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之後,小儀慢慢跟我分析:「根據女性心理學專家鍾詠儀的調查指出,當女仔唔理你既時候,其實係好想你搵返佢既。」
 
「咪係囉,咁我宜家咪即刻去搵佢!」我馬上衝出去。
 
「咪住先,」小儀示意我坐下,然後繼續說:「專家分析話,呢個時候女仔既心靈都係最敏感既,因為佢心裡面已經覺得你呃左佢,如果你做錯或者講錯任何一句說話,咁就會萬劫不復。」
 
「下,咁大獲?」其實我心裡想說的是「咁撚煩」。
 
「拿,小霖佢其實好想你話佢知你冇呃佢,但係你又唔可以就咁講,起碼要有返D誠意啦。」
 


「點先叫有誠意呢?」
 
「我地黎緊咪要搞個SPEED DATING既活動既,你努力搞掂佢,果日比佢見到你HOLD活動果陣有幾型,佢實會愛上你。」小儀「嘿嘿」笑了兩聲,繼續說:「同埋呢個約會係一男一女嫁嘛,到時大把機會啦。」
 
小儀的建議簡直無懈可擊,就按她的話去做吧。
 
「咁宜家落得去開會未呀主席下,差你一個咋。」
 
「屌仲講咁多,快D衝啦。」我急不及待地回到課室去,這時候已經有一大班人在等著。我皺了皺眉,因為我看見一個不相關的人。
 


「鄭峰,你點解會響到既?」鄭峰就是之前主動舉手做男班長,幫我避過一劫的人。此刻他坐在椅上,左手拿簿右手執筆,推一推自己的眼鏡框,一臉認真地說:「冇,我見女班長都主動黎幫手,所以我覺得自己身為男班長都有責任過黎。」
 
「哦,你有心喇,我地其實搞得掂。」我說這句話純粹是出自好意,怕麻煩到他。
 
「哦,班主任好重視呢個活動,我唔想馬馬虎虎咁搞完個活動就算,所以想黎幫下手,希望一齊搞好個活動。」鄭峰好像有點曲解我的意思,似乎是生氣了。
 
「你咁有心我地當然歡迎啦,咁就多個人輕鬆D啦。」我拍拍手,說:「上次傾到去邊。」
 
「我地未定活動內容,上次只係講左D意見。」小儀報告。
 


「係喇,活動方面呢……」我稍微停頓一下,然後再說:「我想搞過SPEED DATING,等大家容易D熟落。」
 
其實在昨晚我就想了一大堆說服其他人的理由,想將這個活動美化,然後我還沒有解釋這個的好處,男幹事們已經興高彩烈地討論著:「我地贊成呀,呢個活動好多新意,又有意思。」
 
「我都贊成。」沒料到連鄭峰也釋出善意。
 
「咁其他人呢?」剩下的只有女生。
 
「我贊成呀,呢個活動好玩。」首先開口的是陳嘉殷同學,然後其他人都紛紛贊成了,所以這一天我們的議程過得很快,大家很雀躍地討論裡面應該加入什麼元素,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班人這麼熱心地搞一個動,因為大家其實都是「被逼」成為幹事的。
 
「好啦,咁我地就咁決定啦!」最後我們都成功定下所有計劃和分工,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開始落實,要買東西佈置﹑想不同的活動等等。
 
自從落實了SPEED DATING這個方向以後,大家的行動都變得非常積極,因為我們有同樣的目標,儘管我的每個人的目的都是不一樣的。連鄭峰這個不關事的男班長,也突然改變了一貫冷漠的態度,忽然主動起來,跟我成為了好朋友。
 
「銀仔呀,今日我地放學係咪一齊去買野呀?」為了這次活動,我們要精心佈置場地,所有物資都親自選擇,連鄭峰也犧牲放學的溫習時間,跟我們一起親力親為。


 
十月的風凜冽,那披上啞黃色的日子是緩慢的,也是熱情的,彷彿沒有其他過去比它更加值得使人回味了。
 
「係呀,但係我同小儀約實左喇喎,我同兩個去買就得啦。」
 
「下?」鄭峰禁不住那驚訝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反應太誇張了,想了想,然後又冷靜地說:「小儀係簡D裝飾姐,佢女仔之家又唔會幫手拎野,如果你地兩個去,到時D野一定係你拎哂嫁喎,你實好重啦。」
 
鄭峰根本不知道小儀是哪號人物,區區幾袋東西哪裡用得著我出手,所以選貨物和拿東西都是小儀負責的。我,我只是去打醬油。仔細一想,我好像真的沒有存在價值,但是因為我從小就習慣了陪小儀買東西,所以也沒有認真想過我去的意義。或許說,我是因為閒著沒事,所以陪陪小儀去買東西。
 
「唔洗嫁喇,我地兩個就OK。」說完以後我又後悔了。因為我突然想到一點,鄭峰是個轉校生,他之所於踴躍於做男班長,又主動提出要幫手,原因其實很簡單──他想跟我和小儀這些土炮混熟,往後的日子更容易相處。而小儀是女班長,我又是班會主席,他的對象很明顯了。加上我們這次活動的目的就是聯誼新舊人,如果不讓他跟著來,豈不是本末倒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