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估我地班主任係邊個呀拿?」同學們剛回到學校的生活,大家有數不完的話題可以談,有的已經在紛紛討論班主任了
 
「聽講係MISS葉。」
 
「唔係陳SIR咩?」
 
「會唔會兩個都係呀拿?」
 
「你係咪傻嫁,F6得一個班主任嫁咋。」
 


「係咩,咁我覺得陳SIR既機會大D,話哂佢係教PHY既,咁睇返我地理科班都好正常姐。」
 
可是同學們通通都猜錯了,因為這個時候上課鐘聲響起,班主任也踏入了課室。「覺覺」的高根腳聲非常熟悉,還有那徐疾有致的節奏,不是MISS葉還會是誰。
 
果然她剛踏入班房,整個男生都高呼一聲:「MISS早晨!」
 
是咁的,MISS葉是我們班的觀音,她很喜歡我們這一班,當然我們也很喜歡她,不過只是男生是這樣想。MISS葉很喜歡穿裙子,不是摟屌的那一種,而是那種有蕾絲花紋,非常可愛的風格,應該屬於日系的設計。而且她經常穿米色或白色的衣服,若隱若現更使我們不好受了。
 
不過身為一個刻苦耐勞的高考生,我們豈會因為一點點挑戰而敗筆,所以同學們的歡呼聲,只是代表了他們正面接受MISS葉的戰書,大家都鬥志高昂。
 


「哇,今年黎左好多新同學。」的確今年理科班的插班生是比較多的,往年可能有五六個,今年卻有一半都是插班生,我也有點驚訝。更驚訝的是,理科班原校升的男校比較多,而插班生是女生比較多,所以一洗我們男多女少的頹風,這也是我們這年才有的福利。
 
「咁我都介紹下啦,HI,我姓葉,你地可以叫我MISS葉,黎緊你地高考既生涯我會陪住你地一齊努力,提供唔同既資源同服務比你地。」一開始還算正常,但是後面的話聽上去好像有點怪怪的。
 
「你地有壓力或者有咩問題都可以搵我嫁,唔一定係關於學業既,我一定會盡力令你地舒舒服服。」舒舒服服?MISS的心思的神聖的,可能只是我想歪了,或者是她不是會拿捏那些字眼。
 
不過我依稀記得……她好像是教中文的,應該很明白什麼叫暗示手法。
 
「件事係咁既,」MISS繼續說下去,彷彿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我地班呢要選男女班長喎,咁有冇同學係自願嫁。」
 


「呀儀話佢想做男班長呀。」我突然大叫,然後全班同學都大笑起來了,因為我們是第一天上課,所以還沒有分配位置,剛好呀儀就坐在我旁邊,聽見我的話,大大力的捏住我的肉。
 
「哇,好痛呀!」我用力甩開。
 
「咁鍾同學,你係咪願意做班長呀?」MISS葉笑容滿面地問。其實呀儀做了好幾年女班長了,這是所有同學都知道的事,所以剛才開的玩笑也是她可以接受的,而且她的確有興趣做女班長。
 
所以她點點頭。
 
「嗯,很好。咁男班長有邊個想做呀?」
 
「小銀話佢黎做喎。」呀輝在一邊望著我奸笑,看來的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呀儀很滿意地和他擊了個掌,可惡,想不到他們已經聯成一線,要攻陷我的城池。
 
我慌忙了,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職位我才不想當呢,所以當時非常難堪。正當MISS葉又想來一招問我意願的時候,突然有人舉起手:「我做男班長。」
 
這一句話短短五個字,字字鏗鏘有力,直接了然地表現了他對男班長一位的渴求以為自告奮勇的情懷,好,我非常欣賞。


 
「咁……冇辦法,君子不奪人所好!」舉手的是個插班生,叫鄭峰,剛認識他的時候很幽默,而且有點才華,會自彈自唱,還有自己寫歌,原以為他的個PLAYER,想不到原來是個很有責任心好男兒。
 
最重要的,是他在這生存亡之秋解救了我,我不由得感激。
 
「咁男班長就由鄭峰做,女班長就係鍾詠儀。」男女班長的事就告一段落了,比我想像中還要快,正當我以為逃過一劫的時候,MISS葉又突然說:「仲有仲有,我地班要有班會,咁就選出班會主席……」   
 
MISS葉語音剛落,呀輝和呀儀便不約而同地高叫:「小銀!」
 
「好,果然係一個受萬民支持同愛戴既主席,咁就小銀做啦。」好你老母,支你老母,愛你老母。不過我當然沒有這樣說,因為這樣的話我會成為全班男生的公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