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係唔好,我覺得你講得岩,多個人係開心D既。」於是我邀請了鄭峰跟我們一起去買東西。
 
「MANDY呀,你知唔知我地學校係咪有個物理學會嫁?」耳邊傳來小霖溫柔的聲音只可惜這種溫柔並不是向著我。我經常在想,小霖應該是個溫柔的人吧,她在WHATSAPP裡和對著女性朋友都是這麼可愛的,但是一旦對著我就變得很奇怪。
 
「聽講係呀,應該咩SOC都有既我諗,做咩呀?」MANDY在收拾行裝,我不小心看到裡面有一襲柔道袍。這時候我忽然想起昨天呀勝說今天有「不能退縮的決鬥」,我「吃吃」地笑起來了,我大概知道這個決鬥的對象的誰。
 
「冇呀,我有D PHY既題目唔識做,所以想問下人囉。」
 
「有題目唔識做點解唔問呀SIR?」MANDY道中了我的心聲。
 


「呢D係補習NOTES黎嫁,你知我地呀SIR幾小氣嫁啦,如果比佢知道我出去補習,佢以後實憎死我。」
 
「哦,一陣問下葉曉彤囉,佢應該知道。最衰今日放學我有野要做,陪唔到你。」
 
「唔緊要啦,我自己去搵就得。」小霖需要幫忙!小霖要一個人到物理學會!
 
「喂我搞掂喇,行得未!」聲音剛從後門傳來,那隻手已經到了我的背後,這速度簡直是違反了物理定律。小儀的手已經「踫」一聲拍在我的背脊。
 
「如果有一日我條腰斷左,你一定要照顧我一世。」我忍著傷痛,狠狠地對小儀說。
 


「放心啦,你條腰斷唔斷,我都會照顧你一生一世。」這簡直就是愛的宣言,但是小儀卻在這麼浪漫的話語後,加了句格格不入的稱呼:「你呢個垃圾男。」
 
「喂小儀,我醒起今日有D野要做唔去喇。」
 
「屌你呀,我推哂D練習黎陪你,你同我講唔去,咁點呀,約第二日呀?」小儀那種想生氣卻又忍著不生氣的樣子很可愛,我也忍不住笑出來了。
 
「笑乜春呀!」她一手的把我按在案上。
 
「放手,放手呀。」媽的,小霖應該走了,沒有看到我這個醜態吧?
 


「唔係呀,放心啦,我搵左個猛男幫你。」此話一出,小儀才鬆開雙手,她看了看,鄭峰就坐在我旁邊,然後不可思議地說:「佢?」
 
我趕緊拉開小儀到一邊去,說:「拿,鄭峰好想同我地熟D,融入呢個大家庭,我地唔係唔幫佢呀嘛?」
 
「咁,關我撚事呀?」小儀斬釘截鐵地說。我瞬間愣住,沒料到平時這麼平易近人的小儀,竟然對這個新同學如此殘忍。
 
「喂你係女班長黎嫁嘛,當然要幫下手啦。」
 
「咁下次先買啦,我同你再約個時間。」
 
「唔洗等我啦,反正我去到都冇乜用,同埋我地趕時間嫁嘛D野都,今日搞掂佢啦你地兩個。」
 
小儀有點失落,但是我好像隱約間聽見她說:「咁又係,你呢個垃圾男。」
 
雖然小儀口裡這樣說,但是她對於朋友,尤其是新同學是非常照顧的。她曾經跟我說,新同學來到新的學習環境,一定是被動的,因為他們都不了解這裡的人事關係,也不想被別人認為自己是「R水吹」。所以我們需要主動一點去接觸轉校生,儘快跟他們熟稔,那到時搞活動時,他們也會更加投入。


 
最後她還是跟鄭峰兩個人去買東西了,而我一放學後,就有正經事做。
 
理物學會的本部在學校六樓。這裡平時是PHY LAB,放學後自然成為了成員的聚腳地。美其名是給學會成員研究物理知識以及做各種實驗,但事實上大家都只會在這裡玩耍,玩弄各種儀器。因為物理室不像化學室,幾乎沒有危險的儀器,所以負責老師一般也不會在場。
 
我很清楚這裡的運作,因為我也是其中一員。
 
今天聚集的人數不多,因為是學期的剛開始,還未到招新生的日子,所以留下來的只有高年級的舊成員。
 
當我已經九秒九地跑上物理室之後,所有人的目的都聚焦在我身上。是所有人,所有的男生。
 
小霖並不在裡面,裡面並沒有女生。是的,是一個女生也沒有。PHY SOC就是和尚寺,自我加入來三年期間,連一個女的也沒見過。我曾經誠意邀請小儀加入,但她很婉轉地說:「唔好啦,PHY野我真係好廢,唔想整臭你地個朵。」
 
是的,結論就是:凡是女生對於「物理」都會表現出一種傾慕,但實際上當你要她接觸物理,這種傾慕只會變成厭惡。
 


死毒撚!
 
「車!」在場的男生不約而同的報以噓聲。但是這噓聲馬上就凝結住,在同一氣空氣好像也靜止不同。當剛坐在位置上的時候,門再一次打開,十月的風吹來,飄過一陣陣幽香。這種味道很熟悉,卻又陌生,不應該在這充滿「佬味」的物理室出現。
 
但是她卻切切實實地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