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敏瑤倒是有點摸不著頭腦,她沒有想到我會這樣問。但是我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因為我意識到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所以這些後果都應該由我來承擔。
 
「我已經舉報左佢,要點處理我都控制唔到。」她言談用字之間,仍覺得自己是正義的一方。
 
「一切都係我既錯,點解你唔害我,點解你要遷怒於小霖?」
 
趙敏瑤更是不明白了:「你有做錯D咩?」
 
她會這樣問,就證明她接近我教我結他並不是為了報復我,她的目的是小霖!
 


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我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再跟她溝通下去了,馬上改口問:「你可唔可以諗到咩辦法幫小霖?」
 
趙敏瑤沉默不語,隔了足足一分鐘,才以一種可憐的眼神看著我,說:「點解你要幫佢?」
 
因為...我愛小霖呀。
 
「佢真係值得你幫咩?」不管她再說什麼,我也聽不進入了,因為我腦海一直在想,事已至此,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小霖,並唔係你想像中咁好。」我猛然拍桌子,站了起來,狠狠地看著這個可怕的女人。她到底說了什麼話,她到底想怎麼樣。
 


我已經不能再跟這種人交談下去了,她說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說小霖的壞話。
 
「真係可憐,你同人地一齊咁耐,唔通真係一D都感受唔到咩?」
 
我沒有說話,但是我的腳步卻停了。
 
「你感受唔到,佢對你既愛有保留?」
 
又是一陣怒氣,我居然會感到憤怒,這真是奇怪的情感,我原本不應該行氣的,我應該充滿自信地對她說,小霖對我的愛毫無保留,我們之間也沒有像她所說的。
 


然而,我卻沒有說出我。連我自己也不明白,或者是連我自己也從不曾面對。
 
我跟小霖之所以拖了這麼久的時間,或許,並不是我所想的那樣,是一種曖昧,是我們都在享受這過程。
 
正如趙敏瑤所揭露,一切...都是來自這一份不安的感覺。因為我隱約間感覺到,或許小霖真的有所保留。
 
我在害怕,我害怕小霖所想的並不如同我所思的。
 
「你一早就知道,但係你唔願意去面對。」但我停下來沒有走,當我對此沉默不語之時,趙敏瑤早就看透了我內心的想法。
 
「哈...哈哈,」她突然笑了起來:「你真係蠢,你真係蠢到死,點解我會鍾意你呢D人?」
 
什麼?
 
「你...」我終於忍不住回過頭去望著她,趙敏現眼中居然含著一絲眼淚。我搞不懂,我真的搞不懂,整件事都是她親手弄出來的,這一刻她為什麼卻哭了。


 
她在哭什麼?
 
「你係當事人,你點會唔知。唔係你唔去把握機會追到小霖,而係你一直都想消除呢份不安既感覺,你一直逃避。」
 
趙敏瑤每一句,似乎都說進我內心深處去了,但我卻不得承認,這意味著我必須承認我和小霖的愛不是最純真的,我著實不願意接受。
 
然而,趙敏瑤卻是毫不客氣的,她根本不需要顧及我的感受。
 
或許...在她心中這才是真正顧及我的感受。
 
「小霖除左你,仲有第二個!」她終於把這句話說出來。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但是我的心還是一陣酸,一陣痛,一陣悲,一陣傷。
 
如同有什麼從心裡反要倒出體外似的,我的心愈跳愈快,我的臉紅得連自己也能感受到那股暖氣。
 


「你,到底想講咩?」我還是強忍著最後的冷靜,要求趙敏瑤把話收回去。
 
「小霖既心,唔係淨係你一個人!」
 
「你以為我會信你?」
 
「我所有野都講哂比你聽,就連葉曉彤既事都講比你知,你覺得我點解仲要呃你?」
 
我無言以對,只是我不願意面對。
 
「你一直以黎,都係比佢玩...」「啪」的一聲,我沒有讓她說下去。
 
我沒想到,對著眼前這個人我居然真的下手了,只是我腦海一片空白,為什麼打她,如何出手的,什麼時候出手的,我也搞不清楚。待我回過神來,趙敏瑤的臉已側向一邊,而我的手掌,還留著她的溫度。
 
我到底多用力了?


 
這並不是她的錯,然而我卻發洩在她身上。
 
「哼,哈哈,哈哈哈...」趙敏瑤突然笑了起來。她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猛然地點點頭,有節奏地點頭。
 
「你宜家已經失去一切。」趙敏瑤笑得瘋狂:「已經冇人會再同你分享你既心事,你身邊既人都唔值得信任。」
 
「除左我!」她居然說出口了。
 
「我唔會呃你,我會滿足你所有既需要,無論係邊方面既需求我都會滿足。」不管她說什麼,這一刻我已經聽不下去了,我的心只想著一個人。
 
趙敏瑤,是可憐的。
 
她似是明白我的意思,卻轉喜為怒:「我有邊方面比唔上果個女人?成績?樣?身材?背景?音樂?我方方面面都比佢好。」
 


愛情,不是透過比較來追求的。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說布即有,說無...也只是緣盡了。
 
一切都不是人們能夠控制得到的,這是命運,是我們遭遇所驅使的劇情。這一切微妙得很,我們將它叫作「緣份」。
 
看見我無動於衷,趙敏瑤卻又轉怒為悲:「點解?我到底做錯D咩。」
 
她開始抽泣著,說:「我冇做錯,我只不過係愛你,係愛一個人,呢種感覺唔係我可以控制得到。如果有理智,我會叫自己唔好去諗你,你唔係一個好男人,又冇才華又唔靚仔又冇錢,乜都冇,我唔應該鍾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