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爆佢個肺呀,洗撚驚佢班傻HI咩。」呀勝恨不得馬上就咬撚死他們。
 
「等陣,我認得帶頭果條友,佢都係新黎隔離班既外校生姓蕭既,聽講佢實力都唔差,我地響唔了解對手實力既情況下打會唔會太冒險。」
 
「就算佢識飛呀,我都要打撚到佢飛唔起。」
 
我跟呀輝默默地對望了一眼,大概明白這一仗並不好大,而且呀輝還提供了重要的資訊:「蕭哲均係另一支內閣既人。」
 
這陣風吹得更詭異了,我們同時靜下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整件事就更加不簡單了,我們都不知道這個蕭哲均到底盤算著什麼。
 


「咁為左呀賢,我地點都要打贏!」我說了一句激勵的話,但是完全沒有邏輯關係,雖然不知道對方的目的,但是在籃球的角度,無論對手是誰,我們都只有獲勝!
 
「師兄,睇住你地D老骨頭呀,咁大個人都唔化既。」場上已經分好兩批人,在開始之前,蕭哲均不忘來招挑釁。
 
搶球的卻不是他,是個高佬,看樣子比我呀賢還要高。
 
「哈哈,有人挑我地機喎。」場上的氣氛忽然又變了,我們這邊的人都笑了,一副看他們能搞出什麼樣的表情,輕鬆得很。
 
傑哥的笑容一收,眼神裡散發出殺氣。這股殺氣非常強,但是平時卻完全沒有露出來,甚至連對方感覺到情況有點不妙。
 


「快D打完,我要返屋企睇咸片。」傑哥認真的表情,突然爆出這句話。
 
「係喎,我都夠鐘都返工送貨。」呀勝說。
 
「咁我都返屋企沖個涼睇漫畫做毒撚。」我說。
 
「嗯……實不相瞞,我約左琪琪。」
 
「呀屌你呀!」那緊張的氣氛又消失了,呀輝說出這種話,分明就是挑戰我們這些單身的毒撚的底線。
 


這次比賽分上下兩節,每節二十分鐘,還是老規矩我先在場下看著,他們三個首先上場,加上兩個補位的。
 
一開波果然是那個高佬搶到球,蕭哲均接到了球,沒想到他的速度卻像風一般,在眾人都未來得及反應之際,已經衝到籃底。
 
這時候籃球出現了另一個身影,並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一直在待著他,似乎早知看穿了敵人的計劃。這種奇襲,往往暪不過他的眼睛。呀輝一個轉動,把那球截下來,然後呀傳給傑仔,再由呀勝帶入。籃底之下,根本沒有呀勝的對手,他如入無人之境,輕輕地把球帶到框中。
 
「哼,哈哈哈!」蕭哲均卻笑了出來,說:「你地既實力就係咁?」
 
「會唔會慢得制?」
 
「會唔會弱左D?」那兩分,他根本沒有放在眼內,他只是在玩耍,同時觀察眾的人實力﹑風格﹑習慣。或許在場上的人並不發覺,但是場下的我卻看得一清二楚,因為他的態度太悠閒了,很明顯沒有出盡全力的。蕭哲均的目的跟我一樣,他是在分析敵對,我很明白,因為我也在做同樣的事。不可否認的是,他的實力可能在我之上,因為他可以邊打邊分析,但是我只有在這樣冷靜的情況下才可以分析透徹。
 
蕭哲均是KEY MAN,他的動作如行雲流水,沒有半點破綻,控球技術高所以相對的運球速度也很快,可以說在他運球的時候,絕對沒有人可以偷球,所以只能放任他把球帶到另一邊。
 
這一次他又「鏟底」,但是傑哥很快補位,兩個人夾他一個,就在這時候,四十五度角突然有個身影出現了,他是什麼時候移動的,又是怎麼走過來,沒有人看到,但是當他的動作停下來時,球已經在他的手上,然後又離開了。


 
「速」的一聲,三分已得!
 
「嗚呼────」對方傳來了歡呼聲,這一球意識超好,就算看到了也阻止不了,因為那個射手的動作著實太流暢﹑太快了。那根本是長年累月練習的成果,絕不帶任何僥倖。
 
「呢個12號仔好撚勁喎,雖然佢D射姿好怪。」他的投球動作是先將球拉到頭上然後整個身體一同推出,雖然奇怪卻是百發百中。
 
「你話琛仔?佢係我地B GRAD既重點球員黎,我地學界都係佢CARRY。」一位師弟跟我這樣說。原來他也是籃球隊的人,但是我一直都沒看過他,不過他的實力的確很強,但是卻不怎麼享受比賽,甚至連爭勝的心也沒有。
 
「但係琛仔平時好NICE嫁,應該唔會識到佢地班人,點解會同佢地打波呢?」這也是個不解之謎。
 
「好運姐,下次MARK實就得。」呀輝拍拍手激勵大家,他心裡很清楚這個12號仔的實力不凡,但是不想影響士氣,所以阻止大家繼續亂想。
 
        但是我方卻出現了失誤,呀輝在傳球的時候被蕭哲均偷球,他的反應和速度很快,大家跑過來回防,他一個假動作裝作傳球給12號仔,大家對剛才那三分球依然有陰影,所以馬上上前阻止。
 


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