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係唔得啦,你飲醉左喇?」女生傳來極討厭的笑聲。
 
「咁姐係,你地都唔可以幫琪琪飲?」呀輝似是醉了,問題似是毫不相幹,但又像是在刺探什麼。
 
葉曉彤不明白為什麼呀輝要這樣問,但仍然回答了他的問題:「係,但我睇冇咁既需要。」
 
呀輝很滿意地點點頭,這個時候,琪琪剛拿起第十八杯酒,正領先的她得意地一飲而盡,那料酒剛到唇邊便噴了出來,剛好噴在我的身上。
 
極重的酒精味,連我也受不了。琪琪連忙乾咳了兩下,說:「唔好意思,一時濁親。」
 


雖然她刻意裝作冷靜,但身邊的女孩樣子十分驚訝,基至在一旁細聲討論著什麼。這時候呀輝只是微笑,似乎知道她們驚慌的原因。
 
「唔通拎錯左?」
 
「點會咁嫁,我明明數好嫁。」她們在那一邊竊竊私語,這時候,琪琪已經把十九杯酒喝掉了,只剩下剛才那一杯。雖然只剩下一杯,琪琪欲久久不動,一直在著急。雖然我們都不知道琪琪發生什麼事,但這對我們來說是個絕佳的反擊機會。
 
「我地……一係幫琪琪頂左最後一杯佢。你地都可以搵人幫手。」葉曉彤建議,但她自知理虧。
 
「咁唔得,岩岩你地自己講既。」這次葉曉彤也氣得臉紅了。
 


而呀輝也悠然地喝到最後一杯,然後停下來問:「做咩呀,你停哂手既?」
 
琪琪沒有回答,呀輝再一次說:「係咪開始醉,如果頂唔順就認輸啦。」
 
「唔得!」琪琪堅持死不投降,開始伸手去拿那杯酒,可是她的右手卻在震顫著。
 
「好,夠勇氣,我欣賞。」呀輝摸了摸琪琪的頭,說:「如果真係唔得,就唔好勉強自己,女仔,就要黎比男仔保護嫁嘛。」
 
說畢,呀輝二話不說起奪走琪琪手中的那杯酒,馬上喝下去了。那一刻我看見琪琪的眼神中充滿了傾慕,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呀輝就成功俘虜了一個無知少女的心了。
 


「下,屌────」眼看著勝利被呀輝一手摧毀,我們心裡有說不出的滋味,可是我仍然想起呀輝那自信會勝利的眼神。
 
「哈,」葉曉彤從慌亂中走出來:「好,呀輝係型既今次,我都差D著迷,但係結果還結果,係我地贏……」
 
「慢住!」沉默已久的呀輝終於出手了。正所謂「接近勝利時就是最易鬆懈的時候」,呀輝這一擊使大家都愣住了。
 
他將從琪琪手中奪過來的杯子反過來,上面寫著三個字────
 
周俊輝。
 
「點解會咁既?」
 
「點解會係你杯酒?」
 
「咁呢杯係。。。?」葉曉彤一個箭步衝上前,檢查呀輝沒有飲完的那杯酒,那就是剛才他只踫了一下唇邊而沒有喝掉的那杯,上面寫的是琪琪的名字。


 
葉曉彤望向後面的女生們,她們都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看來,呀輝使了一招偷天換日,將眾人蒙在鼓裡。
 
女生們也不知道這次為什麼出現失誤,但葉曉彤也大概猜到是呀輝搞的鬼,但她就是想不到,在自己精心安排之下,呀輝根本不可能有機會下手。
 
「到底發生左咩事?」我問。
 
這時候呀輝才一步步將事情經過告訴我們:
 
當進行了頭兩場比賽時,他已經知道接下來的比賽並不單純,所以在第三場比賽開始的時候,他就假裝自己受不了鬼片而出了房間,這時候呀輝潛入了女生的準備室,得知她們下一場比賽是「鬥酒」,但是他的是真酒,而琪琪喝的只是綠茶,所以他偷偷將其中一杯換掉了。那就是呀輝故意不喝那一杯的原因。
 
而琪琪其實是個滴酒不沾的人,所以當她喝到真酒的時候就噴了出來,這時候呀輝一方面可以英雄救美,一方面也贏了比賽,可謂一箭雙雕。當時葉曉彤是參賽者,所以也沒有發覺呀輝的行動。
 
「原來你一早就知,咁做咩唔同我地講呀?」呀勝怪責道。
 


「你地都要幫手做戲嫁嘛,同左你地講你地就冇咁肉緊嫁啦,咁咪比人發現囉。」
 
「是但啦,贏左就得。」傑仔幫口。
 
「所謂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我緊係要兄弟啦,女人呢D野。」呀輝笑著說。
 
「計我話,你係女人兄弟都要。」賢仔說。但這是對的,呀輝就是想這樣做,而且我想,只有他才有能力這樣做。
 
「既然係咁,冇辦法啦,馬上進行第五場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