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係唔識點處理。」小霖抑壓著自己的情緒,但她的聲線還是不穩定的:「我果陣有諗過要同佢一齊返,所以我唔可以接受你...」
 
小霖早就知道我的心意,只是她不能夠接受,所以她不喜歡我過於進度的行動,所以她那天才甩開我的手。
 
「但係咁樣對你黎講係唔公平既...」小霖繼續說:「所以果一日,我終於都同佢講清楚,無論佢點樣威脅我都好,我地都冇可能一齊返。」
 
這種發展很好。
 
然而小霖卻說了句:「但係...」
 


「但係?」
 
「我果日講完之後,佢就飛左返黎香港。」
 
「下?」
 
「佢話佢FEEL到我鍾意左第二個,話一定要返黎睇下果個人。」那他的感覺倒是很準的。
 
「就係聖誕舞會果日?」
 


小霖點點頭,又猛然搖搖頭:「佢一早就返左黎,但係冇同我講到。」
 
「佢...」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說:「佢跟蹤左我幾日。」
 
「佢對你做過D咩?」聽到這裡我更加擔心了。
 
「佢冇對我做過D乜,但係佢一直都好想知道『果個男仔』係邊個。」那個男生就是我。
 
「我好驚佢會對你做出D咩事,所以果排一直唔敢搵你。」原來小霖並不是生氣了,而是因為擔心我的安危。
 


「咁你可以用電話受我講呀。」
 
小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因為你激嬲左我。」
 
不,原來小霖當時真的生氣了。
 
「後來點?」我馬上轉移話題。
 
「後來佢屋企人發現佢返左黎香港,就要佢返英國,之後我地就冇再聯絡喇。」大概那男的也死心了。
 
這故事裡頭,原來還發生了這麼多我不知道事,要不是小霖親口說出來,我想我這一輩子也不會想到這樣的劇情了。
 
「行!」我再一次牽起小霖的手,就像是那一晚的黑夜,我們從人群中離開,然後上去屬於我的地方,也是屬於我們兩人的地方。
 
「呼──」小霖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像是回到最初相識的那一夜,我們彼此吸引著對方。不管是現在還是當時,小霖的背影依然是那麼迷人。
 
她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似的,就在天台跳起舞來。舞姿極為優美,她就在這麼完美的一個女生。
 
「好懷念。」我終於還是忍不住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在路程上我一直強忍著,一直要求自己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小霖也一直配合著我的腳步,一直呈現她最美的一面。
 
我們大家都很明白,很明白...
 
我們都很明白這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我們可以這樣牽著手,這樣聊天,這樣到不同的地方逛。
 
但是到了這樣,我終於忍不住了,我不能不面對自己的情感,不能再假裝沒有發生過什麼。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哭成什麼樣,我也顧不上形象。
 
「我真係唔明,唔明點解咁天要咁對我地。」我哭著說:「聽你老母,我只係想好好咁愛一個人,我只係想永遠都對小霖咁好,點解你要做對我!」
 


小霖一直背向著我,依然舞動她的身體。只是...有點震抖。
 
我恨自己,要不是當初相信了趙敏瑤的話,要不是當初說了那麼狠的話,或者我們今天會不一樣。
 
命運。
 
我們太有默契了,有默契得各自明白大家的想法。
 
太不捨了,但這種不捨已經不可逆轉的事實。
 
只是有些事情有些回憶,應該藏在心裡。
 
我們不應該再踫面,不應該像這樣吹吹風聊聊天。
 
我們都在,自虐。


 
不知道哭了多久以後,小霖回到我的身邊,輕輕在我耳邊說:「對唔...」
 
我用指尖阻止了她的話,就如她當天阻止了我的話。
 
「只要你永遠記得我,我就已經滿足。」
 
我很想她一起,但我們已不可能在一起。
 
小霖依偎在我肩膀,輕聲說:「如果你認識從前的我,那麼你就會原諒現在的我。
 
「我已經原諒了。」她安慰地笑著點點頭。
 
「假若我們信任對方...」
 


「不,這無關信任。」小霖說:「只是假若我們早一點相愛,或晚一點放棄的話,或者命運就不同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