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左呢個時候,我地已經唔可以退喇!」連平時極「毒」的傑仔,今晚也忽然興奮起來,看來他真的很期待贏了以後可以跟女孩子真空出街。
 
「唔係有得真空出街都唔搏呀嘛?」這一句才是他心中所想的,沒錯這個條件確實很吸引。
 
「冇錯係!」大家的情緒非常高漲,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到他們的獸性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要打一場勝仗,為了保護我們男子組日後的主權,以及,更重要的是可以跟美女出街。
 
為免大家輸後反口,我們還特意白紙黑字寫好條約,如果男子組輸了,就要在學校操場裸跑五圈,並要大叫「裸跑好舒服呀」;如果是女子組輸了,就要選擇跟其中一位男子出街,並要全日「真空」!
 
另外今晚的比賽無論多少年後都不能跟外人提起,以顧及選手的臉子。當時我對這個條文不解,以為是單純不想被人知道選手比賽輸了難看,後來到了正式比賽時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定下規則條文之後,我們便正式開始比賽。這次的比賽是單對單決鬥,總共五場比賽,五場三勝制。
 
我們首先派出穩重的呀勝,呀勝大隻又食腦,是我們籃球隊的大前鋒,值得信任,讓他打頭陣應該沒問題。
 
「好,咁我地就派出MANDY!」女子組中一名皮膚黝黑的同學從人群中站出來,她很高也很漂亮,修長的雙腳結實而有彈性,是運動型的美女,但性格非常害羞,走出來時有點「扭擰」。
 
我們全部男人都「哇」一聲,果然夏天為大地帶來美腿,她是穿著那種很短的熱褲,一走出來,那雙腿簡直使我們不禁嘩然了。
 
「喂,你就正啦下。」我們在呀勝耳邊說,他先是高興,然後臉紅。想了想,發現自己這樣的反應並「不正確」,所以突然改變了語氣:「哼,無論點我都唔會讓賽嫁!」
 


我們都知道,呀勝是個很重視比賽的人,一旦進入戰鬥狀態,無論對手是誰他都絕不受影響,這就是我們安心選擇他的原因。
 
原以為他們會拼個你死我活,但是MANDY一出來,便很有禮貌地向我們打了個招呼,再對呀勝笑了笑。
 
「哇,我唔得喇,一地都係。」傑仔說。
 
「小心應戰呀呀勝!」可惡,她們居然冷不防就使出一招「甜笑攻擊」,如果我們再不防備,可能從第一戰就被壓倒性的勝出,那會對之後的比賽有很大影響。
 
「好,冇問題!」呀勝聲大氣粗地說道,抓緊了自己的拳頭:「想比D咩?」
 


原以為面對一班猛男,她們一定會選擇智取,誰不知她們不但沒有迴避,而且正面跟我們決鬥:「柔道!」
 
哈,當我聽到「柔道」兩個字時,真的放下一萬個心了。葉曉彤實在太天真了,呀勝出自武術世家,從五歲起已經有習武,大大小小參加過不下百次的武術比賽,而且很有成績。加上他對不同的武術都有研究,柔道已經是黑道五段。
 
跟他比運動,無疑是自殺。
 
「做咩咁睇唔開呀,居然同呀勝鬥柔道?」
 
「打完你咪知係邊個睇唔開囉,咪話我地冇提醒你,MANDY已經連續三年拎左香港級組柔道錦標賽女子組冠軍。」看來MANDY的來頭也不小,這場比賽呀勝一定要小心應付,如果因為她是女的而掉以輕心,很可能會輸掉。
 
「MANDY,你入去換衫先。」葉曉彤特意停一停,再說:「記得,換好D。」
 
那個笑容真邪惡。
 
「喂,咁你都唔好執輸喇。」我們拍拍呀勝的膊頭。


 
「屌你咩,我點會無啦啦帶套柔道衫出黎呀?」呀勝這句說得很有道理,那麼MANDY為什麼就會帶呢?看來這件事真不簡單,這些人看似是第一次見面,但恐怕她們的陰謀並不是單純想報仇,而是早在迎新營開始之前已經設計好了。
 
「唔撚驚!武術係講求心理既準備,而唔係服飾上既準備,」呀勝一邊在大談道理:「呢D野實在太表面喇。你試諗下,如果你響街上比人襲擊,你會唔會叫對方比你換件衫先打呀,緊張一黎就上佢老母啦!」雖然呀勝說得很粗魯,而且很明顯是想藉此加強自己的威勢,不過他說的話也不無道理。
 
不過,天真純樸的我們那時候的思想還太簡單了,根本想不到這次比賽的性質根本一點兒都不單純。
 
我們將床單鋪在地上,以免有人受傷,接著其他人都坐到一邊去,呀勝一個人站在擂台中間,這時候,MANDY也換好衣服出來了。
 
那是一襲很正式的柔道服,想不到她穿起來居然異常適合,好看,腰間綁著黑帶,看起來更纖然。眼前的MANDY跟剛才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剛才那種害羞和慢熱感全然不見,換來的是一份強悍以及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