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喎,不如將佢改成合唱歌,好似我地兩個對唱咁好冇呀?」
 
「嗯。」小霖嫣然一笑,我們都對這個方向感到很滿意。
 
「愛不用安排。」突然,小霖一邊哼歌一邊想像歌詞。
 
愛 不用 安排
愛 就在 未來
不能忘 不能改 兩個人 的關懷
因為愛我們才明白


 
我看了看小霖,她靦腆地笑著。前一秒還在說自己填詞不好,但在瞬間就已經想到了,而且很合音。
 
「呀霖你好勁呀。」
 
她笑了笑,謙虛地說:「都係D好簡單既詞黎。」
 
「你鍾意咩詞?深奧D?」
 
「嗯,」小霖點點頭,說:「鍾意D用字好靚既詞,但係我就唔識喇。」


 
「好啦,咁下段到我試下。」這首歌,就像是對話般,小霖先說出了她對我的感情,然後就輪到我說出我對小霖的情感。
 
我本來想用一些深情的字眼,但是當我想到我與小霖的這段關係時,卻只是充滿悔疚。
 
我 要你 等待
我 太晚 才來
如果沒有當初的心動 
你就不要一直在心痛
原諒我讓你在忍耐


 
小霖很用心地聽著。笑了笑搖搖頭,然後輕輕摟著我,說:「冇事喇,唔好再亂諗野啦。」
 
我真的覺得,一輩子可以遇上這個女子,我花光了自己的運氣。
 
「但係……好似唔係好岩KEY啵。」小霖淘氣地說著。
 
然後我也笑了出來,因為我當時只想著自己的感受,沒有理會是否合音。反正這一刻的感受是最重要的,我先把感受唱出來,然後才慢慢修改一下字眼吧。
 
「咁副歌係咩?」小霖問。我們已經慢慢地拉近了距離,有一些身體接觸也是常見的事,我索性大膽地睡在她的大腿上。
 
「呀霖。」
 
「嗯?」
 


「我想在你的身邊。」
 
小霖笑了笑,笑得極甜。
 
如果我們能就此不分開的話,那會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我多想不顧一切,放棄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就這樣跟小霖待在一起。
 
現在的我根本沒有擁有什麼。
 
「想你的瞬間。」沒錯,就正如小霖所填的歌詞一般。我多麼想每當我掛念小霖的時候,就能在她身邊。
 
「從此以後再不說再見。」我大聲地唱出來,問道:「好唔好?」
 
小霖笑著點點頭,說:「會在你需要我的時間,陪在你身邊。」
 
「我們要相愛直到永遠。」


 
像是在對聯,也說是在聊天,更像是在表白般,我們一句一句地把自己內心的感受砌成歌詞。
 
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呀。
 
我想,我該是時候給小霖一個名份了。雖然我們這般曖昧得甜蜜,但這終究不能一直維持。
 
當初,這首歌是為了哄小霖而作的,但是我們卻和好如初了,作歌的目的變了要增進我們之間的感情。我在想。。。我應該藉著這首歌的歌詞,向小霖表白。
 
沒錯,接下來的部份,應該由我自己來創作,給小霖一個驚喜。
 
「咁第二段既歌詞呢?」
 
「同第一段一樣?」小霖好像不太想,但如果連第二段都共同填詞的話,就沒有驚喜了。
 


「反正有D時間,不如一齊作埋佢啦好冇呀銀仔。」
 
「可以下次再黎我屋企作呀,唔洗咁急啵。」小霖還是點點頭。她也覺得這件事沒有那麼急,雖然她很想這作品早點完成。
 
「你唔準偷偷自己填嫁。」什麼,難道小霖早就看穿了我的想法麼?
 
「你D音作完出黎都唔準。」小霖掩著臉偷笑。
 
「你笑我喇啵宜家。」我假裝生氣:「都話左中文同填詞冇乜關係嫁啦。」
 
「銀仔唔好嬲啦,我講笑咋嘛。」小霖害怕我真的生氣了,以前她並不會這樣做,但是她已經居然變得懂得撒嬌。
 
「好啦好啦,你都快D返屋企休息下喇。」這一天小霖並沒有留在我家吃飯,我把她送到車站然後就回家了。
 
甫踏入門口就剛好遇上我媽在廚房出來。她第一句並不是關心我,而是問:「小儀係咪出左咩事?」


 
「下?」我一事啞口無言:「冇咩事呀。」
 
「佢做咩成三﹑四個月冇黎我地屋企既?」媽媽跟小儀是有聯絡的,所以這種事她並不需要問我也會知道。她現在只不過是在質問,透過問題一步步切入我跟小儀,基至小霖之間的關係。
 
「你問小儀啦。」
 
「你地兩個到底搞乜?」我媽好像不太高興似的,說:「佢叫我問你,你又叫我問佢,當我係咩。」
 
不是當你是什麼,而是有些事情,我沒有必要讓你知道。
 
我沉默不語,回到自己的房間。
 
我媽也沒有再說什麼,她知道我要是選擇沉默,就斷然不會再回答什麼。
 
所以她只是輕聲地在我身邊說:「小霖係一個好女仔...」
 
她稍稍停頓,吸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不過我淨係鍾意小儀。」
 
我心裡一陣揪然。
 
並不是我不願意面對,也不是誰錯過了誰,只是命運非得這樣安排,我只能接受啊。
 
只是我媽誤會了,我們並不是那種關係,並不是她想的那種關係。
 
從來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