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銀仔,今次食屎食飯睇你喇。」呀勝幫我按了兩下肩膀,然後雙手大大力地拍打我的臉。
 
「喂,大佬,我唔係上擂台呀。」
 
「戰場黎,輸左唔好返黎見我地。」
 
「輸?我唔識得呢個字。」正當我以為自己好有型的時候,對面最後一個女生已經望過來這邊了,她好像對我剛才說的話很不屑的,冷冷地反了我一下白眼。
 
「小霖,搞掂佢!」
 


這個叫小霖的女生,身形非常美,留著一把飄逸的長髮,很有仙女的感覺。她眼神總是很高傲的,而且還有一件事很使我在意,就是她。。。很「平」。
 
唉,可嘆香港女生總是這麼平,可嘆冰山美女大多的平的,依我看,她應該是A吧,最多也是B。
 
所以在我們這個回合中,並沒有出現任何色誘,露胸等情節,我也沒有機會享受到這些「福利」,所以我決定自己製造「福利」!
 
「風筒?」這次比賽的道具就是風筒加幾個乒乓球,大概是玩什麼我也心中有數了。
 
我心想:「唔撚係呀嘛,前面果幾個咁刺激,比哂假希望咁,到我壓軸先咁普通?」
 


「錯,係改裝過既強力風筒!」這是經過葉曉彤「精心改良」過的風筒,強度比普通風筒強幾倍。
 
「今次玩既就係啜波波,睇過獎門人都知點玩啦,唔多講。」
 
「啜波波?」我雙眼發光:「係咪有特別意思嫁?」
 
「咪諗太多啦你,係啜乒乓球。」既然是普通的比賽,那麼對方一定慣例使用色誘術,像啜乒乓球這種遊戲,最容易走光露出胸前的肉,可是小霖一身打扮保守,卻沒有可露之處,只怕不是要出此「上策」。
 
我能想出的「淫技」已經超過十多種了,包括叫聲﹑視覺效果等不同方面,可是我一一失望了,因為這真的只是個普通的比賽。
 


程小霖,只會用實力來迎戰。
 
「小心D喎你,小琳佢好啜得。」葉曉彤突然向我單眼,似乎有言外之音,這句話聽得我心如鹿撞。
 
好啜得,那一定是個好女孩了。我當時這樣想,可是,小霖真的好啜得,而且態度十分認真,一開始就沒有望過我一眼,連續奪去了三球。
 
這場比賽沒有限時,只要最快奪得十球的人就獲勝。
 
「咪發夢啦你,上啦!」後們的男人們正暴躁,其實應該暴躁的人是我,難得自己等到最後一場,難得有出場的機會,我以為自己也可以有豔福,可是等了這麼久,什麼都沒有發生。
 
「好!」當第四球要來的時候,我大喝一聲!既然如此,我就要把小霖壓下去,看來他們是要等到自己處於劣勢時,才會出手。
 
話是這樣說,但是要把比數拉近,已經是很困難的事情,更遑論要拉開我們之間的分數。
 
七比五。


 
小霖的動作十分敏捷,乒乓球剛升上來,她的頭部便隨之移動,而且她彷彿可以看到乒乓球的動向一般,順著風向把球接過來,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便連接了兩球。
 
這種遊戲,通常輸的會是女孩子,而為她們總會顧慮著自己會否被吻到,所以都小心翼翼地行動,男生倒不害怕,甚至有點希望「奸計」可以得逞。我幾次假裝要吻到小霖的嘴,希望她能夠知難而退,但是她實力太專心了,根本就毫不介意。
 
這時候,被急壞了的人是我。
 
「既然係咁,就唔好怪我出絕招。」我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而且我還實踐了。
 
一切一切,都變得很慢、很慢......四周的風景猶如被拉長了般,慢慢墜入朦朧之中,只有小霖的動作卻是優美的。在這個時候四周彷彿只剩下我們兩個,小霖慢慢地觸動自己的朱唇,忽然輕彈一下。我看清了小霖的行動,那乒乓球剛放手升上來的一刻,我比小霖更快地出手了──我把頭一橫,用自己的臉硬接將乒乓球,將它掃開,然後按在桌子上的手隨即鬆開,假裝自己失平衝,一個側身剛好吻中了小霖的嘴。
 
那兩秒的時候,彷彿時間停止流動了,所有的光線都聚集在我們身旁。那溫熱的雙唇跟她冰冷的眼神截然不同,一直吸引著我,捨不得鬆開。
 
「啪!」待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小霖已經狠狠地打了我一把。但是她再也沒有說什麼,因為在她眼中,甚至在其他人眼中,那只不過是一個意外。
 


「哇,高招。」
 
「掂喎呢招,下次試下先。」
 
「小銀為左錫人,可以去到幾盡。」
 
或者。。。我應該更正,在他們眼中,那並不是單純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