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我們相約在開學校的第一個星期六出街,而且大家都沒有問題。但是,我卻非常擔心小霖對我的印象很壞,到出街那天如果整天西我面,那我也不好受。
 
「喂,呀儀出黎呀。」
 
「咩事呀,我唔得閒呀。」
 
「急事呀,今晚九點陳根記等,係咁。」
 
雖然呀儀這樣說,但我根本不理會她的說話,逕自邀請了她,因為我知道她必定會出現。果然這一晚,呀儀準時九點到了陳根記。
 


「SOR呀,遲左小小。」呀儀喘著氣說,分明是跑過來的。呀儀一頭短髮,非常爽朗,是屬於可愛型的女生,不過性格太「男仔頭」,所以男性朋友比女性朋友還要多,不過這不代表她女性朋友不多,因為她的性格很好,所以很受班內,甚至學校內的同學歡迎,甚至被戲稱為學校的「男神」。
 
這時候她穿著短褲白衫,衫內的黑色運動BRA有點透,我趕忙別過頭去。
 
「唔好講住先,過去一邊食一邊講。」其實她只是遲了兩三分鐘,不過已經很內疚,可能是她知道我最討厭別人遲到,所以特別緊張。
 
「到底咩事?」呀儀剛坐下又再問,深怕我發生了什麼大事似的。
 
「寫D咩?」一個伙記過來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我要了幾樣菜式,然後他又問:「飲唔飲野?」
 
「要支可樂...」我望了望呀儀的反應,猶疑了幾秒:「同埋一支啤酒。」
 
那伙計突然陰陰一笑,一邊手抄著一邊笑說:「怕咩姐,女朋友唔比你飲酒咩?」
 
我馬上送了一個白眼,屌,他根本不明白我在擔心什麼。等他走了以後,我馬上就接著解釋:「呢件事,其實已經煩惱左我好耐。」
 
呀儀沒有開口,但是全神貫注地望著我,表示她正在聆聽我的話。她的樣子很常可愛,一時使我反應不來。數樣貌身材,或許呀儀並不是最好的,不過她的性格實在是很好,很會關心身邊的人,這可能是跟她的生活環境有關,日後有機會再跟大家解說。
 


她點點頭,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我吸了一口氣,腦中想著應該從哪裡開始說起這件事,然後我將我們在CAMP內發生的事說給她聽。
 
「哦,原來真係你地。」
 
「下,咩意思?」
 
「我收到風有人響CAMP入面飲酒同搞事,我本身就覺得係你地五個男仔先會做呢D野,但估唔到真係你地囉。」
 
「咩話,咁快就傳出去?」雖然我沒有想過這件事可以保密,因為我們一開始的確非常高調,可是我也沒想過還沒有開學,這件事已經傳了出去。
 
「屌!」我只能屌一句以發洩自己的心情,因為我們還沒上學,所以老師沒有作出懲罰,換句話說,他們極有可能知道了這件事,而打算開學後才懲罰我們。一想到這個學期剛開始就要受罰,我不禁對天大叫一聲。
 
「老師都知?」我問,因為呀儀除了跟同學的關係好外,跟老師的關係也是超好的。


 
「得MISS葉知。」她緩緩地說,而且還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我呼了一口氣,這下才放心下來。MISS葉是我們的中文老師,也是這次OCAMP的負責人,但是她跟學生的關係非常好,特別是跟我,所以理論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只是……呀儀的笑容使我感到疑惑,感覺會發生什麼事似的。
 
「屌,嚇一嚇都唔記得講到邊添。」
 
「你地贏左比賽呀嘛,咁咪好囉有得同人出街。」
 
「係喇屌,最弊就係呢樣野。佢好似嬲嬲地我咁,所以我都唔知點面對佢。」
 
「直接問佢咪得囉。」
 
「點直接問佢呀?」
 
「SEND個SMS過去問下佢係咪嬲你囉,直接小小啦呀生,成個女人咁。」這個時候,偏偏那個伙計來了,剛好聽到我們的對話,又再一邊偷笑。我屌你老母呀。
 


然後他把可樂放到呀儀面前,再將啤酒放到我面前。呀儀熟練地開了那瓶可樂.然後放到我面前,再拿走啤酒,大口大口地喝下去。
 
這個時候,我也不失霸氣地大喝一句:「唔該,要支飲筒呀!」沿著飲筒,可樂慢慢地升上我的口中,一口冰涼,這才使我冷靜下來。
 
「嗯,你講得岩,但係,我仲未開學喎,都見佢唔到。」
 
「都話電話,電話呀。」呀儀像是對著個白痴似的,在一邊很激動地指手劃腳,解釋給我聽。
 
然後我一句話,就使她坐下來了:「我都冇佢電話。」
 
「嗯,你可以去死了。」我沉默了片刻,對,為什麼我沒有拿到小霖的電話號碼?那麼我只可以在開學後才跟她好好溝通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