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蕭哲均的目的,他把球收回來,單是這個動作已經不是普通球員可以做到的了,然後一個轉身就上了。
 
然後他笑了:「COME ON,過黎阻止我!」
 
在呀勝的防守下進球,這時候呀勝似乎更加激動了。沒想到開場剛剛三分鐘,比賽已經演變得如斯激烈,讓人沒法喘息。
 
「速,速────」另一邊傳來的進攻聲,映來的是與平日完全不同的傑哥的英姿,由呀輝傳球開始,他已經準備然後投﹑入!
 
這時候突然起風了,而且天空也顯得比剛才更灰暗,是下雨的前奏。
 


────也可能是暴風雨來臨的預兆。
 
「上!」呀輝連說帶動作,將球送到籃底下,這時候呀勝突然「啊」一下,輕易地進球了。籃底根本是他的天下,沒有人可以阻止他進球。
 
「小心!」在場下的我忍不住開口,因為對方的速度太快了,所以經常出現被偷球的情況,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我們仍然是落後的。
 
下,開始下起小雨滴。這舍時候,蕭哲均的動作有所變化,雖然很微小,但我卻看得很清楚,他的步伐變身得更小,這種「碎步」變化極多,而且爆發力強,可以做出不同的動作。
 
而在同時,一直處於三分線外的琛仔,也突然變得積極起來。
 


這情況不妙,如果,我只是假設說,如果他們剛才只是在保留實力與體力,如果他們早知道會下雨,而希望消耗我方的體力,相反自己能力不耗太多體力的情況下比賽,直到下雨的一刻……如果這一切都是他們的計劃,那我們隊肯定遇上危機了。
 
我只希望,他們並沒有那麼強。
 
我們隊的人,在我來之前已經開始打波,消耗了大量體能,本身已經處於劣勢,相反對方是剛到,體力充裕,如果他們打從一開始就要跟我們比體能的話,只能說對方太有策略。
 
如果他們早就知道會下雨,那他們簡直就像怪物一般。
 
但是這場雨彷彿滋潤了他們的心靈般,臉上隨著雨點的來臨而展現出笑容,好像是一直期待著雨水的打救一般,然而神蹟,果真降臨了。
 


雨還不是很大,地板也沒有很濕,我們也曾很多次雨中訓練,但是不知怎的,下雨總使人特別小心,跑上來的速度也比平時更慢些……精神加上體力不支,使得我方的攻勢和防守都慢慢出現漏洞。
 
「三分!」琛仔一出手,便將相方的分數拉至兩位數字。
 
我們心裡大抵都明白,這是一個危險的距離,一旦再被對方拉開分數,就會落入無邊痛苦的死亡之中,變成單方面壓倒性的虐殺,永遠都沒辦法贏出。
 
他們正當大好優勢,卻叫了個暫停,這是我正擔心著的問題。在策略上叫暫時的應該是我方,一來可以暫避其鋒芒,二來讓球員恢復體力,但是代價是拖長了比賽,比賽時間愈長,雨勢便愈大,雙方的優劣便馬上顯現,這就是我一直不願看到的情況。
 
然而,敵方卻洞識一切。
 
「銀仔,你睇到D咩?」他們一回到來就一邊飲水,一邊要求報告。
 
我整理了一下腦中的資料,然後說:「其實大家都知,對方既主力就係內線既蕭哲均同外圍三分手12號仔一個叫呀琛既人,仲有一個問題就係,我諗今次呢場雨係佢地一早就知既,所以佢地打既係體能戰。」
 
「你係話佢地估到會落雨?你估睇緊電視劇呀。」傑仔不相信。


 
「冇錯,我問你傑仔,落雨對你有咩影響。」我突然問了一句。
 
「落雨既話個波點都會濕,對手感會有好大影響,射三分波會好唔準。」
 
「BINGO,但係佢地有信心打雨場,姐係可以預視到琛仔係唔會受到影響。」這一刻大家的情都很沉重,其實也並不是真的不受影響,不過是我慣了作最壞打算。
 
「仲有唔知在場既你地有冇發覺,蕭哲均既腳步愈黎愈細。」
 
「佢既變化愈黎愈大,本身淨係會鏟同傳波,宜家多左好多假動作,又會自己射,同埋佢既速度真係好快,我開始跟唔到佢節奏。」負責蕭哲均的呀輝說。
 
「唔係佢既速度快左,而係你地消耗左太多體能,變得慢左,加上宜家落緊雨,你地心理上面都會小心跌親,所以動作收慢左;相反佢地如果係想落雨的話,姐係佢地響雨場既訓練一定係多好多,所以好有經驗。」
 
這樣情況對我們很不利,難怪大家的表情都有點怪:「不過,只要小心佢地兩個,就冇咩大問題啦。」話是這樣說,但是做起上來並不容易,如果用二對一戰術,大家的體力消耗便會加快,而且我想,這也正是蕭哲均所想。
 


所以,我也要開始熱身,習慣一下濕地的感覺。
 
在上半場餘下的時間,傑仔三分球的命中率大大下降,所以我方把主要入球都收到籃底的呀勝,這對敵方而言是好消息,因為他們只需要專注內線的防守,省了一半的功夫。
 
我方一直在習慣濕地打法,一方面力保不要失球。但到上半場結束的時候,還是被拉開了十三分。
 
「啊屌,居然係呢個時候先黎落雨,似乎冇我地想像中咁輕鬆喎。」一旦退出場外,傑仔仍是一副輕挑的貌樣。
 
「對方係有備而來,睇黎並唔簡單。」呀輝淡淡地說出這句話,但是我卻知道這話的意味很沉重。在快結束的時候,呀輝突然放慢了整個進攻的節奏,那時候我就在想,呀輝也應該看穿了對方的意圖,知道他們想消耗我方的體能,想不到他在場上也冷靜得如斯可怕,幸好的是他不是我的敵人。
 
「嗯,冇錯,下半場我地要改變策略。」上半場是自由場,沒有任何策略,大家按照自己的喜好進攻防守,就像普通街場一般。但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既然對方並不是單純的「挑機」,那我們也只好再認真一點應戰。
 
「所以你要上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