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呀,你送D野比佢啦。」
 
「BINGO!」我就是在等呀儀這一句,因為我最大的煩惱,就是不知道應該送什麼禮物。唉,送禮物真是一件非常濕鳩的行為。
 
呀儀看到我的反應,大概已經知道我在想什麼了,不禁搖搖頭說:「好心你比D心思啦。」
 
我也想,不過心思這傢伙好像不太喜歡我,從來都不肯在我面前出現。
 
「佢鐘意D咩呀?」
 


「我地都係岩岩識。」
 
「咁佢有咩興趣?」
 
「我地都係傾過兩句計。」
 
「咁你知道佢D咩?」
 
我想了片刻,支支吾吾地說:「唔...佢叫程穎霖,係一個女仔。」
 


當呀儀要反枱之際,我為了保護陳根記的財產以及自己的荷包,馬上用九秒九的反應大叫:「呀,我知喇!」
 
聽到這句話,呀儀又冷靜下來了。
 
「佢應該得A CUP。」
 
「我屌,你到底仲留意D咩呀?」她說得對,我在一瞬間留意到的只有這些,但我留意到什麼並不是由我自己決定的。
 
「咁不如你送個BRA比佢囉好冇。」呀儀愈說愈激動,愈說愈大聲,附近的人聽見我們的對話,有些已經不時望過來這樣了,看來他們對這個話題非常有興趣。
 


「咁呀,買咩BRA好?」
 
「啊!!」呀儀快要發瘋了:「好喇好喇,我幫你諗埋啦。聽你咁講,佢應該係一個好COOL既女仔,所以未必會鍾意公仔果D個喎,通常呢D女仔都係鍾意人送實用既野。」
 
「點解?」
 
「冇得解。」雖然呀儀沒有解釋到,而那次以後我都沒有向她請教如何分析女孩子喜歡什麼,但是神奇的是,她每一次的分析都異常地準確,畢竟她是個女孩罷了。
 
「送小熊維尼公仔啦。」
 
「下,又話唔要公仔既?」呀儀的思維太跳脫,我一時跟不上。可是這時候她的神情十分凝重,認真地說。
 
「佢並唔係一個普通既女仔,」呀儀喃喃自語:「我都差D比佢呃左。」
 
「咩意思?」


 
「正常一個冰山女仔,會唔會同你玩呢D比賽?」
 
我想了想,大概明白了呀儀的思慮。一個人的決擇,就是反映他的價值觀和內心的鏡子。這一點,必須要有澄明的心才能看得出。
 
「咁點解係小熊維尼呢?」
 
「根據非正式統計,小熊維尼受十七八歲少女鍾意既比例係其他公仔之中最高既,而且就算唔係鍾意,都唔會有人唔鍾意小熊維尼。」好,非常像呀儀會說的話。所以禮物方面的事情,就暫時解決了。
 
「挑,又話有急事,原來係為左溝女。」
 
「咩呀,呢樣都好急呀,唉最多今餐我既。下唔洗,哦咁算啦。」我打算快刀斬亂麻。
 
「好就咁話,今餐你既多謝先。」誰先呀儀早料到我有此一著,已經先發制人地說了。     
 


這之後,我們再一次見面,就是等到開學以後。開學的那幾天是輕鬆的,多數是新上任的老師跟我們說說課程以及互相認識,或者是班上的規矩,派書﹑派簿﹑派筆記等等。不過我們AL班一般都會找有經驗的老師來教,不會有新的老師,因為他們沒有太多經驗,所以我們也沒有什麼大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