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得閒喎,你唔係要搞學生會D野咩,做咩會響到?」我問。
 
「唉,唔好提喇,總之就多野煩。」
 
「係喎,我地下星期要搞個SPEED DATING,諗住問你借D物資黎用下,慳返一筆。」呀賢想了想,然後說:「都得既,你要D咩呀,過黎拎囉。」
 
呀賢是個極毫爽的人,平常無論找他幫助做什麼都絕對不會拒絕,但這次居然「想了想」,我就知道出事了。
 
「好呀,宜家過去呀。」
 


「下,宜家?」呀賢的樣子更難堪了,但是還是答應了。
 
「我唔去喇響到休息下先,你地搞掂就過黎搵我啦。」呀勝剛才打架累了,一到物理室就馬上坐下來。
 
「實不相暪呀銀仔,你一陣唔好太驚訝。」走了一段時候,呀賢終於決定跟我道出真相。
 
「到底係咪發生咩事?」
 
「其實就好小事姐,不過我地宜家要重新再忙過。」呀賢不斷強調是件小事,希望藉此淡化,但是他還是說了出來:「你知啦我地係候選內閣,唔用得會房……但係D物資又好多,冇可能日日帶返屋企又帶返黎,所以我地通常會擺響班房。」
 


呀賢停了停,吸了一口氣再說:「但係今日返黎發現D野比人整爛左……所以我地宜家就好麻煩囉唉。」
 
這麼多的東西,絕對不可能是意外,肯定是有人刻意破壞的。這一點我知,呀賢也知!不過他就說得輕描淡寫的,不希望把事情化大,只好辛苦自己和其他幹事重頭開始過。
 
而這件事最大得益者,肯定就是另一支內閣!
 
既然呀賢不說了,我也無謂再多問。不過巧合的是,我在這個時候卻偏偏想起呀明對我說是那句話:「果個人係對面D人黎。」
 
「對面」指的,難道就是另一支內閣?這樣一來什麼都連成一線了,什麼都可以講通了。破壞物資的人是他們,這件事被呀勝知道了,呀勝深知呀賢是不會有任何報復行動的,這只會使他們更加得寸進尺。
 


平時呀勝已經呀賢參選學生會的事表示大力支持,全心全意希望他們能夠成功,當他知道有人惡意搞事後,便禁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跟他打起上來。
 
「原來係咁……」我喃喃自語。
 
「咩係咁?」
 
「哦,冇野。」這件事也不能讓呀賢知道,否則他一定會內疚。也難怪呀勝不跟我們一起過來了,他早就知道這件事情,深怕自己看到這裡滿目瘡痍的情景後,會再一次動氣。
 
我稍微借了一些必需品後便離開了,始終他們要從新把宣傳品做好,我也不好意思阻止他們。當我再一次來到物理室的時候,呀勝已經不見。
 
「搞乜鬼,呀勝佢去左邊?」
 
「岩岩有盧SIR黎左帶走左佢,好像幾嚴重下喎。」教CHEM的那個盧SIR,金翅仆街鳥!
 
我馬上衝到一樓的教員室,嘗試尋找呀勝的身影。這時候我卻踫上班主任MISS葉,到底是不幸,還是幸運。


 
是天意?
 
還是未來早已注定了!
 
「做咩咁急呀銀仔?」MISS葉依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態度。我總覺得讀中文的人都是這副德性,他們做什麼事都不慌不忙,早就看透紅塵了。
 
至少MISS葉是這樣的人。
 
「MISS葉,呀勝佢同人打架呀。」我坦白中帶有不坦白。說穿了只是呀勝單方面在攻擊對方,因為這學校中還沒有出現過呀勝的對手。
 
MISS葉很冷靜地聽我講:「但係佢其實係為左幫呀賢,你知啦,選學生會就好似政治咁好撚黑暗嫁,對手會搞好多野。」
 
「得得,你唔好講粗口先,我地入去睇下。」MISS帶我進入教員室,我終於看到呀勝站在裡面,在他對面的果然就是盧SIR,還有剛才那個被打的人。
 


看來呀勝也是剛剛被帶到。呀勝這個人,說他是衝動也不算是,說他是負責任會比較適合。總之他有做過的事,他會一口就承認。我很清楚呀勝的較脾氣,MISS葉也很清楚,所以她一改自己悠悠的步伐,馬上趕到盧SIR前面。
 
她的人還未到,便已經開口了:「趙嘉勝,你同我行過黎!」
 
呀勝看著MISS葉一反常態的樣子,嚇得目瞪口呆,說:「MI……MISS,咩事呀?」
 
「唔好意思呀盧SIR,呢個學生太過份,我要馬上處理佢既事先!」
 
「呀MISS葉呀,趙嘉勝佢打我班既學生,呢個行為好嚴重,我都必須要先處理。」那個被打的人,偏偏就是盧SIR班的同學。
 
「又係打架既事,咁就岩喇,一齊處理啦!」MISS葉成功介入這件事中。
 
「蔡家澄話你拉左佢入七樓男廁打佢,有冇D咁既事?」盧SIR狠狠地瞪著呀勝。
 
「咩話,蔡家澄比人打?」MISS葉一副驚訝的樣子,明明我在一分鐘前才跟她說過了:「但係佢個樣真係唔似喎,一D傷都冇既。」


 
MISS葉忽然出奇招:「不過都唔係重點,蔡家澄你講,當時有邊個睇到,我地只要搵人證出黎就可以入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