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好煩呀你係咁講。」我第一次看見小霖笑了,其實她笑得很甜,卻不怎麼願意笑,在我心中她是個有很多心事的人,但是為人又那麼簡單,但底她是有什麼事呢,我一直很想了解。
 
「係喎,送比你嫁。」我在書包中拿出那份禮物。
 
「送比我,點解既?」
 
「果陣比賽好似激嬲左你,想向你道歉。」
 
「哦……其實,冇咩野既,唔洗送禮物咁誇張。」小霖的毒舌功夫一時失效,面對這種溫馨的場面,我想她是不習慣的。


 
「唔緊張啦,都買左。」
 
「咩黎嫁?」小霖最終還是收了我的禮物。
 
「你返去先拆啦。」
 
那天晚上,我把小霖送回家,她家就住在佐敦,方便得很。不過這對我而言卻不是件好事。是我犯賤了嗎,雖然小霖經常對我賤嘴,但是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光卻很快樂,我很想一直陪著她,一著這樣走著。
 
「其實你唔洗送我。」我們從旺角一直走到佐敦,小霖這句過已經說過不下十次了。


 
「唔緊要啦,反正聽日放假。」
 
然後小霖沒有開口,默默地讓我送到她家樓下,看著她離開了我才走。甚至到她進門前,我還期待小霖會轉過身來看我一眼,但是她並沒有這樣做,很快地消失在我眼前,我失望地離開這個地方。
 
「登登!」我剛踏上車廂,手機傳來訊息。
 
小霖?!
 
「HI,小銀你好。」這是小霖第一次主動WHATSAPP我,我心情頓時激動起來,馬上就回覆:


 
「咩?」媽的,我明明很開心快興奮,但是打出來的文字卻是如此冷淡無情,小霖看到之後會不會以為我不想跟她聊天呢。
 
我等了良久(其實只有三秒),小霖還是沒有回應,我害怕她是不開心了,於是我馬上補充:「搵我係咪有咩事?」
 
「冇咩特別呀……」小霖隔了一會兒才覆:「我返到屋企喇。」
 
「嗯,咁就好。」不是我不想回答,而是我實在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這種場面。太過主動的話就變了狗公,不主動的話就是毒撚,媽呀,人生真的很難明白。
 
「係喎,今日好多謝你……玩籃球機果陣你特登讓賽輸比我,又為左我而避開拍子GAME,搞到你冇得盡興真係SORRY呀,下次同你再玩過啦。」(原文節錄)
 
我當時真的沒想到,原來在小霖眼中我是個這麼好的男人,他以為我是為了讓她贏才刻意輸的。整個過程中,她幾乎不發一言,然而對於所發生的事,所玩的遊戲不太感興趣似的,但是我沒想到,小霖,竟然是這麼細膩的女孩,每一個細節她都緊緊記在心裡。
 
雖然見面的時候她是如此的毒舌與刻薄,但是回到WHATSAPP的世界,她卻又可愛善良,真使人愛恨不得。
 


所以我之後為小霖起了個花名────「WHATSAPP女神」,因為她真的只有在這裡才表現自己善良的一面。
 
然後那一晚,我們不知怎的居然都不覺得累,反而愈聊愈精神,我對小霖的了解更加深入,從她的家庭背景,到她的性格。原來小霖出身小康之家,爸爸是個小學老師,所以自小受到的訓練就已經很好,對於我們這種廢J而言,算是贏在起跑線上了。
 
但是小霖一直覺得自己的能力不高,因為她以前是讀BAND ONE學校的,在級裡屬於中遊份子,不是最高的精英,也未至於最差,她抱怨這個夾心階層是最缺乏關心的,因為老師不會因為你的成績很好而重視了,更不是太差而差緊你,而是一直放任你處於中遊份子。
 
我們聊了一段時間,我發覺小霖其實有點缺乏自信心。
 
但是她卻又很囂張?
 
這我也搞不懂,也解釋不了,反正她就是這樣一個人,她就是小霖。
 
「係喎小霖,你響到上好似未有職位喎,你諗住做咩呀?」身為主席,我覺得自己有責任要關心每一位同學,特別是漂亮的女同學!
 
「嗯,其實我都煩惱左好耐,因為我之前響舊學校係做PTRFECT既,所以都有一定既經驗,其實訓導主任有主動接觸過我,諗住叫我做HEAD PTRFECT,但係我覺得自己會做唔黎,所以未應承佢住。」


 
剛開學不過一個星期而已,原來校園裡已經起了不少風波,小霖居然受到訓導主任的賞識,親自叫她做呀HEAD,極受重視。
 
「下,點解唔做?比D信心自己啦!」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別人,但是我覺得有機會是應該好好珍惜的,努力去嘗試。
 
話是這樣說,不過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我會果斷放棄。前提是……這件事絕對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之前都做過,但係好煩嫁。D細既又唔聽話,又到成日上台,我冇乜領導能力,仲要係新黎既。」
 
「唔好睇小自己啦,我覺得你做到囉,你放心啦,呢間學校冇人會敢蝦你。我程小銀應承你,我會帶頭做好規矩,等你輕輕鬆鬆做呀HEAD!」我拍心口說。
 
「真係?」
 
「係!」
 


「好啦,咁我聽日同訓導講聲啦。」
 
學生的權力主要落於領袖生和學生會兩大組織中,已經知道其中之一會由小霖帶領,而學生會的競選活動也即將揭開序幕,在十月初就會有投票結果。賢仔在暑假的時候已經找了一班志同道合的人組成候選內閣,但聞說還有其他人有興趣,今年的戰況很激動,而且這個十月也肯定是不安穩的日子。
 
我跟小霖差不多聊到第二天早上才睡覺。
 
第一次,從沒有試過聊得這般開心,由心裡甜出來;第一次抱著電話不願意睡,假若時間永遠停下來便好了;第一次,直到我累了,我在等候回覆的期間不小心睡著。
 
是笑著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