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盈開始射的時候,傑哥便不見了,他應該是偷偷去練習,我們則在場地看呀盈的比賽,一邊計算一邊觀看她的「射姿」。她跳射的動作非常完美,由腳力至手臂﹑手腕,以及手指的調節可謂一絲不苟。而且當她起跳到落地時,胸前總會上下搖晃幾下,根據我的分析,她應該也是使出了「真空攻擊」。
 
「好,完!」射完十球,呀盈總共投進了七球,這個數字已經很好,不過相對於傑仔來說,就差得太遠了。
 
「喂,到你出場喇。」不用我們說,傑哥已經挺著胸膛自信滿滿地踏步過來。
 
「情況如何?」
 
「十七球。」傑哥說。
 


「射左十七球定入左十七球?」
 
「兩樣都係!」他露出了鷹一般尖銳的眼神,就是這個眼神,我就知道他的決心有多大。
 
「擦」的一聲,沒等賢仔宣佈開始,傑哥已經搶先進了一球。
 
「喂,未開始呀。」
 
「OK!」傑哥應道,然後馬上又進了第二球。
 


「好,咁開始。」賢仔剛宣佈,呀傑便馬上「擦擦」進了兩聲,看來他想用速戰速決的辦法,不讓對面用任何詭計。
 
可是當他要進第三球的時候,呀盈已經站到籃底下了。這時候她作了一個誰都想不到的行動:她把自己的衣領稍微往下一拉,擺出一個很性感的姿勢。
 
「我要射喇!」傑仔大叫一聲,然後投出去的球直接越過籃板飛走了。
 
「唉。」我們四個同時嘆氣說:「估到佢會係咁。」
 
「SOR,SOR呀。」傑仔細聲說:「但係真係好正喎,你地唔從呢個角度睇係唔明嫁喇。」雖然他這麼說,可是規則定了非選手不能進入場內,所以我們只可以在傑仔的描述中不斷葡萄。
 


「要贏呀屌,小小野都把持唔住!」呀勝忍不罵,他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剛才差點就被美色迷倒了。
 
傑仔好好欣賞一會兒後,馬上從褲袋中取出我剛才交給他的東西:蒙眼布。
 
「呀傑,點解你射波咁準既?」呀輝曾經這樣問傑仔。
 
「射波,最緊係兩個字:感覺。」沒錯,一切精髓全在這兩個字當中,所以傑仔剛才就是蒙著眼在練習,就是為了這一刻。
 
「哇,好型呀!」賢仔忍不住說,連女生那邊也在討論著。的確傑仔這個動作十分帥氣,但好氣還在後頭,他蒙上眼以上馬上連進兩球。
 
那班女生忍不住尖叫。
 
「哈哈,為我而濕吧!」又是「擦」的一聲,進了!可是自傑仔說出這句以後,就沒有人再為他歡呼了,那班女的都在反他白眼。哈哈,要是他的嘴巴可以乾淨點,我想他現在已經有不少女朋友了。
 
傑仔投了六球,進了五球,成績並不差,照這種情況一定能贏。


 
當他射進第七球時,突然籃底傳來了銷魂的呻吟聲:「啊──」
 
傑仔的腳一時無力,把球投歪了。
 
「啊,唔好意思呀,我喉嚨痕突然想叫。」雖然知道這只是藉口,可是我們也無計可施。
 
「定力,定力呀!」
 
「啊──好舒服。」第八球的情況同樣慘烈。
 
傑仔拉著眼布,本想發胸氣罵呀盈,可以這一望卻不得了,呀盈不止呻吟,而且表情十足,這一望傑仔明顯有反應了,馬上心跳加速。
 
「冷靜冷靜!」
 


「冇錯要冷靜,仲有兩球,你入左就可以平手,之後再反擊!」一直表現沉著冷靜的賢仔,這時候也被激烈的戰況和緊張的氣氛所影響。雖然在我們眼中這只是飯後的聯誼小遊戲,可是那班女的卻把這裡當成真正的戰場,從沒有打算手下留情。
 
傑仔眉頭一皺,哼的一聲,說:「我既球技,豈能咁兒戲。」這一次他沒有蒙眼,只是專注地望著籃框,不帶一點猶豫地把球投進去。
 
「好野!」我們不約而同地高呼。這樣下去就只差一點,以傑仔現在的狀態,她們無論做什麼都影響不了他。
 
剩下最後一球,如果投進了就進入補時階段,如果投不進的話。。。不,以傑仔的能力,這一球必定會中!
 
傑仔全神貫注,擺好姿態,身體微微向下,這是他一貫的射罰球姿勢,我印象中,他罰球的命中率高達八成。這一次必中無疑──如無意外的話。
 
女生們沒有任何動作,這個時候我們男子組也站到場邊,阻擋了那班女生的視線,以免她們再出花招。
 
我們向打了個眼色,可以他根本看不見,因為現在他的眼中只有籃框。傑仔手臂呈「三個九十度」,整個身體緩緩向上升,帶動手臂移動,那一刻我們的呼吸都停止,只等著他這完美的一球。
 
「傑──好正呀──傑,快D!」呀盈一聲之下,我身邊後的女生們也同時呻吟,這一翻天覆地般的叫聲,在籃球場內迴盪著,連我們的心也被迴盪得彷彷彿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