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在場沒有一個人能反應過來,他們心裡大抵都在想,這個女生應該是去錯地方開錯門了,所以誰也不好意思開口。
 
「唔好意思,呢到係咪PHY SOC呀?」
 
「係,係呀…..有咩事呢?」良久,終於有其中一個同學開口。
 
「我想搵你地主席呀。」小霖本來想跟大家研究一下,但是這裡的環境和她想像的有所出入。她掃視了一下在場的人,大多數都是低年級的同學,自然是不能解答她的回答,所以在那一刻她心裡馬上轉了個想法:主席應該是最高年級的人,所以找主席準沒錯了。
 
「哦,佢響果邊。」那位同學指了指房間最左邊的一個角落,那裡果然有一個人在認真地研究書的內容,然後調教一個複雜的儀器。果然認真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
 


「嗯,唔該,我有D問題想問你呀。」小霖極溫柔,極有禮貌,可惜這種美好卻不是屬於我的。
 
當我轉身的一刻,小霖的表情同時變了──比翻書還要快。
 
「搵我咩事呀?」我盡量想裝作出毫不在乎的表情,但是我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
 
「冇野喇。」小霖一看見是我,轉身就走。但她還未踏出第一步,又回頭說:「我想搵你地主席。」
 
「我咪係主席囉。」小霖咬咬牙,偏不信世事就是這麼巧,然後她又靜下來了。「靜」只是形容她的沉默,小霖的情緒一點兒也不「冷靜」。這時候其他男生已經偷偷在笑了,並竊竊私語。其中一個走過來我們這邊,這時候我突然拉著小霖的手跑出物理室。
 


「做咩呀你?」
 
「跟我黎,我教你PHY呀。」
 
「下,你點知既?」小霖很驚訝,但她並沒有反抗。
 
「呼,嚇撚死。」離開物理室很遠之後,我喘著氣說。
 
「到底發生咩事?」小霖不知道我在緊張什麼,但是這並不重要,因為目的要緊急的是教導小霖。雖然我的成績並不怎麼好,但不知道那個名統計學家曾經跟我說過:「你知唔知呀,PHY呢樣野同打機係一樣嫁,男仔九成會勁過女仔,所以女仔覺得好難既題目,其實對於男仔黎講係好簡單。」
 


這個學者的話又再一次應驗了。小霖剛開始的時候並不太願意,但是慢慢地剛接受我的教導。
 
「拿,00年第24題MC呢,我唔明點解答案係E,第3個STATEMENT係正確咩?點睇出黎。」小霖很認真地問,她這種認真的樣子最吸引……也最香。
 
「嗯?」我沉醉於香氣之中,一時太忘形。
 
「哦哦,等我睇下先。」我仔細地研究了一下,其實也不是什麼難題:「拿首先 By V=IR 呢條式啦。之後你知道啦,POWER係等於I^2乘R,咁樣代入去就會係等於IV,然後會代呢條式。」小霖跟著我所說的步驟去做,不在知不覺間我跟小霖靠得很近,她的髮香就在我的臉飄盪著。
 
「下,唔係。呀係呀,你呢到只要D佢一次,你知佢SLOPE係0呀嘛咁,咁咪DP/DR = 0囉。係,咁就計到R=r喇。」
 
「哇終於計到喇,你好叻。」小霖興奮地扯著我的手。這時候我也興奮地扯著。啊不,我也很高興可以幫到小霖。
 
「唔難呀,以後你有咩問題就搵我啦,我會幫你嫁。」我趁機說。
 
小霖突然又鬆手了,她醒覺自己應該要生氣的,所以又冷冷地說:「嗯,聽住先。」


 
小霖的意思很明顯,她對我已經不信任了。因為我在前幾天答應了她的事做不到,她到現在還在生氣,所以對於我的諾言她份外敏感。
 
不行,這種惡劣的情況絕不可以繼續,我要好好向小霖道歉。
 
「弊喇今次!」突然一個低年級的同學衝進課室,看到小霖之後她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終於搵到你喇呀呀HEAD,今次弊喇。」
 
小霖一收剛才小女生的形象,突然變得很專業。真……真沒想到,居然有另一種成熟的女人味。
 
「七樓廁所有人打架,明哥佢阻止唔到,叫我黎搵你呀。」
 
「下?你快D去通知老師啦。」沒錯,通知老師才是最正確的解決方法,這個同學仔也未免太笨了吧?
 
「唔得,明哥話只可以搵你,唔可以比老師知道。」
 


「下?」我和小霖的反應一樣,這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不過小霖並沒有陷入沉思之中,而是馬上作出判斷:「行,帶我去!」
 
我們正要步入七樓的樓梯,忽然雲風洶湧而至。近來多怪風,因為正值多事之秋,學校彌漫怪異的氣氛,天際間隱隱有不祥之聲傳來,秋心還是稚嫩,不曾老練,總是無緣無故地衝動。
 
仔細一聽,這「不祥之聲」之聲只是在梯間迴響,非天際傳來,還夾雜著不協調的吼聲。愈接近現場,我的心跳得愈快,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我加緊腳步,跑得比小霖還要快。本來在學校打架是常有的事,男子之間常常發生,重點是有沒有被老師發現罷了,但我總覺得今次的事件並不簡單,特別是因為呀明強調不能向老師求救。
 
剛到了七樓,男廁就在旁邊。倏然發出踫撞聲,那聲聲迴響得很厲害,小霖向我一望,她不知道這是什麼聲音,但心裡大概知道不會是好事。我卻清楚得很,這是人的身體撞擊到廁格門才會發出的聲音。
 
一個人在喘息。
 
一個人正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