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家澄想了想,他也知道在場的人不會站在他這一邊,所以他才找盧SIR幫手。而盧SIR也是因為這樣,才希望速戰速決,要呀勝自己認罪,以免夜長夢多。
 
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MISS葉。
 
「冇人證,咁好難話趙嘉勝打你嫁喎,呢D野口同鼻拗。」
 
「MISS葉,我希望你明白,你係一個老師!」盧SIR認真地說。
 
「盧SIR!」MISS葉也收起笑容,一字一字吐出來:「我都希望你明白,凡事都要講證據!我好明白你想保護自己既學生,但係冇人證明到趙嘉勝打人,我都唔希望自己既學生比人屈。」
 


該到我出場的時候了,我馬上插嘴說:「其實係佢自己跌親,我地在場既人都見到。呀勝想幫佢就比人屈係打人。哇好似大陸果D婆婆屈人比錢既招式呀。」
 
盧SIR拿我們沒辦法,於是把MISS葉拉到一邊,說:「你係都要阻止我呀,你明知係佢打人。」
 
「呀SIR你講咩呀,我唔覺得我既學生會打人。更何況,打架有咩咁大件事,起碼似返個男人呀,好過D欺騙感情既賤男啦。」
 
MISS葉終於說到重點了,她根本就在盧SIR的剋星,每次她說到兩人分手的事,盧SIR都無可奈何。
 
「MISS好野!」
 


「WOW,唔該哂你呀MISS,我以後會好好努力讀中文嫁喇。」呀勝也是無言感激。他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也很明白MISS一片好心。
 
「趙嘉勝你呀,做乜無啦啦同人打架呀,咁係唔岩嫁。」
 
「係係MISS,下次唔會嫁喇。」在MISS葉面前,我們是沒有秘密的,因為她不但是我們的老師,更像是我們的朋友一樣。
 
「我諗你都係精力旺盛得滯。」
 
「MISS你想點呀?」聽到這句話我就知道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根據我和MISS葉相處這麼久的經驗來說,不幸的事要發生了。
 


「就罰你地兩個,今日星期日陪我去行山!」
 
「下,行山?唔好啦,MISS不如我地都係去唱K算啦。」我說。呀勝好像對這個酷刑毫無反應。此時此刻,他為了報答MISS葉的救命之恩,就算要他奶……不,要他上刀山,呀勝也不會SAY NO。
 
「唱K就一定要嫁喇,不過宜家秋天行山就最舒服既。」MISS葉是認真的:「就咁話,今個星期日邊個唔到,呢件事我就交返比盧SIR處理。」
 
「今次真係比你累撚死。」
 
21/11
 
「喂後生細仔,唔係行兩步路都唔得呀嘛?」
 
「唔得,邊個唔得呀!?」呀勝得於「唔得」這兩個字很敏感。
 
「點解佢可以行得咁快既,明明有兩個重物掛響胸前。」我偷偷地走近呀勝耳邊,細聲地說。


 
「唔好以為我聽唔到你地講野呀。」MISS葉突然停下腳步,害我不小心撞到她身後。
 
她那豐滿的臀部在我們眼前左搖右擺,好不誘惑。
 
由於呀勝的關係,殃及池魚,於是我們一大早便是陪MISS葉來行山。她有這個決定的原因是:「咁好既美景,緊係要試下登泰山而小天下既感覺啦,係咪?」
 
果然是中文人,歪……道理特別多!而且MISS葉還有特別要求,因為她很久沒有出去野餐,所以這一次行山要加上野餐,所有人都至少準備一樣食物。說什麼語文科目的老師特別忙,經常沒有自己的生活空間,為了學生犧牲自己,所以要我們「償還」。
 
不知道為什麼,MISS葉說的話總像有一股不可抗拒的魔力,聽到的人初則抱有懷疑,但是百思之後也反駁不了,於是覺得她的話可能是對的。
 
所以今天我一大早就準備起床煮飯,然後我又回到床上繼續睡,等那些飯先變冷,我要準備的是傳說中的銀仔壽司。
 
行山團由十點開始,這次的目的地是馬鞍山,MISS葉說很適合我們,我當初以為是容易的初學者之路,都沒有想到MISS葉的意思是:「馬鞍山唔易行嫁,岩哂你地男人啦,可以挑戰到自己。」
 


挑你老母!
 
「銀仔你睇下。」當我們正在等MISS葉的時候,呀勝說。
 
「睇──」我轉過身,一望之下忽然說不出話來:「乜,乜乜乜……春野呀。」
 
「我……嗯,冷靜,遇到咩事都是冷靜。」呀勝盡量克制自己,但事情並沒有想像般簡單。
 
「嘿,咁早既,行得。」MISS葉的運動裝,是一套黃色的小背心,加上粉紅色短褲。胸口前面平時偷偷躲起來的兩隻小頑皮,今日居然走出來給我們打招呼!
 
「我,我絕對有理由懷疑MISS葉佢係特登既,佢明知我地兩個血氣方剛。」我分析說。
 
我想呀勝大概是贊成我的推測的,然而他卻沒有說出口,因為這個時候他已經不能作出任何反應了,只是瞪眼把視線停留在MISS葉的肉體上。
 
「望咩呀你地兩個?」


 
難道我要回答:「望你個波呀得唔得呀?」還是「行山咋喎你做乜著成咁?」
 
MISS葉是成年人,她這樣做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們這些細路識條春咩,所以我什麼都沒有說。
 
「冇野,咁就唔該你地兩個喇。」MISS葉嫣然一笑,然後把帶來的東西放下。」