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
 
「你,唔係要攞電話咩?」
 
「下?係喎,咁比啦。」我沒料到,我們之間的開始,其實是小霖首先做主動的,但後來回想過來,才發覺了這一點。
 
「抄低:6373……」她一邊說我一邊看著她,直至她說完以後,皺著眉看著我:「記得嫁喇?」
 
「6373……」我直接用行動來回答她的疑問,說到記憶這回事,我從來很有自信,所以小霖也很滿意地點點頭。也許應該說她沒有露出滿意的表現或者眼神,只是那一刻,整個氛圍改變了,那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我覺得她好像很滿意似的。
 


只是一種感覺而已。
 
然後我回到自己的位置去,呀輝望著我:「做咩思春樣?」
 
「冇呀,邊有。不過……」我突然微笑起來:「我拎到佢電話喇。」
 
根據呀輝的說法,我那不叫做微笑而是淫笑。然而呀輝只是很冷淡地說了一句:「嗯,哦,咁叻呀宜家先拎到?」
 
他的話裡有骨,我早就聽出來了,可是我並沒有理會他,因為本大爺今天的心情特別好。除了是跟小霖談上話來,更是因為我想到了一個好去處。
 


不過這個「好去處」後來被他們四個加呀儀大罵和大笑了一整天。
 
「下?你係咪精蟲上腦傻撚左?」
 
「哇銀哥你你真掂嫁喇,仲蠢過呀華。」
 
「嗯……都……幾有創意呀,不過……都係冇咩喇。」
 
「老實講,會鍾意去呢D地方既女仔仲少過富士山火山爆發既次數。」
 


「我相信你既決定冇錯,但你最好反省一下。」
 
他們五個的反應非常一致(大家可以猜猜上述的話是誰說的),然而我卻覺得沒有任何問題,因為這某程度上說,算是小霖的決定──
 
我們當天去了機鋪。
 
到底去機鋪有什麼問題,我一直都不明白,儘管他們到現在還會因為這件事而笑我﹑屌我,但是依然不明白到底哪裡做錯了。甚至可以說,我跟小霖的關係,就是在機鋪開始的。
 
「喂,小銀。」那一天,我們成為了MK仔MK妹,相約在旺角地鐵站,因為過於緊張,嗯……正確來說是過於興奮,所以我很早就準備好了,GEL了個靚頭,問輝哥借了一套比較合身的衣服,然後在家無事可做。反正如此,我倒不如早點出門口,看看小霖會不會也早到。
 
果然早起的小鳥有女吃,啊不,是有蟲吃,小霖也早到了。
 
小霖果然不敢著裙,害我昨晚一直在FF,她穿了一條牛仔短褲,上身是一件白色T恤,若隱若現更是撩人,但是另一方面小霖可能是擔心會走光,準備了一件外衣綁在腰間,打扮得很好看。
 
「望咩呀你?」我想我是看得太久了,小霖很不滿意,她誤會了我。


 
「我冇望你邊到呀。」我尷尬地說,但是話剛離口我便後悔了。
 
小霖反我白眼,說:「變態!如果唔係輸左我先唔會同你呢D變態出街。」
 
「輸左……係喎哈哈。」我開始傻笑,語無倫次地說:「咁你真係真空?」
 
我屌!我絕對不會承認我是第一次和女仔單獨出街所以太緊張以致說錯話。
 
「我程穎霖講得出做得到,係真空出街就真空出街!」小霖一時激動,聲量加大以表示自己的守諾言,但是這下子引得其他街人都望過來我們這邊。我連忙拉著小霖走:「係人都知你入面咩都冇著喇,你唔洗咁大聲呀嘛。」
 
來到機鋪之後,我跟小霖都被裡面五花八門的遊戲機吸引住了,雖然這是我的提議,又是小霖贊同的,但是我們其實不是有太多的經驗,我也很少來到機鋪。
 
        「啊────做咩?」小霖突然大力踩我的腳尖,裝出一個鬼臉:「鬼叫你頭先搞到我出醜。」
 


        說罷小霖已經逕自走進了。但,這真的是小霖嗎,那個冰山美人?還是我在發夢。
 
        「做咩發呆呀,鄉下佬未見過世面呀?」小霖的毒舌功夫一下子就使我醒過來了,這肯定是現實,如果是夢,那我寧可一輩子都只停留在這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