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發了一個夢。
 
夢,或許是假的,或許夢才是真的。我夢見一對絲襪,緊貼在大腿上,這絕對不是最完美的腿,稍弱有點「肉地」,但是這肉地換來的,是一對幾乎有D的乳房,那倒也是值得的。
 
MISS葉在我面前搖擺多姿的身段,宛如蛇一般的扭動,火辣辣的睡衣更顯性感,這誰可以受得了?
 
她忽然走到我的身邊,在我耳邊不斷噴氣,似有還無的說著一些話,輕得我骨子也痹了。
 
「咩話?」我嘗試靠近去聽。
 


「喂,醒未呀?」MISS葉大吼,震耳欲聾,嚇得我跳起來。
 
我人已經處於課室中,其他同學看到我忽然彈起,紛紛向我望過來,像是看著動物園的狒狒般,我心裡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嗯,怎麼我的口邊有點濕?我輕輕一抹,媽的我的口水已經流到桌子上了,這時候我眼睛一瞪,慌亂地向四方求救,呀輝他們已經笑到出腹肌,沒有空理會我。就在我這麼尷尬的時候,兩張紙巾同時遞到我面前。
 
前天跟我聊得很開心,在WHATSAPP中的關心可以說是體貼入微的小霖;
 
對我所有事都非常清楚,早就料到我會落得如斯下場,每次出洋相都會出手救我的小儀。
 


以往的習慣是,我自然而然地傾向了小儀這一邊,一直以來都是她在我最有需要的時候施以援手,我也毫不客氣地接受。
 
但當下的情況改變了,我沒想到小霖居然也會遞過手來,而且反應與小儀幾乎是同時。
 
我該如何選擇?
 
當時我看到小霖伸出援手,我再也沒有想什麼,一手就搶過來然後說聲「謝謝」,多麼難得的機會,雖然我因為這件事被笑到面黃,但可以得到小霖的關心是值得的。
 
「喂,唔該哂喎。」我跟小儀做了個慣性手勢表示謝意,兄弟之事在心中無需多說。但是小儀卻回我一隻中指。
 


「好開心咁喎呀程主席。」這是MISS葉的中文堂,她並不是個會被人欺負的老師,應該說沒有人會欺負她,而且她也有脾氣。不過她教了我四年,一直都特別照顧我,即使在堂上睡覺她也不會罵我,這就是傳說中的「偏幫」!
 
「冇呀冇呀MISS葉,冇好開心。」
 
「好啦咁開心,咁你今日放學黎搵我啦。」此話一出,我知道大概有很多人心涼,心想MISS要留我堂,這次我有好受了。
 
不過我真正擔心的並不是留堂,因為MISS葉每一次都不是真的留堂,反而是會跟我聊心事,這樣一聊就不知要多少時間了,而且我想她大概是有感情煩惱,因為我最近也聽說她跟盧SIR分了手,所以找上了我。
 
我馬上向呀輝打眼色求助,呀輝對我比了個「OK」的手勢。
 
然後放學後,我就找MISS葉去了。不過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她並沒有跟我聊私事,反而是一臉認真:「拿,我聽講你響OCAMP到做左D大茶飯喎。」
 
當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她的語氣也明顯沒有那麼客氣和有禮。
 
「係……呀,我地幾個玩左房GAME囉。」我和盤托出,因為我知道MISS葉是會幫我的,我沒有必要暪她,相反假如我不誠實的話,她反而會生氣。


 
「好,都算你誠實。」
 
「但係我係被動嫁喎,係班女既黎挑機。」
 
「哇你呀,身為男人有起事上黎竟然要女仔頂,咁你女朋友都好慘姐。」我不過是陳述事實,怎麼變成是我錯了,而且這件事又不是我策劃的,不過是我跟MISS葉比較熟,就找我開刀。
 
「MISS葉我地知錯嫁喇,你心地咁好人又咁靚,不如就咁算啦。」
 
聽完我的讚美後,她的態度果然放寬,沒好氣地對我說:「你次次都係得把口,拿我話你知,要放過你就一定唔得嫁啦,我都要向校長交代,點都要罰你D野。」
 
「得,悔過書呀嘛,我聽日就交比你。」
 
「冇咁便宜喎,悔過書就例牌要嫁喇,加埋你要服務下班上面既人。咁啦我幫你度過,你用主席既名義搞活動,又可以當係贖罪,益哂你啦。」
 


「搞活動?」我最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當上主席後我並沒有做過什麼,因為我一直都是拖字訣,非到不得已時我是不會主動搞活動的。我猜MISS葉大概知道我這種性格,想逼我搞活動,看在她用心良苦份上,我勉為其難地答應:「好啦,我會盡快搞嫁喇。」
 
「小銀,得未呀。」呀輝及時趕到:「呀MISS葉你地未傾完嫁,唔好意思呀係咪阻到你地?」
 
「冇咩所謂呀,你都可以過黎一齊傾。」MISS葉一招打蛇隨棍上。
 
「哦唔好啦,因為就黎要打學界,所以諗住叫銀仔去練波,你唔介意呀嘛?」
 
「係囉MISS葉,活動方面我會搞嫁喇,其他野遲D先傾啦好冇呀?」
 
「你係記得搞先好呀。」MISS葉應該還有更多的話要跟我說,但是我卻不想再在這裡逗留。每天飯後﹑下課後的籃球時間,就是我們最快活的日子。如果要我總結自己的中學生活,除了那段「感情」外,一定是籃球,它帶給我的除了是友誼,還有青春熱血﹑以及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