你呢個賤男!」小儀一拳又一拳打在我身上,似是要不留餘力地傷害我,但是在每打一下,她的心是更傷。每傷一下,她又不忍心再打去下。
 
點解我要相信你,點解我要選擇相信你?」小儀已經哭成淚人,但她還是繼續說下去。不知道她是說給我聽,還是說給自己聽:「我唔應該黎呢到,我居然為左相信你既為人而黎呢到等到咁耐。」
 
小儀開始在喃喃自語:「點解你唔聽我電話?如果你聽我聽話,就可以話我知你唔響趙敏瑤屋企,可以叫我走先,我就唔會見到你,我就可以繼續信你。點解?點解呀!點解你唔呃我,呃我你冇上到趙敏瑤屋企。」
 
這擺明是個謊言,但小儀卻情願相信這個大話,也不希望我說出事實的真相。我真的不懂,我不懂為什麼有些人會接受謊言。
 
並不是她們不知道,只是她們。。。愛得太深了。愛得深,所以不願意自己醒過來。
 
但我不能說謊,因為我還是我。
 
至少我是這樣想的。假如我真的說出了欺瞞的話,只怕我會討厭自己。
 
我情願被小儀討厭,也不願意自己討厭自己。我情願把這種負面的情緒加諸於別人身上,也不願意自己獨自承受。並不是因為我有高尚的情操,只是--


 
我是個徹徹底底自私的人。
 
「我都講唔到,我都唔知點解。但係我仲係我,我唔應該令你地失望,我唔應該令你失望,對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