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主席比班長還要麻煩,早知如此我當初還是還做男班長算了。然後又選出了一大堆副主席﹑文書財政什麼的有夠煩了,然而這時候我才留意到小霖什麼也沒有選,只是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那邊,看著我們這班土炮在玩。
 
「為左你地份CV,學校規定你地每人至少做一樣職務嫁,所以岩先冇簡到職務既同學,記得響今個星期至少選一樣喇。」MISS葉說,那麼,小霖到底會選什麼呢。
 
剛放小息,我便看到琪琪來找呀輝,然後他們兩個便出了課室。
 
「哇你睇佢條PK個樣得戚到,咁快就食左條女。」我說。
 
「係囉,我地點算。」呀勝問。


 
「我約左佢地今個星期來去食自助餐。」傑哥笑說。
 
「哇,咁咪好撚貴?仲要請埋佢地食個喎。」
 
「佢地」?「約左」?他們是在什麼時候約好的,為什麼我沒看見。
 
「你信我啦,食自助餐呢就一定係去酒店既,酒店呢就實係好凍既,我們男仔凍呢就會扯LIN旗既,咁我諗女仔都差唔多嫁姐;咁夏天呢就一定係熱既,熱呢就一定會著短衫短褲既,咁可能又會著下涼快D既衫嫁姐。」雖然傑哥說得很含蓄,但將他所有的推理放在一起,就能得出一個結論:去吃自助餐就可以很方便地看到她們「突點」的一幕。所以呀華二話不說地答應了。
 
「至於你冇錢呢就好死既,最少我幫你比埋……呀,係借住比你先。」於是他們便相約好了。


 
「喂咪住先,你地係幾時約好左嫁,你又知佢地實肯去?」
 
「下,前幾日就傾好左啦。」
 
傑哥想了想,說:「你冇問到佢地拎電話咩?」
 
於是我又沉默了。
 
「兄弟,咁你加油喇。」他搖搖頭,表示不想救我,跟呀勝到一邊討論大計去。


 
「HI。」我一個人走到小霖旁邊的位置上坐下來。
 
「哦,HI。」小霖望了我一眼,然後目無表情地說。
 
「其實我,唔記得問你拎電話。」
 
「哦,你終於知喇?」終於知?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原以為小霖會很冷漠,想不到她居然也留意到這件事,難道她也在期待跟我出街嗎?於是我又再大膽了一點。
 
「哈,係呀,你有冇咩地方想去?」
 
她突然跟我四目相交,望了許久,才緩緩地吐出了兩個字:「你諗。」
 
小霖身體有一陣幽香。那一晚並不明顯,因為房內有很多女孩所以沒有察覺,但是現在這麼近距離,便可以聞到她身上的確有一陣香味,不太明顯,但確實存在。那時候,我還以為那只是衣服上的柔順劑味。
 


我想了很久很久,難道是真空上陣,那麼一定要盡量爭取和她相處的時間,我決定這個行程要由早上去到晚上。
 
「如果玩足成日,你O唔OK?」
 
「你贏左你話事。」小霖仍然是屬於服從性質,並沒有表現出她想不想跟我出街的意願。不過根據專家分析,她這樣冷淡的態度,大概是不太喜歡我而又被逼做一些自己不喜歡做的事。
 
「去邊好呢?」我在想著。
 
「去機鋪囉。」小霖一句語出驚人,害我一時接不上話來,哪有女孩第一次和人約會就是去機鋪?
 
小霖看到我的反應,淡淡地說:「我以為你地男仔想去咋,我去邊都冇所謂。」原來她只是想說什麼地方她都能接受。
 
其實事前我已經想過不同的方案,如果去海洋公園只怕會太熱,而且多人……好吧,最重要的是太貴了。雖然傑哥他們有邀請過我們「合作」,但我一口拒絕了──我是很想看到其他女生真空的樣子,可是我不太想小霖比別的男生看到,這可能是我的佔有慾作祟,所以最終只有傑哥和呀勝兩個人聯合了,其他人都沒有參與。
 
這樣一來我也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了。要我想我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而且我非常怕麻煩,所以如果可以由小霖決定就好了。


 
「好,咁我就決定去……」
 
「唔好講。」小霖冷冷地說:「我唔想知。」
 
那一刻我彷佛看到她的眼神中帶有一種不屑。可惡,天底下居然有這種女生,居然敢小看本大爺,在不久的將來我就要你好看!小霖愈是這樣冷淡的對待我,我心裡便愈是好好教訓她一頓,在她面前展示我最好的一面,以報她沒有理會我感受的仇。
 
這種女生我最受不了,所以我馬上「識趣」地離開,不發一言,可是她突然又叫停了我:「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