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音樂響起,世界變得好安靜,安靜得有點討厭,因為它總讓人想起過去的事情。即使那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事,原來下雨天並不是灰白我的從前,時間也只是讓我的回憶不斷加深。
 
因為每一天,我在腦海中都會重演著我們的過去。
 
我彷彿在歌聲中聽能看到她的笑容,嗅到她的香味,聽見她的腳步聲,還有她皮膚的細膩。
 
我不應該把它們都放在歌詞中,這樣我每一天唱都會勾起了那種感情,都會忍不住想落淚。
 
就像現在。
 


這只是一種自虐!
 
我好想她,好想知道她的一切。好想知道她的現在﹑她的未來。
 
是否要在這裡的晚上,我才敢輕輕地悄悄地默默地獨白著我們之間的愛。
 
是否在你的末來
我已經不在
夜深再獨白 對你的愛
如果我已經改變


不再像從前
你會否再多愛我一點?
 
我們是否,就能再愛一遍?
 
我笑了笑,解釋不了,但我這一次只得笑。
 
歌聲已停下,並沒有任何掌聲。我只是張開眼睛,尷尬地鞠了個躬。
 
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的身影。


 
她正看著我,是笑著的。那鎖在眼框的淚水,依然鎖在眼框。
 
我激動得不顧一切衝了出去,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已經看見幻覺了。
 
因為想念。
 
她不可能在這裡出現,她...不可能。
 
「唱得好好。」小霖笑了,她居然笑了出來。我腦海中想了千百遍我們遇見的畫面,當中有哭的有笑的。
 
卻沒有這一種。真切的笑,那是看著看人才會露出的笑容。
 
我想說話,說些什麼都好,但是我的咽喉在發熱,我不能說出一句話來。
 


小霖,我真沒想過小霖就會出現在我面前。
 
「愛情,從來都唔係可以計算得到。愛情黎到,往往都係你猜想唔到,一段感情既發生,都唔係人既理智可以控制得到。跟住落黎唱既呢首歌係『情非得意』,希望大家鍾意。」
 
難以忘記初次見你
一雙迷人的眼睛
在我腦海裡 你的聲音
揮散不去
 
我看著小霖笑了,什麼悲傷之意通通都不見了。她也笑了出來,那是一種傻笑,正是這樣天真的她,才使我愛得情不自禁。
 
我突然牽著她的手,說了句:「走!」
 
然後我們便離開了人群之中,在轉身的一刻,我似乎還聽到那祝福的掌聲。我們不斷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只是當我們停下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置身在海濱公園,那個我們當天一起野餐的地方。
 
我們在這裡聽歌,在這裡拍照,在這裡吃東西,在這裡有我們自己的回憶。
 
「好懷念呀。」小霖說。
 
是,只有短短一個月,我們好像是分開了十年的情侶般,回到自己曾經來過的地方。
 
「係呀,我地果陣時就係坐響呢到。」我們不斷細說著當日做過的蠢事,說過的蠢話。有些我已經忘記了,但是小霖卻一直放在心裡。
 
離開了海濱公園,我們又來大會堂。就是在這個地方,我與小霖和好如初,我很努力地想挽回我們之間的感情,那時候的我是不惜一切地希望小霖能夠接受我,最終我們卻有意外的進展。
 
「你果陣仲要放棄左鋼琴比賽。」這想回味著,似乎我們當初都做了很多蠢事。現在想起來沒有後悔的,也沒有傷心的,更沒有生氣的,只是覺得好笑。
 
這一次回憶起來,居然都是好笑的,這就是記憶的可愛之處啊。


 
「果次最衰都係你呀。」
 
「我?」我有些搞不懂了:「關我咩事。」
 
「因為你激嬲我,搞到我冇辦法好好比賽,其實我成程都亂咁彈。」
 
「下,咁都有得賴我?」
 
「係,總之就係你錯。」小霖居然也有如此野蠻的一面,野蠻得太可愛了。
 
「但係聽唔出你係亂彈喎。」
 
「你聽唔出,但係評判聽得出。」沒錯,因為我一點鋼琴知識也沒有。
 


「所以果日我唔係放棄比賽,係我知道自己一定衰左。」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小霖有些不屑,於是動手打我。
 
「喂,你係領袖生長黎,點可以隨便打人嫁?」
 
「宜家都冇所謂喇,我鍾意打就打。」我感覺,小霖好像以前更活潑了,沒有那些無謂的束縛。
 
然而她這句話是有意思的:「你宜家冇做喇?」
 
小霖點點頭。
 
這反而使我驚訝了,沒想到趙敏瑤的話居然有這種影響力。
 
「因為葉曉彤件事?」
 
其實我心裡更驚訝的,是我們還能這樣子坐在一旁聊聊天。
 
小霖搖搖頭,說:「其實可以話關,又可以話唔關。果日訓導想搵我了解下呢件事,冇諗住要懲罰我。」
 
「咁點解你...」
 
「係我主動辭職既。」
 
「你主動?」
 
「係呀。」我心裡有千萬個不明白,小霖也看出來了,所以她繼續說下去:「我覺得,呢個包袱太大喇。」
 
「但係你其實好想做?」
 
這一次小霖沒有表態,只是笑了笑。
 
我反而更不懂了。一直以來小霖都很重視這個身份,因此她做什麼事都得小心翼翼,所以我才這麼支持她,希望能陪在她的身邊。
 
但到沒料到小霖到頭來居然「辭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