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們都回過神來的時候,傑仔的籃球已經離手了。而那籃球……就在框前不遠處停下來,傑仔居然「AIR」了,我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而傑仔本人也像是離魂般,雙目無神,沒有任何反應,看來這一次的失敗對他的打擊極大。
 
就在此時,我突然聽到身後的葉曉彤冷笑一聲,然後她走到籃底下,大聲宣佈:「第二回合,女子組勝!」
 
然後女生們尖叫,只有我們五個男生,完全來不及反應,大家都靜了下來。
 
「傑仔…….唔緊張嫁,好小事,仲有得追!」賢仔安慰說。
 
「冇錯,有得追,追得過…….」傑仔自言自語地說。
 


「喂,你受左好大打擊?」呀勝向後退了退,指著傑哥的鼻子說。原來傑仔不停流鼻血。
 
「做咩事,你唔好死。」
 
傑仔完全沒有反應,不斷喃喃自語:「有得追,有得追。」
 
「喂,裸跑好小事姐,我地成班兄弟一齊頂!」傑哥的情況使我們十分擔心。
 
「好撚正呀屌,我一定要追到呀盈!」我屌,原來他一直在說的,不是要把比數追上去,而是要追到呀盈。
 


「你地唔明嫁喇,岩先佢響籃底個姿勢好誘惑,佢隻腳好正,真係可以J足三個月。」
 
「屌,咪撚理佢啦,我地快D商量下第三回合點算。」離開了籃球場,我們又回到原來的房間,進行第三回合的比賽,為了保持優勢,我們派了最可靠的賢仔。要知道,賢仔是個有女朋友的人,而且非常正經,女色誘惑對他而言是完全起不了任何效果的。
 
「好,第三回合你地係咪要派出呀賢?」葉曉彤問。
 
「冇錯,買仔今次靠哂你,我地要贏返返黎呀!」
 
「冇問題呀,裸跑呢D野,太影響我美好既聲譽喇,絕對唔可以做!」賢仔的氣勢已壓住了她們。
 


「好,」葉曉彤陰陰地笑了,這一刻,整個房間的氣氛變了,變得非常詭異,陰林林的晚上,我們都沒有說話,而這個時候我們的氣勢已突然消失不見。我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可是場內突然變得很可怕。
 
「今次,就由我黎對你!」葉曉彤接著又說:「比賽項目係──睇鬼片。」
 
鬼片?我疑惑地望了望賢仔,問:「乜你驚嫁咩?」
 
賢仔聳肩搖搖頭,既然這不是賢仔的弱點,那比賽這個有什麼意義的。不過話說回來,賢仔是個完美沒有缺點的人,真的要說的話,就是有一個──他是絕對專一的人,對女朋友的言聽計從。
 
那這項比賽到底有什麼意義?
 
「比賽係咁既,我地兩個人一齊睇鬼片,呢到有成一百隻鬼片,分一星到十星,十星最恐怖,參賽者途中可以要求更換更恐怖既鬼片,但係唔可以調轉換返低星D既片,直到一方頂唔背要求停賽,比賽先會結束。」葉曉彤解釋比賽規則。
 
「如果兩個都唔認輸,咁咪鬥到清明都未鬥完?」
 
「時間限制係兩個鐘,如果冇人認輸就當打和。」這時候,葉曉彤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並自信地說:「不過我諗呢個比賽唔洗咁長時候。」


 
這時我還以為她對自己很有信心,但是,這場比賽的重點,根本就不是在鬼片上。
 
「直接D,我要十星既。」賢仔好霸氣,我們在背後為他打氣,那班女生也開始不安了,始終女孩子對鬼片是感到害怕的。唯有葉曉彤,她很樂意接受這個挑戰,似乎她一開始也是打算挑戰十星鬼片的。
 
房間突然漆黑一片,所有的燈都關了,只有電視的螢光幕播放著鬼片。
 
「啊──」其他女生捂著耳朵,轉過身去不敢看。
 
「我黎保護你喇呀盈。」傑仔在黑夜中趁機抽水,然後我聽到「啪啪」兩聲巴掌聲,傑仔又死死氣地走回來。
 
「嗯──我行一行開先。」呀輝突然說。
 
「做咩,你驚睇鬼片嫁咩?」想不到這個呀輝居然會怕鬼片。呀輝沒有理會我,這個時候有其他女生也走出房間了,所以呀輝便跟著她們一起出去。
 


賢仔將劇情快轉到高潮位,這時候我也變得緊張起來了,這個十星的鬼片果然不能小覷。賢仔雖然沒有反應,可是他身邊的葉曉彤卻不停地尖叫,看來她是非常害怕看鬼片的,既然如此她又何必選擇這項比賽?
 
難道她是裝出來的?但是看她的反應,應該是裝不出來的,她是真的在害怕!
 
葉曉彤突然坐在緊仔身邊抱著他,抓著他的手,說:「呀賢!好驚呀。」
 
葉曉彤以為這一招色誘術會成功,真是太天真了,賢仔並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淡淡的說:「認輸啦,認輸就會冇事。」
 
「唔得,我既字典冇『認輸』兩隻字,我係點都唔會認輸既!」這種倔強的性格,這熟悉的對白,使賢仔想起了一個人。
 
「嗚,媽,好驚!」葉曉彤不停在賢仔身邊尖叫,雖然賢仔並沒有反應,可是他也開始有點坐立不安了。
 
「呀賢,你係咪會保護我嫁,我好驚!」這句對白。。。我忽然明白了葉曉彤選擇看鬼片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