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賢仔舉起了右手。同一刻,整個房間的燈亮了。這個動作,表示賢仔認輸。呀輝剛回到房間內,也很驚訝。
 
「咁快就贏左喇?」這項比賽才不過過了十五分鐘。
 
「係輸左。」我說。
 
「輸左,冇理由嫁,點會輸?」呀輝不敢相信。
 
「呀賢心軟囉屌。」在一邊的呀勝說:「估唔到佢地連呢一點都諗到,呀賢最大既致命傷就係太溫柔。」


 
沒錯,賢仔對什麼女生都很溫柔,所以他才不敢要葉曉彤再受苦,選擇了自己放棄。
 
「錯,我係為左激發你地兩個既潛能而認輸,宜家咁,你地兩個只可以贏,加油!」賢仔拍拍我們的肩,為我們打氣。
 
「屌你呀,冇鬼用,仲以為你贏硬,我贏埋就唔洗靠佢。」呀輝看一看我。
 
「我好差咩宜家?」我問。然後全場靜下來了,賢仔馬上為我打圓場:「唔係,所以我先會相信你。」
 
不,賢仔並不是這樣才投降。我知道,因為葉曉彤真係很了解我們每一個人,不過她連賢仔和女朋友之間的事也知道,這一點使我很驚訝。


 
他居然利用了這一點,我實在不能原諒她。
 
「呀輝,一定要贏!」我對呀輝說。
 
「呢層唔洗你講都知。」
 
「哼,講完未。」葉曉彤驚怕的表情已經不見了,這時她又再出來宣佈:「第三回合,女子組勝!」
 
「馬上,就要進入第四回合喇。」這時候,四個女生從外面搬來了兩大盤東西,上面用布蓋著,看不見裡面是什麼。


 
她們把重物放在人群中間,然後同時揭開,裡面是──酒!
 
「酒?」我驚訝地問:「咁既野你地都連到入黎?」這裡管得極嚴,一旦發現有酒,隨時被老師記大過。
 
「賢仔你……」
 
「我咩都唔知嫁。」賢仔沒可能不知道,他是我們這班人的組長,要負責看守秩序,可是竟然連賢仔也知法犯法。而且這些酒一定要在入營時已經準備好的,所以她們的陰謀是早就存在了的。
 
「好喇,我地今次會派出既係琪琪。」人群中走出來的是一個較嬌小的女生,雙眼水汪汪,楚楚可憐的樣子,非常可愛,是那種男生看了便很想保護她的類型。
 
「呢個我黎!」呀輝說:「今次要比賽D咩?」
 
「隊酒!」葉曉彤說:「係咁既,你地每人面前有二十杯威士忌,規則好簡單,最快飲完既就係贏。」
 


葉曉彤補充:「唔可以剩低好多,飲完既同時要反過黎,每個杯杯底都寫左你地既名。反哂過黎SHOW你地個名出黎就為之贏。」她雙眼在我們幾個身上遊走了一回,非常不舒服的感覺,這場比賽自然是有不尋常之處:「有冇問題?」
 
「有!」有問題,死都有問題。
 
「係,呢位同學請發言。」她看著我說。
 
「如果雙方都飲唔哂咁點?」
 
葉曉彤微笑了一下,像是對我說「呢個係一個好問題」,看來她早就預料到有這樣的情況出現,目光頓時變得銳利:「直到其中一方飲哂為止。」
 
這簡直是要人命的比賽。
 
「好啊,冇問題。」
 
「喂,你。。。」我對呀輝說,雖然飲酒對呀輝來說不是大問題,可是也不要這麼快答應嘛,畢竟她們女生其中有陰謀在,一定要小心行事,可是呀輝並沒有理會我,馬上就開始了比賽。


 
葉曉彤和賢仔同時開始計時,比賽就開始了。只見琪琪二話不說,左右手各把起一杯酒便飲,眉頭也未曾皺過一下。沒料到這個嬌小可愛的女生,竟然是千杯不醉的女中豪傑,果然是巾幗不讓鬚眉。
 
另一邊的呀輝動作很慢,不慌不忙地喝兩口,然後停一停再喝兩口,等到琪琪已喝完第三杯的時候,呀輝才剛剛拿起第二杯酒。
 
「快D啦你,唔係讓賽呀嘛?」在一邊的傑仔和呀勝也慌忙地為呀輝「打氣」:「屌撚你咩,你咁姐係擺明認輸姐。」
 
「係咪要懶有風度呀?」
 
「係咪好想裸跑呀?」
 
「係咪想今晚比人打呀?」他們開始急起來了,連我和呀賢也在一旁急起上來,因為呀輝的動作實在太慢了。
 
其實冷靜一點分析,並不是呀輝的動作太慢,畢竟這酒有點烈,一口喝完只是耍帥時才會做,如果真的要快速喝掉,我想呀輝不到五杯就會醉倒。他飲得這麼慢也是為了自己的身體可以及時「散酒」。
 


相反,只是琪琪喝得太快了。她的酒量之大是我們都無法估計得到的,想不到她喝了快到八杯了,臉上只有一點點紅,沒有其他大的反應。我在想,琪琪是刻意喝得這麼快的,她是想對呀輝造成心理壓力,好讓呀輝醉倒,自己輕鬆獲得,不過以她這樣的酒量其實是穩贏的,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
 
「呀輝,你聽住,」呀勝谷爆全身肌肉,神色凝重地對呀輝說:「兄弟我陪你裸跑唔緊要,但係輸比女仔傳左出去真係唔好聽。我教你,你宜家大大力深呼吸一啖,然後唔理三七二十一咁飲哂十幾杯佢,之後既事由我地黎處理,我會扶你上床。」
       
「你咁樣對身體唔好嫁,慢慢黎啦。」連賢仔也陷入了贏與輸之間的矛盾了:「最緊要快!」
 
這是當然的,因為現在的比數是十五比六,這樣下去輸是正常的。
 
「聽我講,我地一定贏硬。」呀輝拿起其中一杯酒,在嘴唇邊踫了踫,然後驚喜地放在一角,再拿起另一杯酒。
 
「我想問,佢地可唔可以幫我飲?」呀輝突然問了一個白痴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